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痴狂

    栀娘依旧淡淡的笑着,那笑容间溢满了幸福,只见她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句的说:“他在那儿,我就在那儿。”

    凌寂华摇着头,仿佛栀娘是他不相识的人,“你变了,你重新爱上了他。”

    “是么?从前事情因为不记得了,所以不想再去计较,如此重新爱上又有何不可?”不再看他,栀娘微垂眸道。

    “以前的你,只会把对他的爱隐放在心里,绝不会如此坦然的说出来。”

    心生无数的叹息,一时之间,栀娘竟无言以对。

    老板娘走了过来,拱手道:“主人,有人追来了。”

    凌寂华说:“想不到这么快就追来了,我既然答应了若依将你留给她处置,便不能食言,若天意让你不死,请转告凌寂云,本座已不在是以前的凌寂华了,若不是再等一个机会,本座早就蹋平了皇宫,鞭策他的尸体。”

    “你是什么意思?”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升,栀娘听得心惊的问。

    凌寂华只只淡淡的笑着,那笑里似有着千剑万刀,一切正整装待发,只差遇到那个夺走他一切的人,便会倾腔而出。“等你们在黄泉相会的时候,他自会告诉你的。”

    突然伸手点了栀娘肩上的穴位,“我差点忘了,栀娘小姐轻功盖世,若不防着点,不会称了连妃的心。”

    上半身子使不出任何力气,栀娘拧眉说:“他已经追过来了,连妃这样做不怕回不了宫么?”

    “哈哈哈——。”凌寂华张狂的笑着,随即一脸的冷漠:“你以为我能留着她回去跟凌寂云通风报信吗?只要他看到连若依亲手杀了你,我保证她会死得很惨。”

    栀娘缓缓的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道:“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表哥。”连若依边跑边喊着,只因凌寂杰曾说过凌寂华爱上了华栀娘,她害怕他心软让自己的希望给落空了。

    凌寂华立即换了一副嘴脸,笑道:“表妹,表哥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而且点了她的穴道,你想把她怎么样,随你处置,表哥有事就先走了。”

    连若依感激的看着那个恶魔,竟激动的哭了起来:“谢谢表哥成全。”

    凌寂华一行四人潇洒的走了,栀娘看着连若依一点点逼近自己,上半身使不出来力气,怀里的银针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难道天真的要亡自己吗?

    “你终于落到我的手上了。”连若依兴灾乐祸的站在栀娘面前,推了推她说:“走。”

    出了草屋,清脆的鸟鸣声依旧清脆。

    “你想带我去哪儿?”走在由数百层枯叶铺成的林子里,栀娘轻声问。

    听到栀娘的口气,连若依说:“不愧是栀娘小姐, 都这个时候了,说话还这么平静,若是换作他人定是跪地求饶了吧。”

    连若依并未告诉她会将她带向那里,而她也只是让她推着、走着。少顷,只觉得树木越来越少,流水声却越来越大,再走了几步,终于不再见树木,有的只是草地和悬崖。

    意识到连若依的目的,栀娘想到了落洵和落溪,她不能就这样死了,“你快走吧,不然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以凌寂云的能力,找到这里并不难。

    只可惜,让忌妒和猜疑冲晕了头脑的连若依,根本不会听信栀娘的话。“快走,你少吓唬我了,表哥已经点了你的穴位,你除了两只脚能慢慢移动外,还有什么危胁可言?”

    栀娘走得缓慢极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拖延着时间。“连妃,你如果还想在宫里待下去,就快点儿离开这里,皇上快来了。”

    又重重的推了栀娘一把,说:“皇上?皇上今日会和祥王一起巡视军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别妄想我杀你的时候,他会从天而降的来救你。”

    “你如此的处心积虑,到底想得到什么?”唯有与她说话,她的注意力才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腿脚上。

    “得到什么?自从云将穿着嫁衣的你拉到我面前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们之间绝不会简单。”

    “穿着嫁衣的我?”

    “哼——。”连若依说:“你当然不会记得了,更不知道你一而再的失踪后,云整日思念你的样子,他喝得烂醉如泥,我侍候着他,可他喊着永远都只是你的名字,你明白他抓着我的手喊你名字时我的心有多痛吗?他明明是爱我的,是你给他吃了迷药,让我在他心里变得一文不值,所以我恨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将你碎尸万段,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住口,你这个贱人。”凌寂云怒吼的声音真的从天而降,周围的气息都变得冰冷起来。

    连若依指责栀娘得太激动了,没有注意到凌寂云何时出现在身后,惊愕的回眸后,知道一切都于事无补了,以他的脾气,自己不死也会活受罪一辈,既然她得不到的,华栀娘也别想得到。

    拽住栀娘的手,匕首紧紧的贴着她的脖子,深情的看向凌寂云,眼睛禽满了泪水:“云,本来我想杀了华栀娘后,回到宫里用我的心感动你,我不相信你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当初我们明明那么相爱,都是这个女人的错,是她破坏了我们之间一切。”

    “连妃娘娘,你别激动。”风清皱眉紧张的说。

    “是啊,娘娘,有什么话好好说嘛。”汪洋上进一步拱手说,害怕她一个用力伤到了栀娘。

    连若依轻轻退着步子,一点一点的靠近了悬崖,“华栀娘,你说你有什么好,凭什么每个男人都会为你倾心,我知道了,你一定也给风清和汪洋吃了迷药,对不对?”

    栀娘暗道不好,这个连若依怕是已经痴狂了,无奈自己手无力,得由着她摆布。

    “连妃,你快停下,你要做什么?”凌寂云瞧着她后面几步遥的悬崖,心里像空了一样,一步一步的靠近她说。

    “云,你还爱我吗?”泪水滑落,连若依痴痴的笑着问。

    可凌寂云的眼里却只有栀娘,见凌寂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栀娘仿佛能体会到他的担心与害怕,这种感觉似曾相识,脑子有些疼痛,似有什么事情一闪而过。“连妃,你冷静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