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5 三月初三

    “你……”慕天澜没想到慕寒会这么回答,一时有些语塞。

    “慕寒,你还敢顶嘴?”

    “你连续五天不来,害得我们两次没来得及在训练前将选锋院打扫干净,被教授惩罚责骂,这个账该怎么算?”

    “没错,慕寒,这都是你害的!”

    “……”

    慕星空俊脸阴沉,眼神闪烁,可慕星峰和慕天宇却已忍耐不住,气愤填膺地围拢过来,摩拳擦掌。

    在以前,慕寒都是天不亮就会提前跑到选锋院来,等那些受罚的慕家子弟到达时,选锋院已扫完近半,每天都可轻松完成任务。

    对此,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可谁都没想到,慕寒竟会连续数天不至。特别是那第一天,他们来得最迟,也被惩罚得最狠。

    几天下来,他们清扫选锋院的时间全部延长了两个月。

    一看他们的架势,慕寒就知道今天不可能善了了,唇角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嘲弄,瞥着几人,嗤笑道:“别说只是五天没来,就算我今后天天不来,你们又能奈我何?闪开,好狗不挡道!”

    “小杂种,你敢骂我们?”慕星峰几人的脸色刷地一下就阴沉了下来,瞪着慕寒,凶相毕露。

    “我骂的是狗!”慕寒挥了几下扫帚。

    “小杂种,真是皮又痒痒了,揍他!”慕星峰似乎早料到慕寒会这么回答,大喝一声,早就握好的拳头旋即挥了过去。旁边的慕天宇、慕天澜两人也都一脸戏谑地捏着手指,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

    “慢着!”

    就在这时,慕寒却突然大叫。

    慕星峰的拳头堪堪停顿在慕寒鼻前,可袭来的劲风却已将慕寒额角的头发掀动:“小杂种,害怕了?想求饶?”

    说话时,他眼神中露着些微的意外。根据以往多年的经验,慕寒这个时候绝对会挥拳迎了上来,而不是喊他住手。不仅是他,慕天宇和慕天澜听到慕寒这突如其来的叫声,也都是颇感诧异。

    唯有慕星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始终一语不吭,只是眉头悄然蹙起。

    “求饶?我活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慕寒不屑地撇撇嘴,而后有意无意地斜睨了不远处的慕星空一眼,“我只想在动手之前,告诉你们八个字而已:三月初三,菊花湖畔!”

    “三月初三,菊花湖畔?”

    慕星峰、慕天宇和慕天澜呆了一呆,满头雾水。

    三月初三,就是六天前,因为三月初四慕寒没来清扫选锋院,害得他们被重罚,所以记得清清楚楚。

    菊花湖,则是烈山城西的一处美景,因形似菊花而得名。

    三月初三,在菊花湖畔做什么?

    这八个字,每四个字放在一起,意思都非常清楚,可全部连起来,却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杂种,敢消遣我!”

    瞧见慕寒脸上那抹古怪的笑意,慕星峰有种被戏弄的感觉,顿时恼怒起来,紧握的拳头再次挥了过去,拳风呼啸。

    “住手!”

    然而,拳头还没碰到慕寒的身躯,又一个声音冷不丁地把慕星峰叫住。

    几乎同一时刻,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突然闪电般地从旁侧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慕星峰的手腕。

    “星空?”

    慕星峰大怒,就要发作,可抬眼看见那只手掌的主人时,不由怔了一怔,阻止他的居然是慕星空。

    见状,慕天宇和慕天澜两人也都是愕然不已。

    慕星空好似没有察觉到他们的惊诧,松开慕星峰的手腕,自顾自的笑道:“算了,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小事动手。”

    一听这话,慕星峰三人更是难以置信,眼珠子都险些从眶里瞪出来,说出这句话来的真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慕星空?

    他们四人虽辈分不同,可从小一起长大,对慕星空的禀性非常了解,别看他容貌俊秀,却是个非常心狠的人,以前几人一起和慕寒打架时,唯有他下手最狠,可他今天居然主动放过慕寒?

    实在是匪夷所思!

    “星空,你没病?”慕天宇愣愣的道。

    “你们看我的样子像是个病人么?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慕家人,能不伤和气就不伤和气。好了,我们去把扫帚拿来,也赶紧开始,要是再没扫完,惩罚又会加重了。”慕星空笑道。

    “这……”

    慕星峰、慕天宇和慕天澜三人心中非常别扭,目光在慕寒和慕星空身上逡巡,都隐约有种感觉,两人之间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而那秘密很可能与慕寒刚才说的那八个字有极大的关联。

    不过,他们也不好深究,只能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等等!”

    慕寒却再次叫住了他们,慢条斯理的道,“慕星峰、慕天宇、慕天澜,你们说说,到底谁才是小杂种?”

    慕星峰一怔,那张面庞瞬即胀成了暗红色,两眼中似能喷出火来:“小杂种,你不要太过分了!”

    慕天宇咬牙道:“看在星空的面子上,我们不再难为你,怎么,难道你还要我们向你道歉不成?”

    “一个连爹都没有的人不是小杂种,谁是小杂种?”慕天澜更是嘴不留情,恶狠狠地冲慕寒晃了晃拳头。

    “……”

    慕寒也不说话,不闪不避地迎着他们凶狠的眼神扫过去,最后却落在了慕星空身上,略显稚嫩的面庞上没有丝毫惧意。

    慕星空面色微沉,唇角不易察觉地抽动了几下。

    过了片刻,他却摆摆手,洒然笑道:“慕寒说得对,大家都是同族,的确不应该这么骂他,星峰、天宇、天澜,快向慕寒道歉。”

    “什么,星空,你要我们向这个小杂种道歉?”

    “整个烈山城,谁不知道他是小杂种!”

    “没错,凭什么向他道歉!”

    慕天澜、慕星峰和慕天宇都有些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慕星空的话,让他们简直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道歉!”

    慕星空口中迸出两字,语调却猛地低沉了几分。

    “你……”

    慕星峰心中微凛。

    四人向来以慕星空为首,他看得出来,慕星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当下将胸中的怒火压了又压,两眼恶狠狠地瞪向慕寒,咬牙切齿的道:“慕寒,你赢了!你不是小杂种,我才是小杂种。”

    丢下这句话,慕星峰转身就向选锋院这层区域的边缘走去。

    “小杂种慢走。”

    慕寒哈哈大笑。听到这几个字,那慕星峰身影微顿,脚下一个趔趄,竟是险些一头栽倒在沙地里。

    慕天宇和慕天澜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可慕星峰已服软,他们也不敢违抗慕星空的意愿,也只能含恨道歉,灰溜溜地离开。

    数秒功夫,慕寒身前就只剩下慕星空一人。

    “慕寒,你胆子真大,竟敢逼他们道歉!”慕星空眯眼瞅着慕寒,声音低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是我逼的,是你逼的。另外,我的胆子远没有你大!”慕寒笑容微敛,非常平静的道。

    “好!很好!”

    慕星空直勾勾地盯了慕寒一会,倏地展颜而笑,向慕星峰等人身后走去,转身时,那双眯起的眼缝中却似闪过了一道冷芒……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