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保证

    皇上果然英明,阵光明打心眼里敬佩,方才一直想到静妃的生死,这才没将实情讲出。“皇上,昨夜微臣巡夜到玲华宫时,发现一条可疑的身影进了玲华宫,因为有着先前雅絮宫的事之情,臣十分敏感,便纵身进了玲华宫,可没想到,臣暗中搜查了数次,皆没收获,待臣正想离开时,突然听到静妃娘娘的寝殿里传来轻微的响动,待微臣进去的时候,殿内却没有一个侍夜的宫人,而纱帐内的静妃正——,臣一时不放心,便走了进去,当时静妃娘娘的样子,臣敢断定她是中了媚药。”

    “媚药?”皇宫里怎会有这个东西。

    “正是,臣当时吓得愣在那里,不想静妃娘娘欺身上来,臣一时糊涂这才——,后来半夜的时候,臣正想离开,却在空气里闻到了迷药的味道,后来的事情便不得而知了,直到今天早上让人叫起。”

    凌寂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后说:“今日之事你就当没发生过,暗中将此事调查清楚,还有设法将那名叫雨心的宫女找到。”

    陈光明跪在地上,拱手道:“臣遵旨。”

    药王是四日后到达傲然城的。

    这日,栀娘正坐在雅絮宫的院子里看医书,秋风时起,秋叶偶落,宁静的一切都显得那样自然。

    “娘——。”落洵冲进了院子,唤道:“娘——,师公爷爷来了。”

    婉尔一笑,这个落洵,虽平日里与师公总是吵闹,可她知道两祖孙的感情一点儿也不压于师公与落溪,他眼里的笑意不正说着重逢的开心么。合上书册道:“在哪儿?”

    “落溪正拉着他朝雅絮宫来呢,这会儿怕是到门口了。”落洵指了指让绿松挡住的大门说。

    起手招来一彩衣宫女,道:“你去帮我冲一壶上好的绿茶过来。”

    “是,奴婢遵命。”那彩衣宫女一礼后退了下去。

    拉着落洵的手临近门口,就看到落溪牵着药王的手又蹦又跳。

    “师公,你来了。”栀娘笑着对药王说,又看了一眼落溪说:“溪儿,师公爷爷很累了,别拽着师公爷爷。”

    “没事,没事,我喜欢溪儿拽着我。”药王边说边打量着栀娘,她是有些不一样了,眼里淡淡的忧愁少了很多,几近不见,难道她不怨凌寂云了么?还是她愿意重新接受他的一切?

    “师公,累了吧,快进来。”

    踏进雅絮宫,药王就觉得熟悉,这雅絮宫的前身不就是雅絮苑么?看来那凌寂云还挺有心思,可睹物思人。

    “师公可见过他了?”扶他坐下,递上宫女倒好的绿茶。

    知道她所指何人,药王抿了一口茶说:“好香的茶呀,唉~~,我见过了,今日晌午便到的傲然城,尔后在街上遇到了风清,在他的王府用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才进宫来。”

    “落洵,落溪,娘亲要和师公爷爷说说话,你们去湖边玩丢石头吧。”

    “知道了,娘——。”两兄妹手拉着手离开了。

    支开了两个小孩子,栀娘坐在了药王对面,淡笑道:“师公这一厢可好?”

    放下茶杯,有些事情打踏进宫门开始,就一直思忖着要不要告诉栀娘。从怀里掏出她用金丝鸽传信让他带来的东西放在桌上说:“栀娘,你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难道他又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情,你又要再忘记一次么?”

    知道他弄错了,拿起云桑花、珍茉草、蓝果、雪见红做的丹丸,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笑说:“师公,栀娘不会了,此次让您拿这个药来是想帮助一个既坦诚又恨我的人。”

    药王眨了眨眼,不解的望着栀娘,可栀娘却并不想多说什么。

    心下叹息,药王收起了笑颜,少有的严肃,栀娘料定他有事瞒着自己,亦郑重问:“师公,你可有事要跟栀娘说?”

    该说的,他已经跟凌寂云交待得很清楚了,想不到风清竟在巧合之下找到了可对付嗜血虫的办法,可是……。

    “栀儿——。”凌寂云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那声调里夹杂着一丝担心。

    刚想到他,他就出现了,药王心忖着:自己就让他这么不放心么?难道他还有本事大白天的将栀娘绑回迷踪林不成?

    一袭明黄闪了进来,看到栀娘时,那阴沉的神情明显淡了。

    “皇上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不该在处理政事么?栀娘不解的问道。

    来到栀娘的身边,凌寂云未曾开口,却让药王接下话来:“他是怕我把你悄悄带走了,真是以小心之心渡君子之腹。”

    凌寂云好歹也是个皇帝,让药王这么一说,心里怎么也有一丝怒气,可看到栀娘真实的站在自己眼前,再强的怒意也消失殆尽了。“没事,药王前辈来了,我想过来听你说打算怎么招待他。”

    看着他紧紧的拉着栀娘的手,药王始终还是安下心来。凌寂杰说得对,除了凌寂云之外,没有人要得起栀娘。

    “栀娘,师公要回迷踪林了。”最终他还是不忍心看到她担心的样子,不打算告诉她自己曾潜伏在连鹤楼里看到的事情。

    微愣,“师公这要走了么?落洵和落溪回来之后怎么办?要不我们……。”

    “栀娘。”打断她的话,药王故作轻松的说:“我也想多陪两个孩子一会儿,可是我有事情要做,所以才不得不回迷踪林,你们还是好好的待在宫里吧。”

    “可是,师公,您一个人来,又一个人走,栀娘有些不放心。”拉着他,这个会替她担心的亲人。

    “哈哈哈——。”药王拍拍她的头,笑道:“傻丫头,师公又不是小孩子,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只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和我两个宝贝孙子就好了。”

    栀娘笑了,也哭了,不住的点着头,药王看向凌寂云,说:“我把栀娘和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了,如果你再让栀娘伤心,我保让你永远都见不到她。”

    凌寂云拱手道:“前辈放心,朕知道该怎么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