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315 对战命泉七重天

    第八轮结束时,已是下午时分,四座武台上只剩下二百九十二人。

    这近三百人,分成一百四十六场同时进行第九轮比试。到了这样的地步,每场比试都是万众瞩目。

    这一轮,慕寒的对手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长得眉清目秀,脸上还犹自残留着稚嫩之气。

    可是,他的修为却已达到命泉一重天。

    「原来是慕寒师兄。」

    那少年竟是认识慕寒,双脚落地后,一看到他便眼睛大亮,有些羞涩的抱拳躬身施礼,道:「我叫聂安,神霄天宗弟子,能和慕寒师兄同台比试,是我的荣幸,呆会师兄可要手下留情哦。」

    「好说。」

    见状,慕寒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可在话音落下的刹那,「杀生剑」便已冲出慕寒眉心,煞气凝聚而成的血红气息宛如滚滚浪潮,向十数米外的聂安疯狂地席卷而去。而几乎在慕寒出手的同一时刻,聂安那抱在一起的拳头指缝间,便有四道凌厉无匹的黑色剑气暴射而出,直取对面的慕寒。

    「慕寒师兄,你竟偷袭?」

    剑气如虹,却是顷刻间就没入那浓浓的煞气当中,聂安一惊,忍不住大叫起来,嗓音因愤怒而变得有些尖锐。

    「聂安师弟,彼此彼此。」

    慕寒哈哈一笑,隐藏在煞气中的「杀生剑」一阵剧烈的嗡鸣铿铿铿铿四声清脆的碰撞声过后,聂安的四道剑气竟是化作了齑粉,而「杀生剑」却没有丝毫停顿,闪电般朝聂安胸前激射而去。

    伴随着「杀生剑」一同席卷过去的,却是浓烈的煞气。

    「慕寒我不会认输的。」

    煞气翻卷,犹如血海,疯狂地逼压过来,聂安只觉整个人都快要窒息过去,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双手以惊人的速度连连挥舞,一道道黑色剑气在虚空萦绕流转纵横交错,交织成一片厚厚的剑网。

    只可惜,聂安的挣扎没有取得任何作用顷刻间,一抹血红流光便破开剑网,继续刺向聂安胸膛。

    聂安见状,大惊失色,身躯疾速退向圆台周围的光幕。

    这天宗武会中禁止杀人,却并不禁止伤人若是被那柄凶剑在胸膛刺上一个窟窿,修养半年都不一定能够康复。

    「聂安师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伎俩都是徒劳的。」

    听到慕寒这句语重心长的话,聂安那张俊俏的脸蛋顿时胀得通红,似有些恼羞成怒。而见他躯体融入光幕后慕寒却没再理会,意念一动,「杀生剑」便收敛煞气,回到了「紫虚神宫」。

    等慕寒回到武台时,一百四十多场比试,有近半已经结束。

    慕寒周围的无极天宗弟子,回来的有二十多个,萧素影、宫浩、刘凡、汪澜、蔺红颜、越政等人赫然在内。当十数分钟后,这第九轮完全结束时武台上的无极天宗弟子增加到了四十二人。

    剩余的修士,除了慕寒这个只有命泉二重天的地极弟子外,其他人全都是修为超过命泉三重天的天极弟子。其余三座武台上的神霄、羽龙和灵宝三大天宗的弟子,也几乎全部都是命泉境修士。

    只有西面神霄天宗,还有两个玄胎七重天弟子。

    在下一轮比试中,那两人定将被淘汰。

    「第十轮比试,开始……」

    半小时后,萧易仙的话便如投入湖水中的巨石,才刚稍稍平静下来的天际广场四周,再次变得沸腾了起来。

    「呼!」

    轻微的破空声中,慕寒飘落在圆台。

    同时,出现在他对面的竟一个紫衣女子,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容貌秀美,面如白玉,肌如凝脂,可脸上却似笼罩着一层寒冰。

    「慕寒!」

    看到慕寒的瞬间,那紫衣女子脸色的寒意又似重了几分。

    「命泉七重天?」

    慕寒也于霎那之间判断出了这女子的修为,神色顿时变得凝重了些许,天宗武会进行到现在,这女子还是他遇到的最强大的修士,之前慕寒的对手,修为最高的也只是命泉四重天的雷虎。

    「慕寒,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你,你能走到现在,也算不错了。不过,这第十轮就是你的终点!」

    紫衣女子眉角微挑,冷笑道,「记住我的名字,羽龙天宗紫阑珊,免得你败了还不知道是败在谁的手里。最后再说一句,听说你逼得姬云婵把‘太乙玄魄丹,、‘真焰红莲,和‘巫冥浮波刀,都拿出来了,干得不错。」

    紫阑珊与姬云婵不和?

    这念头只是在慕寒脑中一闪,紫阑珊手中就凭空多出了一柄雪白的长剑。这剑出现的刹那,圆台处这片方圆十数米区域的温度竟是骤降,仿佛两人站立之处突然变成了一座阴寒彻骨的冰窖。

    紫阑珊鼻中冷哼一声,手腕轻颤,顷刻之间,一股冰冷的寒意便穿透虚空,来到了慕寒身前。

    「哗啦!」

    慕寒的反应丝毫不慢,几乎同一时刻,体内爆出一阵水流淌动的声

    紧接着,一柄紫意灿然的春秋大刀便由真元在慕寒掌中飞快地凝聚而成。紫阑珊是拥有命泉七重天修为的高手,「杀生剑」的煞气很难影响到她的心志,与她交手自然不能用之前的方法。

    「轰!」

    炸雷般的声响振荡虚空,慕寒长刀一挑,刀尖有如一抹紫色闪电,刺向了那团激射而来的冰冷气息。同样是「雷狱劲」配合「落雷刀法」,可由如今的慕寒施展开来,威力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刀身处雷音激荡,电蛇缠绕,散溢开来的劲道变得狂暴无比。一刀刺出,似能将任何障碍都撕得粉碎。

    然而,看到慕寒举动,紫阑珊唇角却泛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诮

    「嗤!」

    就在春秋大刀刀尖将那道寒气挑碎时,紫阑珊手中那柄雪白长剑突然爆散开来,一片浓浓的冰雾疯狂地弥漫着,瞬息之间,这方圆十数米的空间就被冰封起来,这圆台也似乎变成了一根巨大的冰柱。

    至于慕寒,甚至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化作了一具镶嵌在冰柱内的雕塑,躯体竟还保持着挥刀前刺的姿势。而紫阑珊的身躯则似化作了一缕紫色云烟,在冰柱内部疾速流动,向慕寒靠近。

    方台之上,看到这幅画面,扶坚却是禁不住笑道:「司空宗主,羽龙天宗的这个弟子很不错嘛,一手‘玄冰封剑术,已是修炼得炉火纯青了,命泉七重天之下,怕是没几个人能躲得过去。」

    「没几个人躲得过去,不代表没有。」

    司空如意微微笑道,「慕寒这小家伙虽被‘玄冰封剑术,封住,却不代表他以丧失了反击之力。」略微停顿片刻,司空如意那双妩媚的眼眸便看向了不远处的萧易仙,「萧宗主,我说的对吗?」

    「司空宗主……」

    萧易仙话还没说完,声音便嘎然而止,这个时刻,那座圆台上的情势竟是突然发生了变化。

    「嗡!」

    庞硕的冰柱内,春秋长刀激烈嗡鸣,绚烂的紫芒从刀身处绽放开来,再经周围冰晶折射,显得越发的耀人眼目。这一瞬间,无数正在观看其他修士比试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这座圆台上。

    「喀嚓!」

    清脆的绽裂声中,冰柱内竟是出现了几道巨大的裂缝。下一刻,慕寒手中长刀竟是出现了燃起了熊熊的紫色焰火,狂猛无比的炽烈热意顺着裂缝透散开来,周围的冰柱竟是开始快速地消融。

    发现慕寒身周的异状,那团紫烟游动的速度竟又快了几分。

    「玄冰无极,冰心凝剑!」

    瞬息过后,紫阑珊的冷叱声突然响起,那柄原本已经爆散成了冰雾的雪白长剑居然诡异地从紫烟中探了出来,继而如同一抹白色流光穿越坚硬的冰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数米外的慕寒。

    「轰!」

    可下一刹那,慕寒的右腕便猛地抬起,无数绚烂的紫色刀芒向四面八方爆散开来。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中,那道巨大的冰柱瞬间碎裂,旋即却又被每道刀芒裹挟的炽热之意融化得干干净净。

    圆台之上恢复清明,那团紫烟好似失去了支撑,竟再次化作了紫阑珊的身影,眉宇间隐约透着一丝惊色。

    「紫阑珊,吃我一刀!」

    慕寒暴喝出声,身躯腾跃而起,那柄然绕着熊熊焰火的春秋大刀从高空向紫阑珊头顶劈落下去,狂烈的雷音似欲将整片空间都炸裂开来,刀刃处迸射出来的巨大刀芒,更是将虚空都切割成了两半。

    这一刀,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花巧的动作,任何人都能看清楚它的轨迹,却是将「雷狱劲」、「落雷刀法」、「雷网正法」、「雷云风暴」、「雷极音罡」融为一体,甚至刀身处,还蕴含着猛烈的「曜龙真火」,威力强悍无比。

    暴虐、灼热的气息肆意激荡,顷刻间便已充斥圆台,将那股阴寒之意彻底驱除。

    紫阑珊面色微变,手腕一沉,刺向慕寒的雪白长剑倏然转而向上,漫天冰雾如离弦之箭般透出剑尖,狠狠地撞击着慕寒的长刀。可就在两者碰触的刹那,紫阑珊就再次变了脸色,娇躯飞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