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177 灵皇剑气

    「砰!」

    长刀所向,骷髅鬼将倒飞而出,接连将几个空谷境鬼兵砸得骨断tui折,这才勉强稳住身躯,可xiong骨却是完全塌陷了下去,颅骨也如蜘蛛网一般崩裂出了无数细密的缝隙,似乎随时都可能碎落。

    「上!上!拦住他……」

    鬼将有些惊慌失措,头颅内响起尖锐的叫声。

    然而,周围那些战战兢兢的空谷境、武化境鬼兵还没来得及按照他的命令行动,一片交缠着无数紫se雷光的刀芒便从高空倾落而下,轰隆隆的雷音瞬间便将他歇斯底里的喝叫声淹没在内。

    「轰!」

    爆鸣声骤起,鬼将被轰入数米深的地底,再也没有动静,那本就开裂的颅骨彻底化作了齑粉。

    刀光顿敛,一具莹光熠熠的银白骷髅显lu出来,手中握着长达两米的巨刀。

    而在这骷髅身后,正是慕寒。

    两道身影近乎重合在了一起。

    「第六十颗!」

    将鬼将灵晶捡起,慕寒脸上又泛起了一抹微微的笑意。这一夜过去,被他袭杀的玄胎境鬼将又增加了三十个,全部都只有「玄胎一重天」或「玄胎二重天」的实力,「玄胎三重天」的竟是再未遇到。

    片刻功夫,「紫虚神宫」便将灵晶吸取干净。

    慕寒正要控制着骷髅道器离开这里,却突然讶异地皱起了眉头,鬼将被杀后,那些骷髅鬼兵竟然没有朝两侧的开阔处逃窜,而是一窝蜂地冲进了对面崖壁下的巨大洞窟之中,这种现象极为反常。

    这一路杀来,慕寒还从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空谷境、武化境的骷髅鬼兵都拥有相当的智商,他们选择这样的逃跑方向,绝非巧合,这其中必有缘故。

    「莫非那里面有什么宝藏?还是,那洞窟内另有出。?」

    想到在疆场一层获取的那些「血hun石」,慕寒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灼热,意念一动,身前骷髅便甩开步子,尾随着最后的几个空谷境骷髅,也冲进了洞窟。

    这洞窟内居然镶嵌着不少闪闪发亮的玉石。

    对骷髅来说,光线没有丝毫作用,不过这些骷髅到底是由死亡的武道修士衍变而来,还保留着不少人类的生活习xing,对于那些强大的鬼将来说,尤其如此,把住处弄得透亮也是其中的一种表现。

    「哼!」

    顺着弯曲的洞窟行进了数十米,一声刺耳的冷哼倏地在宽阔的通道中回dang开来,前面没命逃窜的近百只骷髅鬼兵顿似中了定身术一般,全都顿住了脚步,而后呼啦啦地分列在通道的两侧,竟是镇定了不少。

    紧接着,沙沙的脚步声便从里面传出。

    「五个骷髅鬼将,两个‘玄胎一重天”两个‘玄胎二重天”竟还有个‘玄胎三重天’!」

    慕寒和骷髅倒也同时停下,只略作感应,慕寒脸上便乐开了hua,竟是不惊反喜,「怪不得那些鬼兵往这里逃,原来这洞窟内竟是鬼将窝。」

    骷髅鬼将之间,既有争斗,也有合作,聚居的情况并不罕见。慕寒之前袭杀的骷髅鬼将中,便有好几次是两个一起的,但是像这里一下就是六个鬼将聚集的情况,慕寒还是第一次看见。

    「这么多鬼将聚居,洞窟里收藏的东西必定不少。」

    慕寒心中揣测,眼珠珠滴溜溜直转。

    那脚步声越来越响,只不过短短数秒的功夫,五道银白的骷髅身影便从前面二三十米外的拐角处鱼贯而出,浑身杀气腾腾。

    「咦?」

    那五个鬼将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几声诧异的低呼竟是同时响起,而在这声音冒出的刹那,慕寒便已行动。

    心念之间,骷髅双臂一震,手中春秋大刀便挑了出去。

    平地风雷、雷霆之怒、雷惊电绕、雷动风行、雷霆万钧……落雷刀法一式接一式地施展而出,几乎是弹指之间,这十数米宽的洞窟便充斥着密密麻麻的刀影,狂猛的劲道如惊涛骇浪般地四处肆虐。

    一时间,便似世界末日突然降临,这片空间内竟是雷声轰隆、电蛇叱咤,凄厉的破空声一bo接着一bo,整个洞窟都跟着ji烈地颤动起来,洞壁处的沙石被一层层地切割开来,距离稍近的骷髅鬼兵眨眼间就化作了齑粉。

    「放肆!」

    「这是什么东西!」

    「玄胎一重天?」

    「……」

    五个鬼将显然没想到对面那具连生命都没有的骷髅会突然动手,而且一动手就是爆发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威势,不由得惊怒交加,口中厉啸连连,十道锋利的爪子直接撕裂虚空,抓向雪球般翻滚而来的重重刀芒。

    「嗖!」

    可就在这时,一抹金芒突然破开刀光,袭向最近的那个「玄胎二重天」鬼将。

    不足两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当金芒穿过眼眶时,那鬼将才反应过来,竟是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那道金芒洞穿头颅,骷髅躯体也被剑芒裹挟而来的强横劲道拉得倒飞了数米,狠狠地砸入了后面的洞壁。

    眼中幽光随即泯灭,那骷髅鬼将宛如挂画,再也没有动静。

    同伴瞬间hun飞魄散,旁侧的四个骷髅鬼将虽没有任何表情显lu出来,却似被同时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一慢,却见那抹金芒在虚空划过一道弯月般的弧线,竟融入了层层叠叠的刀光。

    感应到这一幕,四个骷髅鬼将都似暗松了口气。

    然而,还没过去半秒,金芒再次闪现,又以雷霆之势朝一个玄胎一重天的鬼将爆射而去,角度极其刁钻。

    「砰!」

    刹那后,那鬼将便步入了同伴的后尘。

    金芒又一次消失……

    如此反复四次,两个「玄胎一重天」的鬼将,两个「玄胎二重天」的鬼将就已全部死亡,整过程个持续的时间甚至还不足半分钟。以「落雷刀法」为掩护,以中品道器「流金」偷袭,每次出击都必然得手。

    不过,「玄胎三重天」的鬼将比他的四个同伴强过太多,又有同伴被袭的前车之鉴,再以流金偷袭怕是很难凑效。

    「呼!」

    顷刻间,漫天刀光就已收敛,那柄长长的巨刀、以及手握巨刀的骷髅身影再次闪现。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仅存的那鬼将咆哮出声,头颅内幽光疾闪,对连杀四个同伴的骷髅极为忌惮。

    「嗤!」

    回应他的是尖锐的破空声,在慕寒的心念控制下,骷髅道器擎起长刀,没有任何hua巧地劈向了他的颅骨。这一刀,仿佛蕴含着万钧之力,长刀过处,轰隆作响的雷光和电蛇爆发出惊天威势,令人震骇。

    这是「落雷刀法」第六式,「雷轰电掣」!

    「轰!」

    鬼将右臂一抬,黑气汹涌而出,硬生生地将慕寒这刀挡住,可身躯却是不自禁地倒退两步,在地面留下了两个极深的骷髅脚印,而那长刀却又弹跳而起,不等他稳住身躯,第二刀又接踵而至。

    「轰!轰!轰……」

    刀势连绵,当第十刀劈落下来时,那骷髅鬼将再也支撑不住,臂骨瞬间断成两截,可长刀之势却并非衰竭,竟狠狠地劈砍在骷髅的肩膀上,哧啦啦的爆裂声中,鬼将的上半身竟是被斜斜地斩成两截。

    「啊!」

    鬼将惨厉地大叫一声,竟然舍弃了另外半截躯体,直接用手臂撑着自己刚刚坠落在地的小半截上身朝洞窟深处逃去。周围早就惊悚恐惧的骷髅鬼兵再也呆不住了,也跟着那鬼将向洞窟内蜂拥而去。

    好不容易才一个「玄胎三重天」的鬼将,如今灵晶即将到手,慕寒怎能容他逃走?

    「嗖!」

    流金再次冲出慕寒心宫,紧贴着身前骷髅的颅骨冲了出去,在虚空一闪而逝,便已追上了那小半截骷髅,锐利的道器尖端竟是直接从骷髅鬼将的后脑勺钻了进去,一下便将他钉在了地上。

    那鬼将只轻微地挣扎了几下,便再也没有半分动静。

    慕寒收回「流金」,有些迫不及待地控制着骷髅道器跑了过去。

    一把将那鬼将抓起,从他头颅内mo出了一颗晶莹光润的灵晶,慕寒脸上禁不住lu出了满意的笑容,以蕴含的灵气和灵hun力量而言,一颗「玄胎三重天」的灵晶起码比得上五颗「玄胎二重天」的灵晶,三十颗「玄胎一重天」的灵晶。

    击杀了那么多骷髅鬼将,慕寒道目前为止,也才获得三颗「玄胎三重天」的灵晶。

    「这洞窟里说不定藏着不少的‘血hun石’。」

    慕寒以最快的速度将其他四颗灵晶捡起塞入怀中,有不再亦步亦趋地跟随在骷髅身后,而是大步流星地向洞窟内走去。

    走出骷髅气息的笼罩范围,若是有骷髅鬼兵或鬼将出现,慕寒人类的身份必然暴lu,不过,这洞窟内不可能再有鬼将,否则早就被刚才的打斗吸引了出来,至于冲进里面的那些骷髅鬼兵,全部击杀便是。

    「嘿……嘿嘿……」

    可慕寒还没走出几步,一个yin恻恻的声音蓦地在洞窟内回dang开来,「没想到,你竟是个人类!」

    「嗯?」

    慕寒脸se微变,身影猛地一旋,再次藏匿到了骷髅道器身后。旋即,就见一道高达两米的骷髅身影从前面的弯道处拐了出来,头颅内闪烁着的竟是一团淡淡的红芒,将他硕大的头颅映照得愈发狰狞。

    这骷髅只一现身,一股恐怖的气息就已弥漫了整个洞窟。

    「起码是‘玄胎五重天’之上的鬼将!」

    慕寒心神微颤,没想到这洞窟内竟还隐藏着这么强大的骷髅鬼将。从其头颅内闪烁的红芒便可判断得出来,这骷髅鬼将的大致实力。

    对于骷髅来说,红se代表着血光。

    骷髅显lu出如此情状,便意味着他的骨骼内已衍生出了骨髓,只要再修炼下去,很可能会衍生出肌肉血液,重新化身为人,晋升鬼王。而想要衍生骨髓,最起码都得达到「玄胎五重天」。

    「将鬼将骷髅炼制成能够活动的道器,以这道器的气息隐匿自身的气息,果真是奇妙的想法。」那鬼将眼中红芒烁烁,啧啧的赞叹声响起,「若非你自己现身,我就算再探查下去,也发现不了。」

    「好狡猾的骷髅!」

    慕寒心念电转,已然明白过来,这鬼将肯定早就到了附近,只是一直探查不出自己的底细,这才始终没有出手。

    眼前这鬼将实力太强,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慕寒瞳孔微缩,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面逐步靠近的骷髅鬼将,脑筋却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转动起来。

    「你这人类虽然才是‘玄胎一重天’的修为,但能连杀我六大鬼仆,实力远超境界,正好可以取代那六个废物,成为我新的鬼仆!」那鬼将狰狞地大笑起来,声音在洞窟内回鸣,将人耳朵都震得嗡嗡不已。

    「呼!」

    正当这时,慕寒突然身躯暴退。

    「嘿嘿,想逃?」

    鬼将笑声骤停,身躯一晃,便如一缕流光〖ji〗射而出,顷刻间,和慕寒之间的距离便由十数米缩短至数米。

    「给我过来!」

    一声冷喝,骷髅鬼将那蒲扇般的枯掌突然探出,如五根修长的银白铁钩,狠狠地向慕寒头顶罩落。霎时间,便似高峰坍塌、巨浪覆压,骇人的压迫感将慕寒和他身前的的骷髅道器全部包裹在内。

    那枯爪一出现,慕寒便有种闯不过气来的感觉。

    在这一瞬间,慕寒的脸se却是异常冷静,面庞上没有显lu出丝毫惊惧,只是一边疾退,一边眼睁睁地看着那巨爪越来越近。

    瞬息过后,一阵针扎般的刺痛头头顶泛起,那巨爪裹挟而来的劲风将慕寒头发都掀得猎猎飞舞,甚至连头皮都似要绽裂开来。

    「就是现在!」

    慕寒双目暴睁,右臂前挥,口中发出如霹雳雷鸣般的怒吼,「灵皇剑气!」霎时,「紫虚神宫」疾速震颤,真元从玄胎内爆涌而出,冲向了慕寒右臂。

    在那里静静地躺着一道碧蓝气息,只是周围却有丝丝缕缕的白芒萦绕。

    当慕寒磅礴的真元涌来时,丝丝白芒瞬间被扯得七零八落,那道碧蓝气息竟是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仿佛在牢笼中沉睡了千万年之久的凶兽突然苏醒了过来,顺着慕寒手臂的前挥之势电射而出。

    这便是剑王厉秋水封印在慕寒〖体〗内的「灵皇剑气」。

    封印一破,剑气顿时释放出来。

    「嗤!」

    碧蓝剑气冲出慕寒右掌,宛如一道流光射向了对面骷髅的眼眶,极其恐怖的气息疾速蔓延开来。剑气所过之处,这处洞窟更是化作了一片碧蓝汪洋,飓风掀起狂暴无比的惊涛骇浪,似yu将前面的任何障碍都碾成齑粉。

    「唔?这是……」

    那骷髅鬼将完全没想到「玄胎一重天」的慕寒〖体〗内竟会爆发出「玄胎七重天」的剑气,竟是情不自禁地惊叫出声,也顾不得再去擒拿慕寒,枯爪就已诡异地倒翻而回,五指狠狠地划向那道碧蓝剑气。

    「砰!」

    震天动地的撞击声中,狂暴的劲道如潮水般bodang开来,一下就将慕寒和他的骷髅道器掀出洞外。

    双脚落在地面,慕寒迅速稳住身躯。

    只长出口气,慕寒便藏匿在骷髅道器身后,毫不停留地向远处奔驰。在他身后,却是地动山摇,无数道碧蓝莹光穿透厚厚的土层,迸射出来。下一瞬间,那洞窟就似变成了豆腐渣,轰隆隆地坍塌下来。

    浓浓的烟尘冲天而起,顷刻间就笼罩了方圆数百米空间。

    过了十数秒,那高大魁梧的骷髅鬼将才从已化作尘埃的洞窟中钻了出来。

    似感应到数里外那道疾速驰行的身影,他的脑袋瞬即扭向北方,却并没有追踪,只是颇为惊悸地呢喃起来:「‘灵皇剑气’?」

    「明明只有‘玄胎七重天’的强度,为何会隐含着如此骇人的灵hun气息?将那‘灵皇剑气’封印在他〖体〗内的是相当于命泉鬼王的人类强者?不、不,那人类强者很可能拥有可媲美万流境鬼皇的实力……」

    「……」

    「呼!」

    虽然并未发现那骷髅鬼将追赶上来,可为了保险起见,慕寒还是疾速驰行了近一刻钟才停下来,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还好有剑王长老的「灵皇剑气」,不但抵挡住了鬼将的攻势,更将他给吓住了。

    不过,刚才虽是有惊无险,慕寒心中还是敲响了警钟。

    从离开击败姬云竹、突破顾铮的阻截、回到古灵城以来的这段时间里,慕寒炼制超品道器、得剑王长老留在剑心楼、化武入道踏入「玄胎一重天」、进入疆场二层连续击杀数十骷髅鬼将……

    一路顺风顺水,竟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若是〖体〗内未曾封印「灵皇剑气」,刚才被「玄胎五重天」以上的鬼将拦阻,可就真的危险了。

    暗暗告诫自己一番,慕寒才将继续向前奔行,同时将刚才获取的鬼将灵晶一颗颗取出来,令「紫虚神宫」吸收里面蕴含的灵气和灵hun力量。当五颗灵晶全部吸取完毕时,刚刚翻阅一座山丘的慕寒和骷髅突然僵住了。

    只见山下数千米外,一道道巨大的石柱冲天而起,高耸入云,而在这些石柱之间,则是一幢幢巨大的石殿,连绵起伏、宏伟壮阔,占据了方圆数千米空间,宛如上天鬼斧神工雕琢而成的杰作。

    「‘战hun殿’!」

    脑中倏地闪过这三个字,慕寒顿时ji动起来,在疆场二层奔驰了那么长时间,终于来到了这里。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慕寒就要冲下山去。

    可想到刚才的教训,慕寒又硬生生地按捺住了xiong中的冲动,静静地伫立在原处,仔细观察起来。

    那「战hun殿」周围,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骷髅。

    在石殿的间隙中,也不时可以瞧见骷髅的踪影,只是慕寒目前看到的骷髅,恐怕就超过了一万。尽管全部都是躯体灰白的骷髅鬼兵,可数目太大,即便是「玄胎七重天」的强者,恐怕也不敢硬闯。

    慕寒有骷髅护身,倒是不必担心这些鬼兵。

    只是按照这一路行来的经验,鬼兵大量聚集之处,必有鬼将。整个「战hun殿」内的鬼兵起码有数万,鬼将的数目肯定也少不到哪里去。「玄胎三重天」之下的鬼将,慕寒无所畏惧,而「玄胎四重天」之上的,要是遭遇了,就有些麻烦了,尤其是像刚才那种意境衍生出骨髓的鬼将!

    慕寒〖体〗内封印的「灵皇剑气」只剩四道,理论上可让慕寒避过四次危机,可若是好几个「玄胎四重天」的鬼将同时出现,恐怕「灵皇剑气」也不一定能够管用,要向安全吸收「战hun殿」内的灵hun力量,得想个万全之策才成。

    「轰!」

    倏地,一声撼天动地的巨响把慕寒惊醒过来,连忙循声望去,却见「战hun殿」东南角的骷髅鬼兵突然sao动了起来,原来是有大群鬼兵从那边的峡谷中惊惶地逃窜了出来,一下就打破了这片天地的沉寂。

    「有人来了?」

    慕寒念头一闪,身躯微动,就和骷髅道器藏在了隆起的小土丘后,密切地关注着那边的动静。只过了一小会,ji烈的呼喝声便钻入慕寒耳中,竟有十六道身影紧随着骷髅鬼兵也从峡谷内冲了出来。

    真元凝聚在瞳孔内,慕寒运集目力,瞬即便将那十六道身影看了个真切。

    「姬云竹?顾铮?」

    刹那过后,慕寒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异se,他竟在那群武道修士中发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这群修士当中,只有两个女的,除了姬云竹外,便是修士队伍前面那名青袍女子,容貌竟和姬云竹有些相似。

    「‘玄胎七重天’的姬云烟?」

    慕寒下意识地想起郁金香长老的提醒以及在古灵城街道上听过的传闻,心中禁不住咯噔一跳,据说自己炼制道器的时候,姬云烟就到了古灵城,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只是不知她们跑到这「战hun殿」来做什么?

    短暂的惊诧过后,慕寒心思急转,那群修士既然由姬云烟带领,应该都是羽龙天宗的弟子,而且还全部都是玄胎境弟子。十六个玄胎境的修士跑到这战hun殿来,目的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