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200 想杀我?你先死!

    200想杀我?你先死!

    远古疆场二层出口不远处的凹谷中,燕臻一动不动地盘坐在地,其余三名年轻男子却懒洋洋地躺在地面,有些心不在杨。

    「那混蛋到底在里面干什么,都半个月了竟然还不出来!」一名男子忍不住开口,声音中满是怨气。

    「这可是宫浩师兄的命令,别说半个月,就算一个月也得等。」

    「把这件事办成了,回去后,宫浩师兄肯定会给我们丰厚的奖励……安静!」

    静坐不动的燕臻倏地睁开眼睛,低喝出声的刹那,身躯就已如弹簧般跳起,飘落在山脊上。

    「他终于来了!」

    燕臻眯着双眼,面颊处狭长的伤疤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在他瞳孔深处,一道黑影倒映了出来,从一个小小的黑点变得原来越大。

    片刻间的功夫,那黑影距他就已不足百米。

    「嗯,玄胎三重天?修为提升得好快!」鼻中轻哼,燕臻的身影就已翻跃山脊,迎着那道黑影暴射而去,「走!」

    听到燕臻的话语,另外那三名年轻男子短暂的惊诧过后,却是喜出望外,紧跟在燕臻身后冲出了山谷。

    没过几秒,四人就已将那道身影截在。

    「你就是慕寒?」

    燕臻面se淡漠,看着对面十数米外顿住脚步的那道身影,眼神中也是不由自主地闪过一抹惊诧。

    那是个身躯修长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

    他的容貌极其俊秀,五官便似精雕细琢而成,尤其是那双眼珠子,竟是灿如星辰,宛如两颗讪讪发亮的宝石,更吸引眼球的是,这少年的皮肤白皙尤胜女子,细nen光润尤其绸缎,仿佛刚刚蜕过一层皮的。

    「没错,你们是……」

    慕寒眉头微皱。在救下「灵宝天宗」的奚顺两人后,他又在疆场二层游逛了数天,甚至还返回过「战hun殿」击杀了数十「玄胎六重天」之下的骷髅鬼将,这才收敛心思,向古灵城返回。

    让慕寒没想到的是,自己竟是在疆场出口处被人拦住去路,而且,看这些人的神se,似乎极为不善。

    「动手!」

    燕臻冷喝一声,体内真元翻涌而出,蓦地在掌间凝聚出一赶长达三米的黑se大枪,闪电般地朝慕寒刺去。

    枪尖ji颤,枪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dang漾而出,看似混乱,却绵绵不断。

    顷刻间,燕臻便已刺出十八枪,枪花竟是凝聚成一个个黑se漩涡,似yu将方圆数十米区域内那点可怜的光线也都吸噬干净。十八个黑se漩涡,竟如囚牢一般将慕寒上下左右的区域全部封锁。

    「乱流锁龙枪法!」

    慕寒瞳孔骤然一缩,脱口低呼,「你们竟是‘无极天宗’弟子!」慕寒在「武碑秘境」时,几乎探查过烙印着「无极天宗」高品功法的所有武碑,只看燕臻出手,便立刻看出了其中端倪。

    那「乱流锁龙枪法」正是「无极天宗」武碑秘境中的一种高品功法。

    「有点眼力!」

    燕臻似有些诧异,可瞬即便冷声道,「可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今天你便可以和那些被你杀死的人想会了!」声音微落,燕臻脚步疾趋,手中长枪枪尖接连点入那十八处黑se漩涡当中。

    凄厉的呼啸声中,十八处黑se漩涡竟衍化成十八个黑洞。

    这一刹那,慕寒便似陷入了乱流之中,强横无匹的吸噬之力层层叠叠地覆压而来,似yu将慕寒吸扯进去,撕成碎片。

    「想要我死?那你就先给我去死!」

    慕寒眉峰微挑,体表紫芒一闪,「雷狱劲」迸射而出,从黑洞中狂涌而来的吸噬之力竟是瞬间崩散于无形。

    下一刹那,春秋大刀蓦然自掌中凝聚而成。

    慕寒脚步一踏,长刀狠狠地挑了出去。刀身所过之处,慕寒身前好似卷起一阵紫se风暴,轰隆隆的暴雷声中,这风暴向前翻卷而去,瞬息之间,便与燕臻「乱流锁龙枪法」炮制而成的黑洞撞击在了一起。

    「轰!」

    劲道的疯狂撞击,掀起了剧烈的爆鸣声,甚至连地面都跟着震颤起来。

    看着那光华冲天的紫芒快速将黑洞消融,后面三名正准备看好戏的年轻男子都是颇为惊愕,便连燕臻也禁不住面se微微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落雷刀法?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嗤嗤……」

    慕寒一式「平地风雷」过后,手中春秋大刀没有半点停顿,「雷霆之怒」、「雷惊电绕」等如流水般施展而出,刺耳的破空声振dang虚空,狂暴的「雷狱劲」将那十八个黑洞撕扯得支离破碎。

    「呼!」

    燕臻面目yin沉,手中黑se大抢猛然一分为二,竟弯成诡异的弧度,同时从左右横扫而出。霎时,从枪身处ji涌而出的黑气便如同咆哮的海浪,掀起十数米高的黑se浪潮,向慕寒夹击而去。

    这一瞬间,整片天地都变得漆黑如墨。

    慕寒心中冷笑,立刻将「落雷刀法」的最后一式施展出来。一时间,天地之间惊雷阵阵,便如世界末日突然降临一般,无数崩裂的紫刀碎片同时爆炸,「雷狱劲」疯狂地向四周肆虐开来。

    那三名观战的年轻男子眼睛睁得溜圆。

    只见浓浓的黑暗当中,一团紫se雷球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扩张开来,竟是瞬息之间便将慕寒身周挤压而来的幢幢暗影消融。紧接着,一抹紫se刀光竟破开雷球,点在了燕臻的枪尖之上。

    「哧啦!」

    裂帛般的怪异声响蓦然震响,那刀光竟以迅雷之势剖开了枪身,没入了燕臻xiong膛。刹那过后,燕臻脊背就多出了一道狭长的裂痕,嫣红的鲜血从中喷射而出,竟是溅了后面一名男子满脸。

    燕臻匪夷所思地垂头看向自己xiong脯,面颊疤痕急剧抽搐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漫天紫芒尚未消散,慕寒的身影便蓦然闪现,顺着刀芒直逼过来,手中那重新凝聚而成的长刀闪电般搁在了燕臻脖颈旁侧,锋锐的劲气撕开他的皮肤,险些汩汩而出,甚至还隐隐能够见到里面的动脉血管。

    「说!谁让你们来的?」

    慕寒低喝出声,声音犹如九幽地底吹出来的一缕yin风……r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