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1 烈山城

    越国,烈山城。

    晨曦初露,光线斜斜洒落在城西一处略显破败的院落中,更有几缕悄悄爬过窗子,钻入了里面的卧房。

    临窗的床榻上……

    慕寒双眼闭阖,眉头紧锁,面庞痛苦扭曲,汗珠涔涔而出,双手更是深陷床单,将指节捏得发白。

    “啊!”

    突然,慕寒惊叫着睁开眼睛,弹身坐起,清秀的脸上毫无血色,如缺水的鱼儿那般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过了好半晌,慕寒的呼吸才渐趋缓和,惊魂甫定地抹去额头冷汗,眼中却依旧残留着惊悸之色。

    这已经是他连续三天做噩梦。

    三天前,慕寒还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人,踏踏实实工作,平平静静生活,可一次同事聚会后酒醉醒来,却发现一切都变了。

    地球诡异消失,他来到了一个充斥着武道修士的世界。

    电脑、手机、汽车等似乎全都成了梦境中才有的东西,甚至连他自己的面貌都被彻底改变。

    他这个二十八岁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十五岁的俊秀少年,脑子里也多出了这个少年的所有记忆。

    这少年也叫慕寒。

    在烈山城慕家,他可说是个另类。

    他母亲慕昭仪是族长中年所得的女儿,爱若珠宝。那慕昭仪容颜绝世,资质惊才绝艳,修炼速度快得惊人。假以时日,她必定能成为慕家有史以来最强修士,家族上下都对她报以厚望。

    然而,这种厚望最后却变成了失望。

    慕昭仪十七岁那年,曾外出游历,可归来后却突然有了身孕。

    族长勃然大怒,逼她说男人来历。慕昭仪不听,族长更是恼恨,一气之下将她逐出慕家,从此断绝父女关系。

    当年,这事在越国传得沸沸扬扬,令烈山慕家颜面大失。

    慕昭仪最终还是将慕寒生了下来,可她自己没过两年就郁郁而终,只剩慕寒和奶娘相依为命。

    慕寒五岁时,奶娘病逝,他被族长派人接回慕家。但是,他并不受外公待见,十年来从没看过他一次。

    在慕家的十年,他虽不会挨饿受冻,却也受尽了白眼和嘲讽,不仅因为他是让慕家蒙受莫大羞辱的私生子,更因为他虽继承了母亲出众的容貌,却没有继承母亲在武道修炼上的绝佳天资!

    他……没有心宫!

    心宫,是人类修炼武道的根源。

    它藏在眉心之内。

    心宫越广阔,便代表资质越好。

    孩童在八岁左右,心宫便会发育成熟,大多数人也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正式接触修炼。别人不能修炼,是因为心宫太过窄小,达不到引动天地灵气所需的底线,而慕寒却是直接没有心宫。

    心宫窄小,还能通过某种手段进行拓宽,而没有心宫,则是完全断绝了进行武道修炼的机会。

    由于这个缘故,慕寒没少被同龄的慕家子弟欺侮。

    就在五天前的傍晚,他就被人打成重伤,在家里硬撑了两天,终究还是没能挺过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他死亡的同时,这具受伤的身躯莫名其妙的被地球上的慕寒所占据,可仍旧虚弱不堪,三天来,慕寒从没离开过院落。

    “这家伙也真够命苦的。”

    慕寒摇摇头,有些同情地叹了口气。

    可想到自己以后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见不到那边父母亲朋,只能顶着这具躯体的身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慕寒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苦涩起来,也许,地球上的自己真的已经酒醉而死。

    过了许久,慕寒才心绪稍定,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枚玉坠。

    玉坠极小,只有拇指大,晶莹剔透,光润异常。而在玉坠的中心,则有一幢精美的紫色宫殿图案。

    殿门上,“紫虚”两字清晰可见。

    这枚玉坠是慕昭仪留下来的。占据这具身体,融合了对方的记忆后,不时地掏出玉坠看看,几乎成了慕寒的本能。

    “咦?”

    片刻后,慕寒倏地轻呼出声,颇为诧异地睁大了眼睛,那幢小宫殿透散出来的紫意竟将整枚玉坠都染成了紫色。

    之前佩戴了十五年,这玉坠都没有任何反应。

    可自从慕寒三天前在这个世界苏醒过来后,玉坠内的那幢宫殿就开始有细微的紫色气息透散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紫意也是越来越浓。到现在,最初的雪白玉坠已是紫光灿然,那宫殿似要从里面浮现出来。

    倏地,玉坠轻轻颤动起来。

    慕寒更感惊奇,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那玉坠颤动得渐趋激烈。十数秒后,颤动几乎变成了跳动。

    “嗡!”

    又是十数秒过去,一阵清脆的嗡鸣声激荡而出,那枚玉坠竟神奇地摆脱了挂绳的束缚,飞快地跳了起来。

    慕寒嗔目结舌,那枚透着紫意盎然的玉坠在他瞳孔中不断放大。

    瞬息后,玉坠闪电般没入眉心。

    “咝!”

    慕寒倒吸口凉气,顿时如梦初醒,连忙抬手一摸,眉心却是光滑如常,并未因玉坠的进入而感觉到不同。

    将床头的镜子拉过来,照照眉心,还是没有异常。

    慕寒心中惊疑不定,若非脖子上那条空荡荡的挂绳,证明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并非虚幻,他非得以为自己眼花了不可。

    玉坠真的进去了?

    慕寒又是惊愕又是担忧,眉心陡地一阵轻颤,竟有丝丝缕缕的清凉气息从中散溢而出,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凉意所过之处,慕寒如沐春风,身躯因受伤而留下的疼痛和不适转眼间就被驱除得干干净净。

    顷刻间,慕寒就精神奕奕,伤势尽去。

    这种变化,更让他觉得匪夷所思。当凉意散去,慕寒也从惊异中醒过神来,条件反射般地把注意力集中到眉心。

    这样的行为,之前的那个慕寒已尝试过无数次,他现在几乎不用费什么劲,心神就完全沉静下来。他有种感觉,刚才的变化,肯定与前一刻消失在自己眉心内的玉坠有着巨大的联系。

    意念间,慕寒脑海中竟浮现出了一处近乎透明的巨大空间,极其广阔,仿佛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心宫!”

    慕寒心神大震,脑子里下意识地跳出这两个字眼。

    在融合的记忆中,之前的那个慕寒从八岁起就开始尝试感应心宫的存在,可惜始终没有任务收获,到了最后,他已是完全绝望。可如今,自己只是念头稍动,就有如此庞大的心宫呈现出来?

    这巨大的反差,让慕寒瞬间呆住了!

    ……

    ps:新书上传,求推荐票票,求会员点击,求收藏~~大家多多支持噢~~最后再ps下,本次穿越没什么特别用意,只是增加点代入感,大家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咳咳,当然,有读者非得纠结,我也木有办法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