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凶狠与残忍

    五日后,司徒零与汪洋从危险地带赶了回来,他们带回来的消息无不证明凌寂华有多凶狠,多残忍,简直比凌寂云有过之而无不及。

    凌寂云铁青了神色,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一旁的风清皱了眉道:“汪将军,世上真有这种毒么?”

    汪洋面含惧色,肯定的说道:“回王爷,是属下亲肯所见,他们暗中围了一个村子做实验,里面的村民皆为之付了生命。”

    “那种毒简直就像是从魔鬼身上蔓延出来的气息,只要你碰到一点,肌肤就会开始一点一点的腐烂,而且疼痛非常,我和汪洋赶到的时候,只见尸骨遍野,村子里哀嚎不断,那景像真是惨不忍睹。”司徒零平静的说道,眼睛却紧紧的闭着,仿佛一睁眼又经历了一场似的。

    “司徒老爷说得一点儿也没错,臣就看到许多村民人活着,骨头却出来了。我们根本就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只能看到伤口一点一点的扩大。有些村民因为受不了那痛楚,都选择了自尽,皇上,那景像真是太残忍了。”汪洋心中集满了怒火,眼中泛着水色。

    “可有解救之法?”凌寂云依旧没有吱声,风清依旧皱着眉问。

    司徒零摇了摇头,叹息道:“我试了许多方法,都止不住那种毒侵食肉*体。”

    接下司徒零的话:“如果我军将士中了这招,必败无疑。”

    “怪不得他此时还那般幽然,看来真的是有必胜的把握。”风清淡淡的说。

    “可有将中毒的村民带回来?”一直不曾开口的凌寂云叹息道。

    司徒零说:“有,凌寂华的行动已经开始了,我们得尽快研究出根治的方法,不然我方的将士会冤死无数。”

    看着风清说:“清,辛苦你了。”

    “放心吧,江山是我们一起打下的,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让凌寂华给夺了回去。”

    “王爷,您研究时请小心,不要直接接触伤口,不然会给传染。”汪洋好心的提醒着,脑子里不时的出现那些悲惨的场面。

    “知道了,事不宜迟,快带我去看看伤者。”

    “是,请随我来。”

    风清与汪洋走后,凌寂云起身道:“师傅,我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如果凌寂华想用这种方法夺回傲然城的话,很难让天下百姓信服的。按理说他做实验的地方应该是守卫森严,你们怎会轻易就找到了,而且他们并不做任何掩饰,还那么直接的将事实暴露在你们眼前。”

    听凌寂云这么分析,司徒零也糊涂了,道:“你分析得有理,会不会是他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就算让我们发现了实情,他也不必惊慌失措?这才将一切计划毫无遮掩的暴露给我们知道。”

    “我们都了解凌寂华,他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暴露自己。而且刚才江洋说,你们出傲然城,直到找到凌寂华实验的村子,一路上畅通无阻,按理说他们应该对出现的生面孔有所疑虑才是,且不说出来刺杀,暗中派人跟踪总会有吧,以师傅您的修为应该不会没有发觉的。”

    司徒零大惊:“寂云,你是说……。”

    轻挑眉梢,随即一声冷笑,“有人将你们的行踪告诉凌寂华,而他则敞开了大道让你们前去。”

    “怎么可能呢,从我们得到消息,到商量对策,再到行动,都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而已,谁会出卖我们,将行踪提前告知凌寂华呢?”

    凌寂云走到窗前,迎着秋风,回忆着那日在御书房商议的情形,随即俊颜上闪过一丝寒意,他知道是谁了,那就将计就计吧。

    “寂云,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看到凌寂云脸上闪过的得意之色,他便清楚他的徒弟定是有了答案。

    摇首道:“我只是想清楚了凌寂华这么做的目的。”

    “什么目的?”司徒零迫不及待的问。

    凌寂云回眸道:“他想警告我。”

    “警告你?”

    颌首,行至桌案前,道:“如此做为不外乎让我清楚他有本事夺回傲然城,而且他亦想看到我慌乱阵脚的样子。”

    司徒零突然苦笑:“那他的警告还真有些作用,刚回来的途中,冯添来告诉我说最近傲然城里的气氛有些怪异。”

    “哼——。”一声冷吟:“怕的就是没有动静。”

    “你可有万全的准备?”

    看着御书房外恭敬的身影,凌寂云似笑非笑,良久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连日来,腹部与手臂上的伤皆已痊愈,但却见他总是早出晚归。栀娘虽然不想介入任何事件之中,可聪明如她,还是从那些奔走的身影中寻到了一丝不寻常。

    入宫以来,印象中自己与落洵总是聚少离多,这两日他却总是待在雅絮宫里,可见确是有事发生了。微拧眉,走到书案边,静静的看了一会练字的落洵,瞧着他写完最后一字,轻声问道:“洵儿,这两日爹爹为何没将你带在身边?”

    可能有些意外一向淡然的娘亲会问事情,落洵搁下笔,道:“爹爹说我和溪儿与娘亲分开了许多日子,让我们好好聚聚。”

    好牵强的借口,不说自己不信,怕是连落洵也不会相信罢。“你好好练字吧,娘不打扰你了。”

    走回寝殿,内心一阵不安,安慰自己是天气闷热的缘故,唤来门口的宫女,说:“溪儿哪儿去了?”

    那宫女恭敬的说:“回主子的话,公主出去湖边玩耍了。”

    起身行至窗前,抬眸望着布满阴霾的老天,担心起来,自言:“这个溪儿,眼见着就要落雨了,还到处乱走。”

    侧身离开了寝殿,穿过满院的花草朝湖边移去。

    出了宫门,踏着白色鹅卵石镶成的小道,浅蓝色的绣裙轻轻的向前摇摆,微风送来几许火红的枫叶,翩然的坠落……。

    寒枫亭中,连若依正锁眉茗茶,雪香轻轻的说道:“娘娘,华栀娘。”

    手轻颤,满杯的茶水溢了出来,微烫,茶杯掉在了石桌台上,碎成了几块,顺着石桌台上流下的茶水,湿了锦裙,猛然起身,雪香大呼:“娘娘,您没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