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302 灵池?

    「易仙,你用‘通天镜,将我们这些老家伙牵引过来,所为何事?」

    片刻过后,一名须发皆白、身材魁梧的老者快速地环扫一眼,便看着萧易仙大大咧咧的问道。

    可不等萧易仙开口,那老者双目便转向汪翦:「汪翦,还是你来说。」

    萧易仙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却又舒展开来,但看向那魁梧老者的眼神却是不易察觉地冷了几分。

    「师傅,是这样的……」

    汪翦脸上浮起一抹笑意,站起来后微一躬身,便语速极快地将萧易仙提议慕寒参加「天关大比」之事道出,「慕寒资质非常不错,刚刚还在无极天宫得到了‘太霄神晶,这等稀世宝物,的确用不了多久便可突破至万流境,可此人加入无极天宗前曾杀兄弑祖,这样的人怎能参加下任宗主的选拔。」

    「况且,命泉境修为的地极弟子参加‘天关大比,从无先例。若是此例一开,日后岂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大比?」

    「如此一来,宗主选拔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此事若是传扬出去,恐怕神霄、羽龙、灵宝三宗都会笑我无极天宗无人!」

    汪翦神色冷峻,一番话下来,竟是听得那些太上长老不时颔首,而燕鸣等人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这时候,慕寒终于有些回过味来。

    汪翦表面上对自己大肆指责,可他剑锋所指的却是宗主萧易仙。

    萧易仙和汪翦,分别代表着无极天宗内部的两股势力,而且这两股势力显然并不和睦这从那位太上长老出现后先问萧易仙,却转而叫汪翦回答,便能很明显的看得出来。他这么做,显然是在落萧易仙的面子。

    不过,宗主萧易仙城府极深他突然提议让自己参加「天关大比」,很可能也是别有目的。

    「自己似乎成了萧易仙和汪翦争斗的棋子。」

    慕寒脑筋飞速转动起来,这种成为他人棋子的感觉并不好,萧易仙是无极天宗宗主,汪翦则是无极天宗的天极长老,两人都是万流境的超级强者,自己一个不好,就很可能遭受到池鱼之殃。

    「汪翦说得对这等宗派传承大事,岂同儿戏?这先例绝不可开。」

    那魁梧老者语调铿锵,掷地有声,继而又转眼看向数米外那名同样霜眉皓发的老者,声音沉缓的道,「林师兄,你是上任宗主,想必也不愿见到我们无极天宗变成另外三大天宗的笑柄?」

    「守卫无极天宫的竟是上任宗主?」

    慕寒有些讶异地看着十人当中自己唯一见过的那位太上长老「这么说来,他应该是叫林牧歌了。」林牧歌这个名字,慕寒也而只是从纪雨露等人口中听过几次,据说他数十年前就已是万流七重天的超级强者。

    「宫长老,你太危言耸听了。」林牧歌眉头微皱。

    听到林牧歌对那魁梧老者的称呼,慕寒心中又是一动此人竟然姓宫,却不知和宫浩有什么关系?转念间,就听那宫长老冷笑道:「危言耸听?老夫说的只是事实而已。既然诸位长老都在这不如听听大家的意见?」

    「宫师兄说得是。」

    「老夫也赞同宫长老所言,此事必须慎重!」

    「明年的‘天关大比,有素影和宫浩两人足以。」

    ……」

    那宫长老话音一落,那些来自「极真界域」的太上长老竟是相继附和,与他一样持反对意见的竟是多达八人,仅剩下一名面庞白皙如女子的中年男子还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站在林牧歌身畔。

    「这老家伙在太上长老当中的影响力竟如此强大?」

    慕寒大讶这些人一开口,汪翦那方的人数立刻就达到了十个而萧易仙这边加上林牧歌和那中年男子,也才九人。

    如果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萧易仙的提议将被否决。

    这对他的威信将是个极大的打击,这一点,从梅心鹤和燕鸣等人那颇为难看的脸色就能看得出来。

    「很好,赞同者九人,反对者十人,我看这事就此作罢。」

    宫长老仿佛视萧易仙等人若无物,大手一挥便断然下了结论,随即眼睛又转向慕寒,眯着眼睛细细地打量了两眼才笑道,「小家伙,这应该算是老夫第二次见到你了。刚才老夫反对你参加‘天关大比…也是为了你好,和小浩、素影相比,你的修为太弱,就算参加也是浪费时间,希望你不要埋怨老夫。」

    微微一顿,不断慕寒开口,宫长老又似想起了什么,笑眯眯的道,「对了,听汪翦说,你在无极天宫得到的是‘太霄神晶,?」

    「正是。」

    同样是没等慕寒开口,旁边的汪翦就当先点头道,「师傅,宗主和厉长老都证实过,这就是‘太霄神晶…里面蕴含的‘太霄神力,强出‘太霄神石,百倍以上,可说是无极天宫出过的最珍贵的宝物。」

    这对师徒一唱一和,看起来似乎极为正常。

    可慕寒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宫长老眼中那极其隐晦的贪婪,不由得瞳孔微微一缩,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明悟,那汪翦在萧易仙说出提议后骤然发难,恐怕针对的不仅仅是萧易仙,还有自己的「太霄神晶」。

    「汪翦老家伙竟想一箭双雕。」

    慕寒心中冷笑,他将神光炼化完毕,获得「太霄神晶」时,并不知道它的来历,也不能判断出它的真正价值,但那道白色神光出现时所引发的剧烈波动,却让慕寒知道,它必定极其珍贵。

    也正因如此,在萧易仙询问时慕寒不得不将其拿出,因为萧素影目睹了他抓获那道神光的整个过程。

    按照神光自动散化的时间,慕寒的确还来得及炼化一道中品神光,将里面的宝物拿出来掩人耳目。可是,一种连「太霄神石」都比不上的宝物又怎能瞒得过萧素影?一旦他那么做了,反倒更显得欲盖弥彰。

    当然,拿出它的时候,慕寒也没想到它蕴含的「太霄神力」庞大到如此地步。

    从萧易仙和厉秋水口中知道宝物来历时,慕寒便曾担心过,它会引起某些长老的觊觎。看到如此珍惜的宝物,就算是再无欲无求的人也难免会心动,更何况武道修士有几个能做到无欲无求。

    不过,慕寒很快便不再多想,无极天宗毕竟是个传承数万年的超级大宗,就算有人恨不得立刻将「太霄神晶」据为己有,也不敢强索强抢。只要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慕寒又何必担心?

    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以他的「紫虚神宫」、「天婴」、「婴丹」以及「婴雷丹诀」,完全可以将「太霄神晶」彻底炼化。

    「小家伙你的运气非常不错。」

    宫长老笑吟吟地点点头道,「诸位长老,此处事情已了,我们可以返回‘极真界域,继续闭关修炼了。」说罢,这魁梧老者便当先向那面悬浮在虚空的「通天镜」走了过去,可步履却颇为缓慢。

    慕寒心头登时升起一丝古怪的感觉这宫长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心念间,慕寒又悄悄地瞥了汪澜和窦晗一眼,却见两人的眉头都已微微皱起眼睛虽在看着宫长老,可注意力却似落在萧易仙身上。

    「那老头并不想就这么离开!」

    霎时,慕寒脑子里跳出了这个念头。

    「慢!」

    几乎同一时刻,许久没有开口的萧易仙突然出声,而刚走到「通天镜」前的宫长老竟是应声顿步,似乎专门在等着萧易仙的这个音符。此刻汪翦和窦晗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意,竟似暗松了口气。

    「易仙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宫长老回身望去,淡然一笑。

    「宫长老,本宗若是坚持要让慕寒参加‘天关大比,呢?」萧易仙面色平静,慢条斯理的说道。

    他话音未落,众人脸上都浮起了惊讶之色。

    然而,还没等他们弄明白萧易仙的用意,宫长老便昂首狂笑,声如霹雳雷霆,震耳欲聋,整个登天塔九层都是嗡嗡作响。

    好一阵子过后,宫长老笑声陡歇,双目蓦然绽放出两道锋芒毕露的神采,紧紧地盯着萧易仙,语若金铁交鸣,近乎是一字一顿的喝道:「你若敢一意孤行,肆意妄为,老夫便敢废了你这宗主!」

    「什么?」

    众人嗔目结舌,原本盘坐在蒲团的厉秋水和梅心鹤等长老竟是全都弹身而起,慕寒、萧素影和宫浩也不例外,唯有萧易仙还一动不动地端坐着。

    宫长老那句话实在太过让人震撼!

    他只是一个太上长老,居然嚣张到如此地步,竟敢妄言废立宗主?这可不是一般宗派的宗主,而是四大天宗之一的无极天宗宗主,而且,在这位宗主身边,还站着多位万流境的超级强者。

    其中更有剑王厉秋水,虽还是万流六重天的修为,可一身实力与那些「万流七重天」的太上长老相比,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这么做,就不怕这传承数万年的无极天宗分崩离析?

    「咕隆!」

    慕寒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液,果然,反对自己参加「天关大比」只是个引子,真正的大戏竟是在这里。

    这戏已开场,却不知最后会如何收场?

    慕寒下意识地转眼看向萧素影,只见她俏脸苍白,玉手紧握,酥胸微微起伏,那双美眸中闪露着难以掩饰的怒意。至于旁边的宫浩,在最初的怔愣过后,那张英俊的面庞上竟泛起了古怪的笑容。

    「宫烈,你好大的胆子!」

    「真是猖狂,宗主之位岂能由你一言而废?你以为自己是无极天宗的开派祖师么?」

    「宫烈,你就不怕成为我们无极天宗的十古罪人!」

    ……」

    短暂的死寂过后,厉秋水、梅心鹤、燕鸣等长老纷纷怒叱。

    无极天宗虽有规定,不可同门相残可是数万年来,无极天宗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同门倾轧之事屡见不鲜,只是不为外人所知而已。他们这些人与萧易仙关系密切,若是萧易仙真不在位了他们的结果也好不到哪去。

    在宫烈说出那句话时,他们已是没有退路。

    萧易仙缓缓地站了起来,双手一压,充斥着登天塔九层的怒叱声瞬即消失。

    一双深邃如星海的眼眸凝视着宫烈,萧易仙脸上竟还挂着一抹微笑:「天关大比,慕寒参加定了!本宗主意已定,绝不更改!宫烈,本宗这边有八位长老同进同退,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废了我这宗主?」

    汪翦倏地嗤笑一声:「八位长老?你再看看,现在还有几位?」

    他话音还没落下,梅心鹤等人便神色大变。慕寒转眼一看,这才发现地极长老寇天元、还有那位皮肤白皙的中年女子都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宫烈身边,甚至连林牧歌这上任宗主也悄然远离了萧易仙。

    如此一来,站在萧易仙这边的仅剩厉秋水、梅心鹤,以及燕鸣、舒情和濮阳维这三位极真阁长老。

    「林长老,你……」

    萧易仙的脸色终于变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林牧歌,梅心鹤和燕鸣几人也是一脸的匪夷所思。一直以来,林牧歌这位无极天宗的上代宗主都是萧易仙的后盾,萧易仙能坐稳宗主之位,他当年出力极多。

    可谁能想到,林牧歌居然也与宫烈走在了一起。

    缄默片刻,林牧歌长长地叹了口气,满是皱纹的面庞上流露着悲哀之色:「无极天宗绝不可分裂,否则,我等都是不可饶恕的罪人。若是它日身陨道消,也无颜去见祖师。易仙,宫长老已领悟灵池奥妙,用不了几年便可‘万流归宗…登上道境四重灵池境,你不是他对手,不如……」

    「退位!」最后这三字从口中迸出,林牧歌便似苍老了数十岁。

    「灵池境?」

    梅心鹤等人震惊的目光转向了宫烈,「你竟快要踏入灵池境了?」

    这一瞬间,他们全都恍然大悟,怪不得宫烈能够影响到如此众多的太上长老和长老,甚至连上任宗主林牧歌都不再支持宗主,原来宫烈很有可能踏入那在太玄天域完全无敌的灵池妙境。

    灵池境……

    无数万流境强者梦寐以求却至死都未能突破的境界,竟快要在宫浩身上展现出来?一旦跨过那一步,他便是真正的太玄天域第一强者。

    慕寒也是颇为惊奇。

    他是第二次听到「灵池」这两个字眼,第一次是听风流云所说,但到现在慕寒才明白:灵池,是超越万流境的境界。万流境不是武道的最高境界,灵池境也不是,灵池之上,肯定还有道境五重、道境六重…

    宫烈修为如此强大,萧易仙想翻盘,更难了!

    「林长老,我懂了!」

    良久,萧易仙轻叹出声,可瞬即便是话锋都转,语调高扬,「不过,想让本宗退位,却是妄想。」

    「不退位,那便是我宗叛逆!」

    宫烈双目暴睁,指着萧易仙,厉声叫道,「诸位长老,立刻将此叛逆擒下,生死……勿论!」

    「放肆!」

    可就在宫烈话音落下、周围汪翦等人准备动手的时刻,萧易仙蓦地冷喝一声,右手食指和中指骈起如剑,朝着数米外的宫烈点了过去,只见无数道青色液体哗啦啦地从他体内爆散而出,却没有丝毫停顿的随着右手所指处电射而去,同时以万流境心神都难以捕捉的速度融入虚空。

    当那青色液体显露出来时,已凝聚成一柄长剑,剑身青蒙蒙的宛如一泓清池,而锋锐的剑尖却是碰触到了宫烈的胸口。

    「呼!」

    剑如流光。

    那抹剑影堪堪进入众人视线,剑身便已奔雷之势穿透宫烈胸膛。宫烈甚至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那长剑在众人眼中便似乎化作了一湖激烈涌动的池水,瞬息之间,宫烈那具由心神凝聚而成的身躯便被池水吞噬。

    「万流归宗!」

    「聚液成池!」

    几声震骇的惊叫声响起,可那汪池水却又凝聚成青蒙蒙的长剑,钻入「通天镜」,一闪而逝。

    「啊!」

    极真界域,灵池玉璧一座精美的洞窟内,陡地有声惨叫激荡出来,盘坐在地的宫烈突然吐出一口鲜血,双目透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口中骇然大叫:「灵池境……灵池境……这才是真正的……」

    「嗖!」

    话未说完,一抹青色剑光好似突然跨越空间,出现在宫烈面前。浓浓的青芒如水波般从剑身内激荡开来,弹指间便将宫烈整个身躯都湮没。

    「宗主,饶命,饶命……啊……」

    宫烈剧烈地挣扎扭动,口中惨叫连连,可他那具魁梧的身躯却如烈日下的冰雪,疾速消融。只不过短短数秒钟的功夫,宫烈这「万流七重天」的超级强者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就不存在一般。

    随即,剑光重聚,青剑飞退。

    下一刻,登天塔九层的「通天镜」内便有一道青芒激射而出,钻入萧易仙指端,刹那间便已杳无踪影。

    ……」

    一时间,这层空间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眨也不眨地盯着「通天镜」,脸上惊骇交加,就在刚才,众人全都通过「通天镜」眼睁睁地看着前一瞬间还猖狂嚣张不可一世的宫烈化作了虚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