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250 连上五层

    瞬息后,慕寒的目光就已转向正对面那通向极真阁二层的楼梯。

    脚步一动,慕寒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猛的压力。那压力直接作用于灵魂,仿佛突然之间灵魂之上便多出了一座巨山。

    怪不得在这里修炼的全部都是武化境修士,在这极真阁内,武化境之下的修士恐怕寸步难行。

    「功勋玉牌!」

    身后又响起那中年男子机械般的声音。

    慕寒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却见又有十数名年轻男女进入了极真阁,每个人身上都隐约透着强大的气息。

    「都是命泉境修士。」

    慕寒心中微动,这些应该都是无极天宗的天极弟子。意念间,慕寒便已向前行去,心神之力源于灵魂,心神强大,灵魂自然强大,以慕寒如今的心神之力,完全可以无视极真阁一层的压力。

    「慕寒?」

    转头的刹那,慕寒听到了一个诧异的男声,显然是认出了他的身份。

    慕寒并没在意,曾经有段时间,他的画像在无极城疯传,现在一看到他便能叫出名字的无极天宗弟子数不胜数。很快,慕寒便听到一阵轻盈而杂乱的脚步声,那群天极弟子都快步走了过来。

    从身畔穿过时,几乎所有目光都落在了慕寒身上。

    「果然是慕寒!」

    「玄胎六重天,估计还是借助药物之力才达到的,根基不稳,想突破命泉境难如登天。」

    「就凭他,也敢说一年之内晋升天极弟子,易如反掌?」

    「……」

    或好奇、或讥诮、或嘲弄的眼神快速地一瞥而过,那十数名天极弟子很快就走到了慕寒的前头。

    「我什么时候说过晋升天极弟子,易如反掌这样的话?」

    那些人的眼神对现在的慕寒已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有个年轻女子的话却让他禁不住哑然失笑。不过,在如今的无极城中,有关他的传言什么样的都有,那女子听到的想必只是其中之一。

    蒲团间的通道中,人影进进出出,那群人速度极快,没一会便穿过将近八百米空间,消失在楼梯处。

    慕寒的步子依旧不紧不慢,这极真阁一层的压力虽影响不了他,不过他还是在细细地体味着那种压力的作用。隐隐间,慕寒发现,这空间内所有的压力,似乎都源自于中心的那根庞然巨物。

    不仅如此,这里浓郁的灵气,也似来自于巨柱。

    「距离那根柱子越近,压力越大,修炼的效果也越好,怪不得凌毅他们说,这里经常会出现抢夺位置的事情。」

    思忖间,慕寒也已顺着楼梯,来到极真阁二层。

    这里的空间小于一层,灵气的浓度差不多是外界的三倍,而压力和第一层相比,却是陡然翻了一番。在第二层修炼的修士也非常多,不过基本上都已达到武化境巅峰,只有寥寥几个武化境的修士。

    慕寒脚步不停,很快便穿越近六百米空间,沿着阶梯直上。

    极真阁第三层空间的灵气浓度是外界的四倍,而压力同样是第一层的四倍。和下面两层相比,这地方人数锐减,能够进入到这里的,全部都是已经化武入道、突破至道境一重的玄胎境修士。

    即便是玄胎境修士,在这里也很难长时间持续修炼。

    慕寒的步伐依然没有停下,进入了灵气浓度是外界五倍,压力是一层八倍的极真阁第四层。

    这里的修士只有近百人,基本上都在玄胎五重天以上。

    慕寒甚至还在巨柱旁侧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与他一同参加了「黑龙死渊」的历练队伍却在半路上被他放倒的霍岩。他看起来已在这里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恐怖的压力让他大汗淋淋,身躯颤动。

    片刻后,慕寒的目光就从霍岩身上挪开,看向两百米外的楼梯。

    那里正有三道身影向上行去,看来是刚才进来的那群命泉境天极弟子。似乎察觉到了慕寒的目光,走在最后的那名年轻男子突然向慕寒看了过来,唇角往上翘了一翘,嘲讽地冲他勾了勾手指。

    对那人的挑衅,慕寒视若无睹。

    极真阁第五层,灵气浓度是外界的六倍,而那种直接针对灵魂的压力却是一楼的十六倍。十六,这数字看起来不大,可真正面临那股压力时,以玄胎境修士的灵魂,基本上没有抗衡的可能。

    在无极天宗四极弟子当中,能上第五层的,修为几乎都超越了玄胎境,只有极少数如萧素影、宫浩这种惊才绝艳的人物。

    「十六倍压力而已。」

    慕寒却是轻轻一笑,再次迈动脚步。

    这四楼的八倍压力已经极其强悍,源源不断地从中间的巨柱内涌出,如浪潮般一**地冲击着慕寒的灵魂。只可惜,这种强度的压力虽给慕寒造成了一定冲击,却还是没能对他的行动造成太大影响。

    举步摆臂,仍如行云流水。

    两百米转瞬即过,慕寒一步步跨上阶梯。

    「呼!」

    此时,霍岩终于支撑不住,停止运转功法,如释重负地长出了口气。在极真阁内修炼的时候,还得抵挡压力的冲袭。若是达到自身极限后还去强撑,灵魂中的痛楚绝非常人所能够忍受。

    强忍着灵魂中的压迫感,霍岩站起身来,下意识地环扫一眼。

    当目光掠过通往五层的楼梯时,霍岩险些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旋即又急急地揉揉眼睛,死死地盯了过去。看着楼梯上那道步步而上的身影,霍岩嘴巴大张得足以塞下两个鸡蛋,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直到那道身影消失,霍岩才被旁侧一记突然响起悠长吐气声醒过神来,匪夷所思地嘀咕起来:「慕寒……我,我没看错,他一直没有掉下来,竟是真的跑到五层去了……而且动作没有半点勉强,他的心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还有他的修为,似乎已经达到了玄胎六重天?」

    「霍岩,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到了点奇怪的事……」

    在霍岩震惊的时候,慕寒终于踏上了极真阁五层。

    在他跨过最后一级楼梯时,灵魂面临的压力陡然增加,就像是右肩挑着一副重担行走时,突然又一副重担落在了左肩。尽管慕寒已做好了准备,可他毕竟是第一次来极真阁,突如其来的暴增的压力,还是让他灵魂猛然一颤。

    灵魂的动静几乎同一时刻在躯体上反应了出来,慕寒身躯狠狠摇晃了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