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软

    乐音的头还不是很清醒,可听到栀娘的时候,脑子一下子蒙了,回想起了方才的情形,吓得不知所措,瞪大了眼睛说:“汪将军,老板娘拿了个漂亮的匣子出来给我和主子看,说里面装的什么压箱底的宝贝,老板娘打开箱子后,我看到一阵青烟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帮坏蛋,你快回祥王府通知王爷,我去追。”汪洋朝后院边跑边说。

    乐音拱手祈求着说:“老天爷,求您一定要保佑主子平安无事。”

    马车里,角位的连若依死命的盯着栀娘,那目光犹如万把利箭,仿佛栀娘的命,她今日志在必得。

    栀娘想掀开帘子看看闹市,却让那老板娘给拉回了手,说:“别指望有人来救你,我们马上就要出城了。”

    栀娘冷笑,怎糊涂了,现下自己的身份没让她们五花大绑已经算是客气了。微侧眸,那连妃还狠狠的瞪着自己,心下一紧,如果今日真的死在她的手里,也算是天意难违,那么有些事情就不得不在死之前弄清楚了。

    “连妃,如果今日我注定要死,你可否一解栀娘心中的郁结?”

    连若依心忖: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情关心心中的郁结?说:“你想知道什么?”

    栀娘悲哀的看着她,幽幽的说:“可是你暗示姚谨来雅絮宫行刺我?”

    “哼——。”连若依似笑非笑的一声冷吟:“那个奴才也真是没用,居然杀不死你。”

    栀娘没在说话,黯然了神色垂眸。

    栀娘的沉默让连若依突然心里没了底,这样的栀娘她看不穿亦看不透。“你就只问我这一个问题么?”

    投去疑问的眼神,看着连若依捋下一缕青丝,“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笨,想必皇上定然瞒着你许多事情吧。”

    栀娘偏过头去,没在理会连若依。

    连若依怔怔的看着栀娘,那樱唇勾起的一抹温柔的弧度,让她内心抓狂,屏着怒气问:“皇上那么多事情瞒着你,你还笑得出来?”

    栀娘依旧温和的笑着,让车内的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良久,才听她缓缓说道:“皇上瞒我的事情,定然是不想让我*操心的,他是为我着想,我当然要笑了。”

    音落,连若依已气得脸红眼绿,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匕首,恶狠狠的说:“我果真不能留你,我要杀了你,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老板娘说:“连妃娘娘,请不要忘了我家主人的交待,待他见过之后,要杀要剐任由你处置。”

    听着车外轻快的雀鸣,栀娘知道已经出了傲然皇城了,还有沙沙作响的声音,应该是到了一处树林了吧。到底要见自己的人是何方神圣,如此神密,又如此心狠?

    马车停了下来,老板娘与另两位女子先下了马车,栀娘随后,连若依紧跟。

    深深的吸了口气,风送来一丝凉意,眼前都是树丛与灌木,高高矮矮的飞落了满地的枯叶,时而还有流水声传入耳中,偏过头,原来林子的另一边下面是条河流。

    老板娘指着前面的一间草屋,面无表情的说:“进去吧,我家主人在里面等你。”

    从连若依身边走过,能感觉以她飘来了恨意,栀娘整理了心绪朝那神密的草屋走去。

    岂料推开门,里面除了一桌八仙桌和一条长凳之外,没有一个人影子。拧眉走到桌前,那杯子里正冒着热气,也许有人走开了吧。

    长长了叹了口气,还未来得及呼吸,身后便响起一个阴沉的声音:“好久不见——。”

    微颤,随即到也释然,其实该早想到了,栀娘正了音色道:“楼主,别来无恙吧。”音落,缓缓转过身子,却惊愕得倚着桌台。

    “怎么,一向宠辱不惊的栀娘小姐,也会让本座吓到,真是荣幸呀。”凌寂华诡异的笑着,像从地狱出来的修罗。

    栀娘稳住阵脚,想起了嗜血虫的那件事情,带着惋惜的口吻说:“你这又是何苦呢,如果你可以放弃一切,也许会活得更好。”

    仅剩的一只瞳眸中,闪过一条长长的恨意,有风吹入,扬起右边空空如也的袖子,似嘲笑似的摇曳。“凭什么本座要放弃,一切本来就是本座的,是他凌寂云恬不知耻的从本座手中夺走江山,夺走了——。”

    他盯着自己,漆黑的眸子里透出的那股厉芒让栀娘心里莫名的心悸,“你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吗?”

    “当然不是。”凌寂华接下话说:“连若依恨你入骨,巴得你将你碎尸万段,本座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栀娘直视着他的眸子,冷冷的轻起簿唇:“顺水人情?楼主的深谋远虑栀娘佩服。”

    “你什么意思?”凌寂华带着点讶然的意味问。

    栀娘侧过身子,走到他身边,看着不远处的连若依,淡淡的说:“你恨我对吗?”

    凌寂华心下一愣,他一直不敢承认的事实,栀娘却如此轻易的说了出来,她的心里真的没有自己存留的地方,他甚至连路过的份都没有。

    栀娘接着说:“你恨我,却出于某种原因不敢手刃我,所以借连若依的手杀我,你眼不见,心不烦。而另一面,如果皇上知道我死了,他的反应会让你得从中得益,你便有机会趁虚而入,甚至有可能重新一掌天下,这才是你最想看到的,是吗?”

    凌寂华邪惑的扬起唇角,说道:“我早知道栀娘小姐聪慧过人,能从本座简单的话里分析出这么多条理来,不难怪能从我的连鹤楼里逃脱。”

    “你不会得逞的。”目光看向远方,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凌寂云一愣,说:“你在我手里,可轮不到他凌寂云说了算。”

    “你在害怕。”侧眸看着他,栀娘淡笑着。

    “你胡说,本座为何要怕他?”凌寂华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你若不怕他,将我抓来做什么?”栀娘紧逼。

    “你找到了孩子为何不离开,若你当初离开了,此刻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不会让连若依所杀,更不会给我的阴谋得逞创造机会,你为什么不走?”对她,他终究还是存着一丝心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