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幸福的花道

    风清怔怔的听完,随即苦笑道:“不愧是番邦蛮夷,栀娘,可知如何能得到这种盅虫?”

    栀娘摇摇头说:“师公说想得到这种盅虫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至于什么代价,那是最高巫师提出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风清颌首,栀娘问:“王爷是用什么方法消灭掉嗜血虫的?”

    依旧笑问:“那药王前辈的手扎中可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师公觉得这种盅虫危害性太大了,好不容易才让那大巫师告诉了他,不过那大巫师也只说了一句话:这种盅虫畏寒。”

    “呵呵——。”风清说:“还真是巧了,我就是用冰来灭毁这种盅虫的。”

    “王爷聪明,栀娘不及一分。”

    “栀娘,你可别在这儿跟我谦虚,我受不了,行了,问题也解决得差不多了,还填饱了肚子,我得出宫去看看那些中了盅虫的村民了。”风清边说边冲凌寂云得意的一笑,又朝栀娘拱了拱手后,走出了御书房。

    看着风清离开消失在了门口,栀娘这才发现落溪何时溜出去了,苦笑着的摇了摇头,她这个母亲做得真的不如师公来得称职。

    愣神之际,腰间环上一双暖手,瘦弱的肩头上搁着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栀娘,谢谢你来看我。”

    淡然一笑,说:“我做点心好吃吗?”

    显然栀娘这话应了那句:那壶不开提那壶,只见他松开了手,似赌气的说:“我还一口没尝到呢。”

    想起刚进门槛,风清的表情,栀娘忍不住笑道:“别跟王爷介意,皇上若想吃,栀娘再去做便是了,反正雅絮宫里有小厨房。”

    “那还等什么,快走吧。”

    凌寂云牵着栀娘的手走出了御书房,回廊沿边,那芬芳的墨菊正散发着醉人的幽香。

    一路行来,栀娘的嘴角一直含着微笑,这到让凌寂云有些无措,他总觉得这两天栀娘有些不对劲,只因这股感觉异常的温暖,所以他也不忍心问。他想跟她说‘栀儿,做我的皇后吧’,可是又怕一旦话出口,又将她给吓跑了。

    “我们以前有这样手牵手走过么?”什么人都有过去,虽然她不记得了,可知道如果她问,他回答的一定都是最幸福的。

    紧紧她的手,说:“有啊。”回想起在小山村里的惬意日子,凌寂云温柔的笑道。“我们一起看朝阳升起,一起看夕阳垂落。”

    踏过最后一程镶着牡丹图案的道路,转上花径,裙角拈起的菊花、菊叶落了满地。

    咦,那不是落洵和落溪么?俩兄妹站在湖边做什么?这对父母相视一眼,朝那两抹小小的人影走去。

    自从那日看过落洵扔的小石头在湖面上飘了几个水圈后,落溪只要看到哥哥一有空,便拉着他到湖边,缠着他教自己。眼前着一块一块石子坠湖,连个水圈影子都没见过。

    递给她石头,落洵说:“再来。”

    落溪嘟着嘴,问:“哥,我什么候时候才能学会呀?”

    落洵作势老成的叹息摇头道:“等这湖水让你的石头填满了,你也就学会了。”

    落溪眺望着这满满的湖水,偏头郑重的问:“哥,这湖水我什么时候才能填满呀?”

    落洵崩溃的看着她,一付哭笑不得的表情,不愧是落溪,问的问题永远都那么可爱,真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同一天生的。

    “洵儿,溪儿,你们俩在干嘛呢?”

    听到是栀娘的声音,两个孩子都转过头来,落溪手中还拿着那块石头说:“我在让哥哥教我丢石头呢。”

    丢石头?不解的看向落洵,只见他捡起一石头,朝那湖面一甩手,石头便在湖面上跳了四五下之后才沉入湖底。

    “哥哥好棒哦,哥哥好棒哦。”落溪拍着手欢快的叫着。

    “溪儿可有学会?”凌寂云半蹲在落溪面前,挑眉问。

    落溪摇了摇头说:“没有。”

    “来,爹爹教你。”

    “爹爹也会玩哥哥会的东西么?”

    凌寂云缄默的捡起一块石头,一甩手朝湖中仍去,众人大惊,只见那小石头一直飘到湖心才停了下来。这回落溪也拍手叫好,只是喊的却是:“爹爹好棒啊,溪儿不要哥哥教了,爹爹快教我,爹爹快教我。”

    落洵瞪了落溪一眼,心忖:这小妮子变得可真快。

    重新捡了块石头放在落溪手里,自己也拿了一块说:“爹爹先丢,看清楚爹爹丢的姿势。”

    落洵点点头,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凌寂云如何挥手,如何丢出小石头。

    “溪儿记住了么?”

    落溪点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学着凌寂云的样子,将石头丢了出去,紧接着一声叫喊:“呀,太好了,我会丢石头了。”

    落洵嘟着嘴,泼下冷水来:“才跳了两个水晕,有什么好高兴的。”

    落溪也不生气,走到落洵面前,夹着腰,霸道的说:“溪儿总有一天会超过哥哥的。”

    音刚落,便听到一声:咕~~~~咕~~~~~~~~。落溪似发现什么大事似的,指着落洵的肚子说:“娘,哥哥的肚子在叫,哥哥的肚子在叫。”

    落洵气红了脸,躲过落溪抬着的手指。这边才响完,那边动静又起了,落洵惊讶的看向凌寂云,只见他正捂着肚子一脸可怜的表情看着栀娘,仿佛栀娘不给他俩饭吃似的,说:“我们饿了。”

    栀娘隐忍不住笑意,看着这对父子,突然觉得他们怎么这么可爱。拉过落洵的手说:“走吧,回宫去,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凌寂云牵着落溪的手,落溪牵着落洵的手,落洵牵着栀娘的手,一家四口走在花道上,幸福将内心填得满满的。“溪儿想吃什么?”栀娘偏过头笑问。

    落溪想了想说:“我想吃娘做的香酥甜糕。”

    栀娘点点头,又问:“洵儿想吃什么?”

    落洵也想了想说:“娘做什么洵儿便吃什么。”

    温柔的看着落洵,这个懂事体贴的孩子,总是让自己很少操心,心里满是宽慰,“那娘就做洵儿最爱吃的脆皮玉卷吧。”看向落洵,他微红了脸垂下。

    抬眸看向凌寂云,迎上他的深遂问道:“皇上想吃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