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189 洞玄上人

    慕寒的心神小心翼翼地向内收缩,那片朦胧的区域渐渐缩小,里面透散出来的那种气息却是愈渐浓郁。

    当探查出的纹点增加到四千七百时,慕寒突然醒悟过来。

    「那潜藏在纹谱中心的,竟是一团残hun!」

    这念头一想脑中浮现,慕寒便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战hun殿范围内充斥着的所有灵hun力量都蕴含着同样的气息,这就说明,那些灵hun力量应该是源自于同一人。如今这道器内隐藏的灵hun与外面的灵hun力量所透lu出来的气息也是完全一致,这意味着二者仍旧同源。

    自「域界杀场」被发现以来,战hun殿就存在,「洞玄天hun台」也同样存在,那残hun不可能是后来进去的。

    在远古疆场被发现前就已存在,又能如此完美地融入到道器的纹谱当中,那团残hun的身份已经呼之yu出。

    他很可能便是当年「洞玄天hun台」的原主人……

    「洞玄上人!」

    慕寒心中霍地跳出这四个字。

    那洞玄上人是「大鹤天域」的超级强者,无数年前「大鹤天域」的武道修士入侵太玄,他更曾是其中的一名主将。

    「没想到他也没有彻底湮灭!」

    慕寒心思急转,飞快地忖度起来。

    这战hun殿本就是由洞玄上人督建的,战hun殿内的大阵,也是由他以「洞玄天hun台」为阵眼,亲手布置而成。

    也许洞玄上人当年被击杀的瞬间,一缕残hun幸运地逃逸而出,躲进了战hun殿大阵的阵眼。这才没有彻底湮灭。但是,洞玄上人的绝大部分灵hun却散化开来,充斥着战hun殿范围内的每一寸空间。

    「幸好他的残hun还在沉眠。」

    通过灵hun气息的bo动,慕寒很快便判断出纹谱中心洞玄上人那团残hun的动静,顿时暗松了口气。

    要是洞玄上人的残hun已经苏醒的话,在慕寒进入地道深处时,恐怕早就动手,不可能任由慕寒吸收了所有本该属于自己的灵hun力量,更不会容许慕寒的心神在「洞玄天hun台」内的道纹中肆意穿梭。

    慕寒心神继续前进,速度却是快了很多,片刻后便在没有惊动那团残hun的情况下将最后两百纹点了然于xiong。

    顿时,一副完整的纹谱顿时在慕寒脑海中呈现出来。

    这「洞玄天hun台」纹谱共有纹点四千八百,而在纹谱最中心,则盘踞着一团金se气息,覆盖了整整十个纹点。

    察觉到那团金se灵hun的刹那,慕寒便知道自己先前的判断完全准确。

    「洞玄上人……」

    「如果没有碰到我,或许你还能存在很长一段时间真是可惜了!」

    慕寒chun角不自禁地浮起一抹笑意。

    这个时候,他已完全明白那鬼将首领为何会怂恿自己攻击「洞玄天hun台」底部的那团红点。

    洞玄上人的残hun已经彻底融入道器、融入纹谱,攻击那团红点,便会引发残hun的本能反抗。

    残hun一抗拒,便会引动纹谱,这纹谱又会引动「洞玄天hun台」。

    那「洞玄天hun台」却是战hun殿大阵的阵眼。阵眼被刺ji在大阵范围内的所有灵hun力量都会被牵动。所以,一攻击「洞玄天hun台」下方的红点,便要承受战hun殿所有灵hun力量的攻击。

    那力量何等磅礴,恐怕整个太玄天域都没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若是慕寒,估计顷刻间就会被反噬的力量轰成渣渣。

    「那洞玄上人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而且还是个非常厉害的道纹师。」

    即便慕寒,对洞玄上人也是颇为佩服。

    想必洞玄上人当初之所以建造战hun殿又以超品道器为阵眼布置大阵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以便在最危险的时刻救自己xing命。

    事实证明,洞玄上人的计划非常可行,若是他能够将「战hun殿」内的灵hun力量全部吸收沉睡的灵hun或许马上就可苏醒、恢复。灵hun一恢复,重新凝聚肉身并非难事。

    只可惜,他先是遇到了司空照,后又遇到了慕寒。

    那「天hun树」虽是由「洞玄天hun台」的器灵衍化而成却是洞玄上人吸收灵hun力量的工具。可这个工具却在十二年前被「大龙天子」司空照封印,这十二年前洞玄上人想必没有得到任何补充。

    司空照只能封印「天hun树」,而慕寒的心神却可径直进入「洞玄天hun台」的纹谱中心,将他的状况探查得一清二楚。

    「洞玄上人的这团残hun可引动战hun殿的所有灵hun力量,但是他自身的强度并不大,只有玄胎七重天的程度。无数年下来,只恢复到这样的地步,显然他的灵hun当年受创太过严重。不过,这正好便宜了自己。」

    「当初还在越国时,自己实力低微,尚且能以‘紫虚神宫,吸取毒龙兽尊和蛇龙兽尊那么多的灵hun力量,更何况是现在已达到‘玄胎三重天,的自己,吸取只是灵hun形态的洞玄上人完全不成问题。」

    慕寒暗哼一声,旋即运转「太虚洞神诀」,「紫虚神宫」剧烈地震颤起来。

    紧接着,慕寒的身躯便已漂浮起来,双掌按在了「洞玄天hun台」旁侧,磅礴的真元狂涌而出,顷刻间便将纹谱中心区域覆盖得严严实实。

    「轰!」

    几乎同一时刻,那团灵hun力量ji烈地颤动起来,瞬即,那幅繁复的纹谱bo动起来,四千八百纹点全被ji发,巨大的「洞玄天hun台」仿佛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红玉,内部的道纹竟是若隐若现。

    只不过,洞玄上人残hun的挣扎注定徒劳无功。

    整个战hun殿的灵hun力量都被慕寒吸收殆尽,即便与这「洞玄天hun台」相连的大阵发动,也吸引不了任何的灵hun力量进来,更不可能借助灵hun力量击退慕寒的入侵。

    而在残hun颤动的刹那,慕寒心宫内的天婴却突然张开了嘴巴,那具粉雕玉琢的身躯就似变成了一个强劲的漩涡,那团残hun竟是一点点地从纹谱中心的道纹上剥离开来,被吸入到那张小小的嘴巴里面。

    只是短短数十秒的时间,那团残hun就少去了一成,原本只是条件反射般的颤动,这时已变成了痛苦的挣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