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心虚

    心怔,随即笑道:“我做什么了?她要谢我?”

    “主子昨夜服下了您给的药,皇上已在方才下旨废去了公主的封号,准备将公主送回玉西国了?”

    “就如此回去,玉西国国主不会有说辞么?”栀娘淡淡的问着,也不知道为何要这般问。

    “夫人放心,公主服药前已有交待,待她醒来时告知她讨厌皇上,皇上也已修书一封玉西国国主,相信国主看后会明白的。”姚谨恭敬的说着,只是眉宇间能看到一丝喜悦。

    “你会努力的对吗?”看着姚谨,栀娘问。

    姚谨笑笑,他当然明白栀娘话里的意思,说:“是的,夫人。”

    “那就好,虽然兰妃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可我相信有了你她以后会幸福的。”

    “谢夫人谬赞,属下告辞了。”

    栀娘笑送他离去,待他走到门口时,却驻足回眸,那神情似犹豫了好一阵才说:“夫人,姚谨想奉劝夫人一句。”

    “什么?”

    “小心连妃,那夜属下入雅絮宫行刺并不是偶然,是她告诉姚谨公主有多恨你,恨不得你消失,姚谨出于私心,这才寅夜冒犯。”

    “谢谢你。”

    “告辞。”

    瘫坐在凳子,栀娘脑子里出现了那张美丽且高贵的容颜,连妃,你果真如兰妃所说,比她更恨我么?

    心生无数的叹息,起身行至窗前,仰首蔚蓝的天际,放任着思绪。

    一双手环上腰间,习惯性的肩头传来熟悉的气息,淡然一笑说:“回来了。”

    “朕昨夜未归,你不生气么?”凌寂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等着栀娘说:生气。

    栀娘缄默了好一阵子,才启声道:“皇上想听什么?”

    “朕也不知道,栀儿说什么朕便听什么罢。”感觉到她话里温柔,凌寂云松了手说。

    “皇上,冯将军可有婚配?”想起了乐音,栀娘问。

    她没有问兰妃的事情,其实自己已想到了,以栀娘的性子,若然她不想关心,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会处变不惊的罢。“冯将军上有一母,并无娶妻。”

    “我看乐音那丫头是看上冯将军了,皇上您去打听打听,看他愿不愿意结这门亲事?”转过身子对着凌寂云,栀娘微笑着说。

    凌寂云皱眉笑道:“栀儿怎么当起媒婆来了?”

    “我看乐音也不小了,若能成事,不也是喜事一件么?”

    温柔的揽她入怀,凌寂云心忖:也许失忆对彼此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殿外传来张公公的音调:“皇上,王爷来了。”

    栀娘轻轻的推开他,说:“王爷不是出战了,这么快就回来了?”前些天她听凌寂云提过,好像是说他去迎战连鹤楼了。

    凌寂云笑道:“该回来了,——让他进来。”

    栀娘怔怔的看着他,刚才那一刹那,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嗜血,黯然的垂眸转过身去,心莫名的慌乱。

    “臣参见皇上。”不管多好的兄弟,君臣始终有别。

    “起来,清,怎么样?”

    风清笑着,仿佛一切皆在意料之中,道:“我军自是大胜而归,那凌寂华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如此轻易的破了他的计划。”

    风接接着说:“而且与你想的一样,此次真的是秦雨京领西域国军队,看来西域国国主真的被他软禁起来了。”

    “嗯,自不量力。”凌寂云坐在凳子上,嚣张的说。

    栀娘递给风清一杯水,风清点头谢过:“谢谢。”

    栀娘轻轻的摇了摇头说:“王爷,坐下说吧。”

    “这么说凌寂华至始至终都没有现身?”

    “是。”风清坐下说:“我担心他会潜入傲然皇城里,虽然我们的戒备森严,可他对傲然皇城的熟悉成度一点儿也不压于我们。”

    凌寂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了,朝门口说:“来人啊。”

    张公公恭着腰走了进来,道:“皇上有何吩咐?”

    “传旨给御林军,让他们加大巡逻力度,还有告诉汪洋,让他时刻敬惕着皇城的安全。”凌寂云吩咐。

    “遵旨,奴才告退。”

    张公公退了出去,风清说:“你还敢用他?”

    凌寂云邪魅的笑道:“只是传个话而已,再说他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风清笑了笑,饮起茶来。

    栀娘静静的坐着,听着,这就是男人们之间的游戏么?争夺?杀戮?背叛?

    皇帝昨夜就寝锦华宫的事情传遍了皇宫里的每一处角落,自然玉华宫也得知了消息。连妃立即让雪香出去打探,半个时辰后,雪香回来了。

    “主子,兰妃娘娘已经被皇上撤了封号送回玉西国了,此时已经起程了。”雪香回禀着打听得来的消息。

    连妃心下一怔,似问着自己,又似问着雪香:“别人不了解律心兰,我们还不了解么?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皇上?还让皇上撤了封号,还心甘情愿的回玉西国?”

    雪香摇了摇头,说:“奴婢不清楚。”

    连妃慌着问:“还打听到些什么?”

    雪香说:“今早有人看到锦华宫的姚谨去了一趟雅絮宫,呆了很久才出来。”

    连妃瘫坐在凳子上,额上渗着细汗,暗自心忖:遭了,那姚谨肯定将我暗示他去行刺的事情告诉了华栀娘。

    雪香接着说:“皇上现在去了雅絮宫,而且风王爷也去了。”

    “那雅絮宫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回娘娘的话,那边很安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呀。”雪香不明白今天的主子怎么了?暗想她定是做了她不知道的事情,才会这般心虚,她的主子真的变了,变得越来越可怕。

    连妃无力的抬起手,轻声说:“让人去盯着雅絮宫,有事情告诉本宫。”

    “是,奴婢遵命。”

    连若依想不通为何一向坚持不服输的兰妃会一反常态的放弃,是不是因为华栀娘做过什么吗?

    金秋十月,院子里的那几株枫树红了个透顶,飘落得满地都是,别样的异美。有宫人想要收拾打扫,让栀娘给制止了,说顺其自然的好,因为有点迷踪林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