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看日出

    迷踪林里的月夜还真是美,难怪栀娘曾说这里的星星比边城的星星大,她宁愿留在这里一辈子。

    木桥上,凌寂云仰望着夜空,想起往事种种,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身后有轻微的动静,在这里除了他这外还会有谁这般高的武功造诣?“我总算明白当初华虚子前辈为何定下进来迷踪林的患者必须失明的原因了。”

    药王坐在了木桥上,笑道:“说来听听。”

    “这里的一切都是令人向往的,而人心却是最难揣测的,他如此决定的目的不外乎想保护这里而已。”凌寂云微笑着说,却依旧没收回观星的目光。

    药王却没有应下凌寂云的话,而是收敛了神色,道:“我以为受伤那个肯定会是你。”

    “你疼栀娘,不想让她伤心,所以让她延续我一个月的生命到迷踪林找你。”垂眸看着月下碧光闪闪的湖水,几尾枯叶鱼正悠闲的游来游去。

    “我潜藏在连鹤楼的时候,发现连鹤楼主用眼睛从番邦换来了一种叫做鬼泣灵的毒,我不知道那种毒有什么作用,却知道那是专门拿来对付你的。”药王深吸了口气说:“于是我趁看管之人侧身之际,迅速偷了一顶点儿拿回迷踪林里研究,虽然不能断定你一定会中毒,可以防万一还是希望能在中毒来到迷踪林之前将解药研究出来。”

    “在御书房你没告诉我,只说了盅虫之事,怕是因为你也没有把握对吗?”

    “哼——。”药王道:“若不是因为栀娘,你们这些破事儿,我才懒得管。”

    “你的解药研究出来了么?”凌寂云垂眸问。

    药王左手托住右手手弯,捋着雪白的胡须,说:“你以为煮饭呀,哪那么容易。”白了凌寂云一眼,继续说:“而且那鬼泣灵甚是奇怪,从来未曾见过,不清楚它对人体的害处到底有多大,现在也只是理清一点头绪就被卡住,本来亲自去趟番邦,若你们晚回两日,便见不到我了。”

    “凌寂华用眼睛换来的鬼泣灵,服用后会令人功力大增,可却会减少寿命,他会用此一招,怕是那夜志在必得吧。”凌寂云叹道。

    药王道:“呵呵,我就觉得奇怪嘛,是毒怎会研究不出解药呢。”

    凌寂云笑而不语,药王又说:“栀娘怎么会伤成这样?”

    凌寂云拧眉,回想起了那夜的一幕,许久才叹息道:“替洵儿挡了凌寂华一掌。”

    袭来的夜风凉凉如丝,有枯叶鱼跃出了湖面,犹如昙花一现。

    “风清说栀娘本该当场气绝的,可她却留有余息,怕是老天爷可怜我和孩子吧。”仰起头,凌上云幽幽的说。

    药王不屑的微摇头,说:“什么老天爷可怜,是因为我之前救她那次给她服下了天香豆寇。”

    “你是说武林至宝天香豆寇?”

    药王点了点头,凌寂云笑道:“从第一次遇到栀娘开始,我就觉得她是一个很神秘的女子,从她的淡漠到医术,从彩雀到迷踪林,总之她的一切都深深的吸引了我,我这就样深深的陷了下去,现在想来她一定是上苍赐给我瑰宝,一次一次的将她夺走,却又一次一次的将她送回我身边。”

    药王站起来身,拍拍屁股,拉长的音调说:“我可不管什么瑰宝不瑰宝的,我只知道你答应我的话没做到,让她受伤了。”

    看着药王离开的背影,凌寂云也不免有些自责起来,曾几何时,无数次的保证与起誓,可却总是在无意中违背诺言,让她或多或少的受到伤害,自己的给予亦总是让她为难,栀儿,我该把你怎么办?

    日子过得飞快,一晃就是旬月时间,只是躺在床上的人儿依旧那张平静的睡颜,急坏了凌寂云,却又不敢多问,毕竟她的生命得到了保证,药王不会害她。

    又是夜,记不清这是来迷踪林里后的第多少个夜了,凌寂云每夜都守在栀娘的身边,他想她醒来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他。

    桌台上的烛光温暖了整间屋子,窗外的树枝、树叶,摇曳了满窗梭的影子。

    栀娘缓缓的睁开眸子,一阵朦胧之后逐渐清晰,熟悉的窗棂,熟悉的树影,原来自己回到了迷踪林了。

    一定又是师公救了自己罢,真没想到自己竟如此长命,或许真像凌寂华说的,上苍真的特别眷顾自己,在失去父母后,给了自己一个慈祥的师公,一个相爱的夫君,两个可爱的孩子,爹娘泉下若有知也会感到欣慰吧。

    想动动身子,才发现手正让某人紧紧握在手心里,此时的内心如同他手掌里的温度,暖暖的。将手抽了出来,捋着他微乱的发丝,温柔一笑。

    凌寂云感觉到头上痒痒的,猛然抬首,深遂的瞳眸盈满了感激与泪水,吻了吻她的手,轻声问:“睡得好么?”

    “你瘦了。”栀娘轻轻的抚着他的脸,满眼的心疼。

    凌寂云温柔的笑道:“那你可要快些好起来,把我为你担惊受怕失去的重量给补回来。”

    栀娘笑而不语,一个深情的眼神,足以等同千言万语,那还说什么呢?

    窗外响来鸟雀的声音,林子里的一切都在轻轻燥动,凌寂云轻声的问:“想去听日出么?”

    栀娘微微的颌首,凌寂掀开了被子,拿过自己的外袍套在她的身上,抱起她打开了房门。

    天边显出了鱼肚白,悄悄的感染了夜,周围缓缓的亮了起来。

    木桥上,栀娘靠在他宽阔的胸怀里,他揽着自己的腰,一起看向东的方向,听着林间雀鸟欢鸣,迎着金日涌出云层,阳光柔柔的围在自己身边,温暖且惬意。

    迎着湖面上吹来的晨风,凌寂云紧了紧怀里的栀娘,说:“这就是我曾听到的日出么?”

    感觉到她颌首,凌寂云又说:“真美,一定是上苍让我的栀儿在这里长大,然后等着与我相遇,成全我一生的幸福,我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栀娘幽幽的说:“贪嘴——。”

    “你不相信我的真心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