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重伤的汪洋

    那日,凌寂云早知事情不会那般简单,趁栀娘与孩子在御花园嬉戏时,暗中让人去雅絮宫查找,果然找到了一包相同的成份的媚药,事实摆在眼前,她的目的已然是召然若揭了,若让她得承,成功的将茅头指向栀娘,在宫里这些事情本就忌讳,就算他相信她,也只怕届时栀娘是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楚的。

    那些事?看来她对自己做事情远不止姚谨那一件,风清不愿意说,自己亦不想问,人已成这样了,就让一切随风吹过吧。

    “小白,你等等,小白。”锦鲤悠闲的摆动着尾巴,落溪跟着追了上去。

    “溪儿,爷爷给你抓上来好不好?”

    听着司徒零宠溺的声音,栀娘觉得落溪真的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孩子,司徒零对自己有意见,却那般的喜爱的落溪,说:“师哥,我们也去看看吧。”

    风清点点头,和栀娘一起朝那一老一小的身影走去。

    连绵不断的漆黑温柔了夜,有序的昏黄缀满了长长的回廊,夜风拂落的枯叶,飘飞了一地的惆怅,留下了满树的凄凉。

    栀娘做了宵夜,牵着落溪的手走向了御书房的方向。

    隐约中仿佛有种不祥的预感,看医书不由自主的走神,做女红不小心扎手,连给两个孩子穿戴衣衫都系错的衣袂。也许是休息不好罢,栀娘这样安慰自己。

    走在回廊里,不时路过的宫女太监向她行礼,他们都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子在皇帝心中有着怎样的地位。

    栀娘只是淡淡的笑着,默默的接受,这一切是凌寂去想守住的,却也是凌寂华想夺回的。自古成者王,败着寇,为了那一袭崇高地位,不惜血流成河,枯骨成堆,是可悲抑或是可壮,都只待留由后人评说。

    御书房外,两名太监远远就看到栀娘牵着落溪走了过来,便提前进去通报了。

    待栀娘与落溪到时候,左边的太监上前,躬着身子道:“主子,奴才已经通禀过了,您和公主请进吧。”

    栀娘笑着说:“我和溪儿不进去了,你将这夜宵给皇上拿进去吧。”

    太监接过,“是,主子。”

    落溪偏着小脑袋不解的问:“娘,我们为什么不进去?我想爹爹了,溪儿已经两天没见过爹爹了。”

    栀娘轻轻的拉着女儿的手说:“溪儿乖,爹爹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不可以进去打扰,跟娘回雅絮宫吧。”

    落溪乖巧的点了点头,栀娘牵着落溪正想转身离去时,回廊里传来一阵慌乱的步筏,火把在夜里那样的明亮,将路过的一切都变得通红。

    担架上抬着一个人,越来越近了,看清了躺在担架上的人满身是伤,衣衫早已被染成了红色。

    当看清是汪洋时,栀娘吓了一跳,几日不见怎会变成这个样子?止住担架看着那苍白的脸色,微凉的身子说:“汪大哥,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问着抬担架的侍卫,他说:“属下也不知道,只知道汪洋军一身伤寅夜入城,本想带他下去诊治,可汪将军一直说要见皇上,属下猜想汪将军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情禀报,这才将他抬进宫来。”

    “汪洋——。”凌寂云得到禀报,拧眉从御书房里箭步跨了过来。“外面风凉,快抬进去。”

    “遵旨。”

    栀娘跟着走了御书房,桌台上的夜宵还冒着热气,可此时无人有心享用。

    凌寂云抱起汪洋的身子说:“汪洋,告诉朕,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满脸是血的汪洋睁开了眼睛,想说话,却吐了口血出来,落溪吓得闭上眼睛,一旁的司徒零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溪儿别看,啊。”

    栀娘取出银针,皱眉道:“先把他放平。”

    将汪洋的身子放平,栀娘急忙扎下几针护住他的心脉,又使力掐住他的虎口,痛楚会使他脑子稍清醒一点,有力气说话。

    汪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朦胧间看着栀娘正拧眉为他擦拭着伤口的血,栀娘说:“汪大哥,我知道你冒着生命危险进宫肯定是有事情,快说吧,说完了,栀娘给你治伤。”

    终于又听到她叫自己汪大哥了,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听到了,偏过头看着凌寂云说:“皇上,霆延皇—霆延皇—,您要小—心,他不是——不是人——。”

    凌寂云听得云里雾里,半个月前,汪洋来御书房告诉他发现皇城里有点珠丝马迹,请命追查下去,以汪洋的功夫,他当时也没多想,没想到再见时,他却伤成了这样。听他的口气,这事肯定与凌寂华有关。“汪洋,你到想底想说什么?”

    唇角又淌下了血,看着晕了过去,栀娘又掐他的人中,他又清醒了过来:“皇上,臣探——知霆——延皇用——了一种盅术,让他的功——力暴添数倍,臣不幸让——他发现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

    盅术?想起了凌寂华现在的样子,栀娘惊得微颤,凌寂云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投去让她安心的眼神。

    “糟了——。”凌寂云一声低吟,道:“师傅,凌寂华肯定已经潜入皇宫了,你快去让杨明谨慎防范。”又说:“传旨下去,务必小心谨慎,不可让歹人走趁虚而入。”

    “遵旨——。”屋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栀娘说:“汪大哥,你别担心,栀娘已经护住了你的心脉,你没有性命之忧。”

    “来人啊。”凌寂云朝外喊着,进来了门口的那两个小太监:“把汪将军抬下去,叫太医仔细照料。”

    “遵旨。”

    待太监将汪洋抬下去之后,凌寂云看着栀娘,问:“汪洋会怎么样?”

    他看到了自己眼里闪过的无奈心伤,含泪道:“我虽然护住了他的心脉,他没有性命之忧,可是他的五脏俱损,就算恢复健康,武功却会尽失,他是一个铁汉子,对于一个将军来说,没有了武功就等同废人,我怕他痊愈后会承受不住这个事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