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8 一拳撂倒

    “很好笑?”

    慕铁山大为恼怒,冷厉的目光环扫一圈,那些慕家子弟全都瑟缩着脖子,四周顿时鸦雀无声。

    目光回到慕寒身上时,慕铁山的面色才稍稍缓和一些:“慕寒,你将‘盘龙气’和‘子母拳’演示一遍。”

    慕寒点点头,轻吸口气,双目微阖,顷刻间便将脑中杂念驱除。

    “吼!”

    刹那过后,聂空双目暴睁,一记暴雷般的大喝冲出喉咙,左右两拳同时出击,宛如子母相随。

    那“盘龙气”的名字非常响亮,可实际上他只是一套呼吸的方法。

    修炼到极致后,吸气时如龙入海,呼气时却如龙升天。不管吸气,还是呼气,都有股非常强猛的气势。当然,平常时候,倒是无需像修炼时这般,不停地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般的吼声。

    至于“子母拳”,则是拳如其名。

    每个招式,都是双拳齐出。

    一拳为母拳,可做封挡之用,一拳而子拳,可用来偷袭。据说,这是慕家千年前的某位前辈,在观看一对母子跟人打架斗殴时创出的,母亲在前吸引对手火力,孩子则不断在后面觑准机会袭击。

    子拳可随时转化为母拳,母拳也可随时转化为子拳。

    这套“子母拳”看似简单,其实也是套颇为精妙的拳法。慕寒练习这两种武道功法七年,每日数百近千遍下来,不但彻底领会了它们的精妙之处,两种功法的配合更是到了妙至毫巅的地步。

    “呼!”

    慕寒身如游龙,拳风呼啸,势若惊雷。

    以“盘龙气”呼气时,母拳的攻势如暴风骤雨,将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展露得淋漓尽致;吸气时,子拳的攻击则是刁钻诡谲之极,让周围众人看了,竟禁不住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就在众人以为慕寒技止于此的时候,“盘龙气”和“子母拳”的配合又颠倒了过来。再过片刻,这两种功法的配合第三次发生变化,呼吸之时,忽而是母拳主攻,忽而又是子拳主攻。

    一套呼吸术,一套拳法……

    由慕寒施展出来,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化腐朽为神奇。

    最初,周围那些慕家子弟脸上还有点不屑和嘲笑,可到了最后,那种不屑的笑容全都尴尬地僵在了脸上。

    “吼!”

    又是一声穿金裂石的暴吼过后,慕寒身躯诡异地一扭,双拳蓦然收回至腰间,整个人再无半丝动静,如同雕塑。

    这极动到极静的变化,令人叹为观止。

    “呼!”

    数秒后,轻吐了口气,慕寒的身躯才又舒展开来,在那片方圆十数米的沙地上,则多出了数十个极深的脚印,一圈圈的呈圆环状。

    “好!”

    慕铁山醒过神来,狠狠地连拍了几下手掌,惊奇的道,“没想到你竟将‘盘龙气’和‘子母拳’修炼到了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除了力量上的差距,就算我亲自施展这两种功法,效果恐怕也不比上你。”

    众人惊愕地瞪大着眼珠子,即便他们也不得不佩服慕寒在这两种功法上的造诣,却没想到这位铁面教授竟对慕寒赞誉到了这样的地步。

    慕寒谦虚的道:“铁山师傅过奖了。”

    “‘盘龙气’和‘子母拳’而已,这种不入流的功法,就算练得再出色,又能有什么用?遇到我的‘虎爆劲’,一拳撂倒!”一个几不可闻的嘀咕声突然响起,酸溜溜的,对慕铁山的赞赏很不以为然。

    可惜,这声音虽小,又怎能瞒过慕铁山的耳朵。

    “慕星洪!”

    不到一秒,慕铁山锐利如刀锋的目光就落在了左侧一个身躯修长的黑衣少年身上,沉声道,“出来!”

    “铁山师傅,我……”

    慕星洪缩缩脖子,下意识地就想要藏到人群后面去,只是刚显露出躲藏的迹象,旁边的十数名慕家子弟就呼啦一下向周围散开,只剩他孤零零地立在那里,不由颇为尴尬地讪笑了起来。

    慕铁山冷笑道:“看来你对自己修炼的‘虎爆劲’很有信心,那就和慕寒切磋切磋。你若胜了,一切休提,若是败了……”

    “打扫一个月选锋院。”

    “是!”

    慕星洪闻言,顿时喜出望外,抬头挺胸,有些玩味地瞥了瞥慕寒,信心十足,“铁山师傅,我绝不会失败。”

    “慕寒,你可愿意和他试试?”慕铁山又看向慕寒。

    “我没意见。”

    慕寒摇头一笑。

    对面那个叫慕星洪的家伙,他非常熟悉,今年十五岁,九岁修炼,在选锋院一层区域呆了整整六年,修为还停留在外壮境的巅峰。这倒不是说他资质很差,只是他从没将心思花在修炼上而已。

    在打扫选锋院的这么多年中,慕寒没少挨他的拳头。

    若慕寒还是地球上的那个普通上班族,或许会有点发怵,可他现在这具身体拥有那么多年的打架经历,昨天又亲自感受了一番修炼的艰辛,如今实力暴涨,慕寒哪会惧怕这样的一次切磋。

    转念间,慕寒也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很好,那就开始!”

    慕铁山摆摆手,冲两人示意。

    他话音刚落,慕星洪就两步跳到慕寒身前数米外,一口气呵在自己的拳头上,戏谑的笑道:“拳头又有点痒痒了,慕寒,我的‘虎爆劲’……”

    “砰!”

    慕星洪话没说完,就突然发现慕寒的身影已来到自己面前。旋即,腹部就传来一阵绞痛,慕星洪如同被阉割了一刀似的,嗷的一声嚎叫,身躯倒飞了数米,虾米般簌簌颤抖,蜷缩成一团。

    这变化快得惊人,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慕星洪就飞了出去,顿时都有些傻眼。

    “慕星洪,打扫选锋……”

    “铁山师傅,我还没败!”

    慕星洪居然捧着肚子,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截断了慕铁山的话茬,而后深吸口气,有些气急败坏地瞪着慕寒,“慕寒,你真是太无耻了,居然趁老子说话时偷袭,看老子的‘虎爆’……”

    “呼!”

    慕寒身躯一扭,再次如灵蛇般晃过数米空间,左拳诡谲地顶在慕星洪下巴,右拳再次轰中他腹部。

    正是子母拳中的“子母藏龙式”。

    “嗷!”

    又是一声惨嚎,慕星洪往后腾飞,跌落在十余米外,身躯再次佝偻起来,继而艰难地抬起一根手指,哆哆嗦嗦地点着慕寒:“你……你居然又趁老子说话时偷袭,慕寒,我……我跟你没完……”

    这番话说完,他脸色更是苍白。

    慕寒在自己两只拳头上呵了口气,冷笑道:“我的拳头比你的拳头更痒痒,它们等不及听你把废话说完。”

    “慕星洪,打扫一月选锋院!”

    本就被慕寒那嘲讽的目光刺激得想要吐血的慕星洪,听到慕铁山的这番话后,直接脑袋一歪,昏厥过去。

    “切磋都已开始,还在啰啰嗦嗦,这也幸好是切磋,若是对敌,脑袋早就被人一拳打爆,这么多年全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慕铁山对躺尸的慕星洪没有半点同情,板着脸呵斥了几句,怒火又转移到周围的那些少年孩童身上,面庞如同冰冷的铁块,“杵在这里做什么,全都给我滚去修炼!慕天山、慕天罗,把他抬到药室去。”

    众人噤若寒蝉,除了被点中的两个倒霉蛋,其余马上做鸟兽散。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