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原因

    晌午,栀娘在一片雀鸟的欢叫声中醒来,静静的聆听了一会儿才睁开眸子。习惯性的看着帐顶,先是脑子里空白,渐渐让发生过的事情填满。

    伤口凉凉的,怕是用了只有皇宫大内才会拥有的续肌膏吧。直起身子,偶感头晕目眩,看来昨夜定是失血过多了。

    “乐音——。”栀娘朝外唤着,寝殿的门让人推开了,乐音走了进来。

    “主子,您醒了。”

    迎上乐音满脸的笑意,栀娘微颌首道:“现在什么时辰了?溪儿呢?”

    “主子放心吧,公主没事,宫女们正侍候公主吃点心呢,奴婢这就去唤她前来。”乐音刚转身,落溪意外的跑了进来。

    “娘亲——。”扑到床前,落溪喊道。

    紧张的看着她,栀娘问道:“溪儿,你怎么样?昨夜可有让那刺客伤到?”

    落溪笑道:“娘,溪儿没事。”抬起脖子说:“只是这个地方有点红了,风叔叔已经给溪儿看过了,说很快就会消了。”

    栀娘这才放下心来,又突然想到那个刺客,问着乐音:“那个刺客呢?皇上可有将他如何?”

    乐音微愣,不知该如何回答栀娘的话,栀娘说:“告诉我。”

    乐音跪在地上为难的说道:“主子,求您别逼乐音了,皇上吩咐过奴婢不能把这事的任何情况告诉您。”

    深吸口气,栀娘掀开了雪蚕丝被,乐音急忙扶着说:“主子,您身上有伤,皇上吩咐过您要好好休息呀。”

    “告诉我皇上在哪儿?”

    乐音还是不肯说,不黯世事的落溪说:“娘,爹爹去了锦华宫。”

    “公主——。”乐音使劲给她递眼色,可落溪根本就不明白乐音这般是何用意。

    微弯身子,栀娘含笑问:“溪儿,告诉娘,爹爹去锦华宫做什么?”

    落溪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说:“早上在御书房的时候,我听到爹爹和风叔叔说昨夜要害娘的刺客是锦华宫的奴才。”

    “还有呢?”

    落溪摇了摇头说:“溪儿觉得不好玩就出来了,然后就看到爹爹和风叔叔一起朝锦华宫的方向去了。”

    “乐音,帮我穿衣裳,我要去锦华宫。”自己虽然没死,可也要弄清楚受伤的原因才行。

    “主子,您就饶了奴婢,您如今身上有伤,若是再有个闪失,奴婢的命可赔不起呀。”乐音跪下求着,带着哭腔。

    扶起乐音,叹息道:“乐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心里有分寸,你就别阻止了,你不想我把事情弄清楚么?”

    乐音犹豫的看着栀娘,咬了咬牙,妥协了:“是,奴婢陪您一起去。”

    司徒零在宫外传来了连鹤楼的消息,所以落溪看到凌寂云与风清出去后不久,他们便又重新回到了御书房,根本就没有去锦华宫。

    “西域国内现已确定暗中集聚了不少的兵力,看来他们马上就会有行动了。”遇到这类正事,风清都会严肃了神情。

    凌寂云坐在龙椅上,放下手听玉杯,讽笑道:“一群乌合之众。”

    “西域国虽是小国,兵力也就数十万人罢,我在想的是我们能想到连鹤楼也一定会想到,既然他知道我们会想到,那他为何不中止计划,难道他有必胜的把握?”风清仔细的分析了一下。

    凌寂云微蹙眉,支手撑住下颌,陷入的沉思。

    几许枫叶带着浓浓的秋意轻轻的随风飘落在身畔,提起的步伐路过,轻扬起又垂落。

    指着眼前的宫所,乐音说:“主子,这就是锦华宫了。”

    栀娘抬眸看着锦华宫三个若大的烫金大字,门口站着两个太监,栀娘驻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乐音,你去问问皇上可有来过?”

    乐音点点头走了过去,看着她与太监说着什么,距离不远却也不近,她听得也有些模糊。

    少顷,迎回乐音,她说:“主子,真奇怪,皇上上午没过来锦华宫。”

    没来过?栀娘缄默的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小孩子不会说假话,她断定昨夜刺客之事与这锦华宫有关,明明听说皇上来了这里,这会儿怎么又没来呢?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么?突然又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仅凭落溪的话就来了这锦华宫。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进了傲然城后,淡然的性子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为何要这般上心?是因为他么?

    “乐音,我们不去锦华宫了,既然出来了,就去御花园坐坐吧。”她需要冷静一下,整理好这些天来几近混浑的思绪。

    蔚蓝的天色下,没有一丝云彩,静静的澄英湖畔,如丝的柳絮轻轻随风摇曳,枯黄的树叶占满了花径,看上去有一种残缺的美,蹋在上面发出的声响,似一支清脆欢快的曲子。

    湖心亭中,淡雅女子静静的单手撑着下颌,那如柳的眉梢上挂满了愁思,手中的白丝帛巾,正轻轻的随风摇晃。

    “乐音,你以前就认识我的对不对?”风从湖英湖上走过,脚印掀起了层层微波。

    栀娘从来没问过她关于以前的事情,此时突然说来,乐音着落有些吃惊,点点头道:“嗯,奴婢以前就认识主子了。”

    “能告诉我以前发生的事情么?”她想知道,也许当初自己选择忘记的初衷是觉得不会再遇到,如今天意使然,那么她得面对。

    乐音觉得今天的栀娘有些反常,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乐音想了想,觉得说出来也不是坏事,便想着要开口,“其实主子您……。”

    话音起声未落,便听得一个声音传来:“你刚才不是上门兴师问罪么?怎么又反转脚步躲到这里来无聊了?”

    看着律心兰,这个她记忆中仅有一面的女子,此时正趾高气昂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带着愤怒,带着不屑,带着蔑视,她就这么恨自己?

    “你就是锦华宫的主子?”栀娘平静的问着,心下却犯起了涟漪,这个女人就是乐音口中的兰妃么?

    看着栀娘,律心兰挑了挑眉,将这些年所受的委屈都带走了话里:“少跟本宫来这一套,我不管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我,我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