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168 记忆

    ^

    「太神安!太神元!太神心!」

    太清沉声怒喝,英俊的面庞上笼罩着浓浓的yin霾,「追踪我的竟换成了你们这三个叛逆!能够避开我的感应,看来‘太上天’将‘太微星盘’都交给了你们。为了杀我,那老家伙倒是舍得下血本。」

    「你若不死,太皇他老人家怎能心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狰狞地大笑起来,「太清,你今天可以安息了!」

    话音未落,那老者探手往前一抓,身前虚空便突然绽裂开来一道数百米丈的空间裂缝,如同黑幽幽的巨兽向太清扑咬而去。

    一时间,整个天地都暗淡了下来、

    「想杀我?倒要看看你们三个逆贼是否已经做好了舍弃xing命的准备!」太清身影向前暴射而出,右手却在慕昭仪腰间一拍。下一刻,四周天地急剧变幻,慕昭仪飘落在地时,竟已出现在了海畔。

    ……

    太阳东升西落,慕昭仪在海边焦急地等待着。

    「呼!」

    虚空突然撕裂,一道血红的身影踏步而出,双脚刚踩上实处,便再也站立不稳,扑通一声,便摔倒在地。

    这人赫然就是太清,不仅衣裳被鲜血染得通红,左xiong处竟还多出了个碗口粗的通透血洞。

    「太清大哥。」

    慕昭仪呆了一呆,连忙扑上去将太清浮起,看到他xiong口后,双手不自禁地颤动起来,眼中泪珠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昭仪,别哭。」

    太上清抬起右手,艰难地抚去慕昭仪脸上泪珠,chun角挤出了一丝笑容,「太神安、太神元和太神心那三个老东西都被我杀了,‘太微星盘’也抢了过来,可惜,我还是没能撑过他们的联手一击,怕是看不到小家伙出世了。」

    「太清大哥……」

    「这小家伙拥有我的‘灵虚神族’血脉和你的‘五行真灵’法体,必能继承我族数万年都不曾有人融合过的‘紫虚神宫’。可惜,只有灵hun衰弱到极致,躯体处于将死未死、将生未生之境时,‘紫虚神宫’才会苏醒。没有我为他进行引导,他怕是永远都没有融合的机会了。昭仪,小家伙出生后,你便按照我教你的方法,将‘紫虚神宫’从他体内抽离出来,让他如普通人那般过完一世,否则,反倒会害了他的xing命……」

    「……」

    ……

    烈山城,慕家。

    「说,这个孽种是谁的?」

    厅堂内响起气急败坏的咆哮声,慕青山如同一只暴怒的雄狮,面庞胀红,双目充血,口中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堂下,大腹便便的慕昭仪跪在地上,神se憔悴,一语不发。

    「不说?不说也罢,把这孽种打掉,你就还是我的女儿!」慕青山怒意高涨,额头上青筋抽动。

    「不!」慕昭仪轻轻摇头,语气却是无比坚决。

    「好!好!好!」

    慕青山暴跳如雷,「没想到我慕青山竟教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从今往后,你便不是我慕家人,给我滚出慕家,滚出烈山城!」

    ……

    灯光通透的房间内,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孩躺在chuang上,黑亮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不时地咧开小嘴咯咯大笑,极其可爱。

    chuang侧,慕昭仪静静地盘坐着,骈起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点着婴孩的眉心。

    「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轻微的颤鸣声在卧房内回dang开来,一座小小的紫se宫殿竟从婴孩的眉心处浮现出来,快速融入到慕昭仪左掌的玉坠中。片刻后,慕昭仪长舒口气,脸se却是变得异常苍白起来。

    「终于将这‘紫虚神宫’抽取出来了。」

    将玉坠挂在婴孩的脖子上,慕昭仪眼中满是溺爱,可chun角却已悄然溢出了一缕血丝,呢喃道,「好强的反噬之力!怪不得太清大哥一直叮嘱我要用‘紫玉生烟诀’修炼至道境后再动手,否则神hun受创,神仙难救……太清大哥,我没有按照你说的去做,你不会怪我……我这就要来陪你了……小寒,你要好好活着……好好活着……」

    慕昭仪伏在chuang沿,声音越来越弱,可脸上却悄然浮起一丝恬静的微笑,意态安详,似乎没有察觉到丝毫痛苦。

    ……

    至此,慕昭仪的记忆嘎然而止。

    慕寒如梦初醒,之前的那些画面似乎还在脑海中不停地闪烁,令他心神震动。

    这个时候,自他灵hun附生到这具躯体后就存在的那个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原来,之前的那个慕寒并非没有心宫,而是作为「紫虚神宫」的心宫在他极其年幼时,就被慕昭仪抽取出来,封印在那个玉坠中。那「紫虚神宫」要是始终留在慕寒体内,十八岁时还未能苏醒过来,他便将xing命不保。

    若是去年三月初,慕星河没有对他下杀手,不管他如何苦练,都不可能成为武道修士,只能永远如普通人那般活着。

    然而,慕星河的举动却让他生命逐渐消逝,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刹那,慕寒的灵hun突然填补了他躯体的空白,就在那极其短暂的一瞬间,慕寒正好处于「将死未死、将生不生」的境地。

    那「紫虚神宫」虽被封印在玉坠内,却始终与慕寒心神相连。

    于是,感应到慕寒的躯体状况后,始终沉寂的「紫虚神宫」终于开始苏醒。数日过后,彻底苏醒的它又再次融入慕寒眉心,让继承了这具躯体的他踏上了一条狂飙疾进的武道修炼之路。

    「没想到慕昭仪竟不是郁郁而终,而是在抽取‘紫虚神宫’时受到反噬而亡,她本可以不死,却是一心求死。」

    即便是对慕昭仪没什么感情,在看到那些记忆片段后,慕寒也不由自主地对她生出了敬意。

    只可惜,慕昭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逝后没几年,奶娘也跟着死去,结果儿子被接回慕家,受尽折磨;更想不到自己的儿子没有死于「紫虚神宫」的反噬,却死在了慕家族人手中,最后躯体内的灵hun随之变换。

    若是知道这些,恐怕她绝不会舍下儿子,以哪种方式离开人世。

    唏嘘片刻,慕寒回过神来。

    慕昭仪离世的刹那,她的灵hun被「紫虚神宫」吸收,逐渐消散,直到今日宫殿洞开时才被重新释放出来。虽说,她留存下来的都是些记忆片段,但也足够让慕寒大致明白十五年发生的旧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