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嫁妆

    栀娘此时立在枫叶树下,想着药王是否已平安回到迷踪林了。如今细想起来,那日他离别时的一番话,甚得让人推敲,仿佛话中有话,可又是什么让他不能明说呢?

    想得出神,凌寂云进来的时都未注意。看着立在枫树下的倩影,窝心的感动,至少现在她留在自己身边。

    习惯性的环上腰间,柔声问:“这些日子,你好像越发的爱发呆了?”

    栀娘依旧含笑道:“到是你,这会儿不该在御书房么?”

    “我回来是想告诉你你托我办的事情。”松开腰间的手,掰正她的身子说。

    栀娘道:“是不是乐音与冯将军的事情?”

    亲昵的在她额上印上一吻说:“栀儿真聪明。”

    “瞧你的模样,定然是好消息了。”

    凌寂云点点头说:“既然两情相悦,那成全便是,朕已下旨了,让他们择日完婚。”

    “那栀娘在此替乐音谢谢皇上。”说着欠了欠身子。

    “你做什么?”扶起栀娘,凌寂云拧眉,带着责备的口吻说:“以后不准你向我行礼。”

    栀娘婉尔一笑,侧过身子说:“我问过了,乐音没有亲人,我想替她准备份嫁妆,可好?”

    “随你,你想给她准备什么当嫁妆?”以前嫁入城主府的女子都有嫁妆,除了栀娘外。回想起来,他曾说要给栀娘一个最盛大的婚礼,可让栀娘毫不犹豫的给拒绝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无名无分的跟了自己半辈子,能不爱入骨髓么?

    “皇上,皇上——。”

    “啊,栀儿,你说什么?”凌寂云神游,没能听清栀娘方才的话。

    栀娘说:“我想出宫去给乐音置办一份嫁妆。”

    “为何要出宫呢,宫里什么东西没有?”想到这两天皇城里的动静,凌寂云不动声色的问。

    栀娘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们男人,总是这般粗心,宫里的物品虽然贵重,但得称心呀,那有自己置办挑选的好?”

    “你是说朕粗心?”凌寂云故作不悦说。

    栀娘笑笑:“皇上不要移开话题,明日我便与乐音一同出宫吧,她要成亲了,住在宫里始终不方便,就让她回祥王府去,从那里嫁到冯家吧。”

    凌寂云叹了口气,说:“栀儿,你如此安排,又细心给她置办嫁妆,对乐音来说可是天大的恩泽,我怕她会承受不起。”

    “不会的,这就算是他照顾我和孩子的回报吧。”

    看来栀娘主意已定了,他亦不好说什么,只得颌首同意。“那好吧,明日我让御林军……。”

    音未落,栀娘轻轻的捂住了他的嘴,笑道:“皇上,我们只是去置办嫁妆,又不是上战场杀敌,带御林军作何?如果你不放心,让汪将军陪我们就行了。”

    凌寂云苦笑着说:“真拿你没办法,不过你得答应我,速去速回。”

    几许枫叶飘落了下来,悄悄的停在了栀娘的头上,凌寂云伸手取下,深情的揽她入怀。

    傲然皇城的街道,无论何时都密密麻麻的挤满了行人。若独自出行,便感觉在人海里徜徉一般。

    阳光落下光线,毫不吝啬的温暖着每一寸土地,南来北往的行人,商店、小贩主的贩卖之声,无不显示这皇城的热闹与繁华。

    人群中,一白一蓝两位女子不时的左顾右盼,身后跟着一位健朗的男子,他手里提着刀,那双锐厉的瞳眸时刻保持着警惕。

    “汪将军,你可知这附近那有专卖办喜事物件的铺子?”栀娘回眸笑着问。

    他每天都要在城里巡逻数回,那条街卖什么?那条巷在哪儿都非常清楚。“白虎街上有间大的喜事铺。”

    “那我们就去白虎街看看,你带路吧。”栀娘依旧笑着,如和煦的春风。

    汪洋有些闪神,反应过来说:“是,这边走。”

    汪洋在前面带着路,后面的乐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主子,还是算了吧,您让我出祥王府出嫁,这已经很风光了,再让您为我置办嫁妆,乐音有些承受不起。”

    想起了凌寂云的话,栀娘笑道:“没什么,就当谢你照顾我和孩子吧。”

    “奴婢还是……。”

    “好了,乐音,都要嫁人了,还这么话多。”栀娘轻轻的笑道。

    “主子,您又消遣奴婢了。”乐音不依的说着,偏过头去,羞红了脸。

    又走了一会儿,汪洋指着一间门面开得很大的铺子说:“主子,这就是喜事物什铺了。”

    栀娘抬眸看了看扁额,上书:吉祥如意。这个名字还真挺吉利的,三人走了进去,里面的生意真挺好,能看得出来来这里的都是些达官显贵,伙计们热情的招呼着。

    “哟,欢迎三位,想买点什么?只要是办喜事,我们铺子里什么都有。”一个半老徐娘迎上来,笑逐颜开的介绍。

    看得走得太近,汪洋警惕的提了提刀,那老徐娘怯怯的退了两步,可脸上却笑容依旧。“这位相公别吓我呀,要是把我吓坏了,谁给你们办事呀。”

    不愧能撑得起如此门面,这个老徐娘还真是八面玲珑,栀娘淡笑说:“老板娘,请问可有什么能充当嫁妆的物品,例如手饰、珠钗、玉镯之类的?”

    老板娘打量着栀娘和乐音说:“不知出嫁的是那位?”

    “这关你何事?你只要说有还是没有就行了。”汪洋又提起了刀说,皇帝有交待要好好保护栀娘小姐的安全,他一刻也不敢放松。

    栀娘轻轻按下他提刀的手,说:“汪大哥,你出去等我们乐音吧,我们很快就出来。”

    “不行,主子吩咐过属下要保护您的安全。”汪洋拱手道。

    乐音说:“你看这里面都是些女客人,难道还有人会绑架我们不成,你快出去吧,不然栀娘小姐可要生气了。”边说边将他往门外推。

    生气倒不会,只是怕吓着这位老板娘了,栀娘看着往外走的汪洋说:“我们很快就出来。”

    老板娘继续说:“两位姑娘,这边请。”

    老板娘领着栀娘和乐音来到里间,说:“一看二位就知道是贵客,一般的东西肯定是难入眼的,我这就让我家老头把压箱底的宝贝拿出来,二位就稍后呀。”

    里间只有两位女客正在仔细的挑选柜台上的金银玉器,乐音走过去拿起一支银钗说:“主子,你觉得这好看吗?”

    栀娘笑笑,说:“挺好看的,如果你喜欢就买下吧。”

    乐音立即放回原位说:“奴婢不敢。”

    “来了,来了。”老板娘朗了声调进来,手中抱着一个很精致的匣子。

    乐音欣喜的回到栀娘身边,说:“老板娘,这是什么呀?”

    老板娘笑着将匣子开口的方向朝着栀娘和乐音,说:“你看吧——。”

    她打开了匣子,里面没有任何可以当作嫁妆的东西,只出来一阵青烟。乐音嗅了一下后,便倒了下去。

    栀娘一惊,扶着乐音,喊道:“乐音,乐音。”

    “老板娘,你这是做什么?”栀娘拧眉问道。

    “老板娘?谁说我是这里的老板娘?”她蔑视的笑着说。

    “她怎么没晕?”方才挑选手饰的两位女客走到老板娘的身边,看着栀娘不解的问。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她可是百毒不浸的,普通的迷烟对她来说就跟空气一样。”

    栀娘惊愕的看着门口出现的人:“连——妃——。”

    “没错,是我,用不着这么惊讶。”连若依踏入门口说。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

    “不是在宫里是吗?”接下栀娘的话,连若依说:“自从昨日知道你今日要出宫的消息,本宫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才从宫里出来收拾你。”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皇上那么爱你,你说的话他自然什么都听,我还得感谢你阻止他派御林军保护你,不然下手可就不这么容易了,而且汪洋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他自然觉得越正规越大的店铺越安全,虽然我在城里的每条街上的喜事铺都安排了人,可还是料定他会带你来这里。”

    怀里扶着昏迷的乐音,栀娘拧眉问:“你不过是个宫妇,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从袖口掏出一把匕首,对准栀娘,目露凶光说:“要知道就去问阎王爷吧。”说完便向栀娘刺去。

    老板娘与两名女客立即制止她说:“连妃娘娘,你还不能伤她,主人说了,他要见华栀娘。”

    主人?“什么主人?他说见就见么?”栀娘偏过头去,冷冷的说道。

    老板娘指了指她怀里的乐音说:“那可由不得你,快走吧,马车在后院停着呢。”

    汪洋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了,还不见栀娘出来,焦急的他只得冲了进去。发现铺内没人,拉来一个伙计厉声问道:“老板娘和刚才那两个女子呢?”

    那伙计让汪洋的气势给吓着了,结巴的指着一里间入口说:“去了——去了里间。”

    一个用力,那伙计摔倒在地,待他走到里间时,却只看到乐音倒在地上,心一下子闷得窒息,暗道:不好。拼命的打着乐音的脸颊,乐音终于痛醒了过来,“乐音,栀娘小姐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