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89 星云洞(上)

    ps:上章狼王金角凝缩后的长度是不足一尺,已修正。

    ……

    “嗤……”

    一缕尖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宛如流水,绵延不绝。

    烛影微微摇曳着,橘黄的灯光映照在慕寒一动不动的躯体上,让他身影显得越发庄肃。

    这个时候,慕寒的脸色已变得有些苍白,可指端那柄小小的纹刀却依旧莹光大绽,没有丝毫迟滞地在那根长不足一尺的金角上顺畅游走,深邃而均匀的刻痕不断从刀尖下迤逦而出。

    又是数分钟过去,纹刀骤然弹起,刀尖割裂金角的声音嘎然而止。

    “呼!”

    慕寒眼神微动,刚刚长吁了口气,指间便传来了一阵“喀嚓”的声响。垂眼一看,那柄纹刀表层竟出现了细密的裂纹,手指只是轻轻一动,那柄纹刀便化作无数的碎末飘落在地。

    慕寒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纹刀质量果然不行,用来制作低品道器倒是可以,而中品道器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还好它支撑到了最后一刻,并未在刻划道纹的中途碎裂。

    目光转到手上的金角时,慕寒满意笑了笑。

    如今已是他进入锐锋院的第三天。

    这三天,慕寒没有去练武场参加锐锋院的日常修炼,也没人到他的住处叫过。慕寒乐得轻松,将全部精力都用在这根金角上。

    这金角被慕青龙以火法力淬炼多日,凝缩成如今这么一点,可说是精华中的精华,可直接用来炼制中品道器。

    慕寒为这金角准备的纹谱,只有五十纹点,刚刚达到中品道器的底限。

    以前慕寒还从没尝试过刻划蕴含这么多纹点的道纹,所以在动手之前,慕寒特意花费三天时间用来练习。

    对于道纹师来说,法力与真气相互依存,三天下来,不但让慕寒的真气更加凝练,法力也越发精纯,于是在今晚正式行动。

    可慕寒曾经炼制的匕首相比,现在这道纹中的纹点增加了七倍还多,然而对心力和法力的消耗却起码增加了二三十倍。难怪慕青龙一再强调,要慕寒达到烟霞境后再炼制中品道器。

    这还是慕青龙专门针对慕寒说的,要是换成别的烟霞境道纹师,想成功刻划出中品道器的纹谱都极为困难。

    至于自己绘制出与器具契合的纹谱,那更是想都不用想。

    也是“紫虚神宫”的存在,慕寒对道纹的感应敏锐至极点,这才让他在内养境时,便拥有了独立炼制低品道器的能力。

    可要炼制中品道器,对慕寒而言也是有着巨大的难度。

    绘制出与金角契合的纹谱倒是颇为轻松,而刻划道纹却花费了慕寒大量的心力,心宫内的法力更是消耗一空。

    幸好,最终还是完成了。

    不过道纹虽刻划成功,淬炼道纹这最后一步,慕寒暂时有些不敢动手。刻划道纹就已有些勉强,淬炼道纹需要消耗更多的法力,对心力的损耗也极其巨大,若是淬炼失败,这金角很可能就会报废。

    “还是等实力提升到了百窍境,再来淬炼。”

    将金角收入怀中,慕寒抬眼一看,才发现窗外已透出了曙光。又盘坐在蒲团上修炼了片刻,待到心宫中的法力完全恢复,慕寒才第一次走出了这座锐锋院专门分配给自己的院落,向练武场行去。

    锐锋院规矩森严,日常修炼无故不得缺席。不想参加也可以,但是就得去星云洞挖矿来代替。

    日常修炼只是每天早晨,而挖矿代替却得一天。

    如何做出选择,自然不言而喻。所以,基本上所有的锐锋院弟子都是热衷于前者,而不是去挖矿。

    慕寒在自己的院落中足不出户地呆了整整三天,却始终没有人来打搅,既未叫他去参加日常修炼,也没有罚他去修炼。之前,慕寒沉迷在道纹中没有在意,可现在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走在宽阔的巷道上,不时可以见到三三两两的锐锋院弟子。

    他们和慕寒一样,都是前往练武场,可是在瞥见慕寒的身影时,几乎人人的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

    “果然有问题。”

    慕寒眯着眼睛暗暗观察了片刻,心中虽是警惕,却没有半点慌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没多久,慕寒就已抵达目的地。

    这时,练武场中已聚集着三四十名锐锋院弟子,或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或互相对练、或独自静坐。发现慕寒出现在场地边缘,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眼神颇为古怪,似同情,又似幸灾乐祸。

    慕寒环视一眼,便将他们的神情尽皆收入眼底。

    “慕星寒!”

    一声沉喝突然钻入耳中,慕寒循声望去,就见十数米外一个白衣少年正向自己走来,这人身躯修长,面庞白皙,丰神如玉,竟是俊美如女子,只是此刻他的脸色却险些有些阴翳。

    “星羽师兄,有何指教?”

    慕寒微笑着拱拱手。

    这人他认识,正是和云飘飘有婚约的慕星羽,当然这婚约已经成了过去式了,云飘飘已经被灵宝天宗的长老收入门下,背靠如此强大的宗派,在走之前肯定会解除这段自己不愿意的婚约。

    被人退婚,对男人无疑是件极为耻辱的事情。

    更何况是慕星羽这样的人,以前他还在选锋院时,就骄傲得如同一只小公鸡,进入锐锋院后更是如此。

    见他走向自己,慕寒看向他的眼神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同情的色彩。可让慕寒有些诧异的是,这慕星羽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却像是在盯着一个有着杀父之恨、夺妻之辱的大仇人。

    “指教我可不敢当。”

    慕星羽狠狠地盯着慕寒,冷笑道,“我只是代院首向你宣读一下锐锋院的一条规定。未曾请假、无故不参加锐锋院日常修炼一日,罚入星云洞挖矿三天;第二日未来,受罚天数翻倍;第三日又不来,受罚天数再翻倍……”

    “这么算下来,我连续缺了三日,该受罚二十一天?”

    慕寒眼皮微抬,慢条斯理地开口道。那天慕星树讲到这条规定时,说完一天不至受罚三天后,慕寒便好奇地向他询问洞中矿脉之事,将话题岔开,没想到后面竟还有加罚的措施。这一刻,慕寒终于明白为何始终没人来打搅自己,他连续不参加日常修炼的时间越长,受罚天数越多。

    若是慕寒五天不来,就要受罚九十多天;十天不来,受罚挖矿的时间就会长达数年!

    果然用心歹毒!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