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行刺

    栀娘没有武功,银针又让凌寂云给收起来了,现下只能用轻功到处飞闪,以躲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杀身之祸。

    刺客很聪明,挑这个时辰前来,怕是之前早就调查清楚了罢。

    黑影依旧追杀,栀娘不敢飞出雅絮宫外,因为她不能保证黑影没有同伙,落溪还在里殿喝水,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她没办法打倒黑影,但以她的轻功修为,黑影亦近不了她身。

    一个拧眉,栀娘启口问道:“我与你有怨?有仇?”

    黑影答道:“没有。“

    “那为何非要致我于死地?”落在假山上,栀娘问。

    黑影挥着剑,刺了过来,道:“因为你不该回来,回来了你就该死。”

    栀娘躲开了临近自己的利剑,微侧身又停在了树杆上,落溪在殿内等了很久也不见娘亲进去,这才出殿来迎,不想去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娘亲——。”

    遭了,溪儿,“溪儿,快进殿内。”栀娘分神,黑影紧逼了过来,挥剑将栀娘的手臂刺伤。

    栀娘顿感手臂传来撕裂的痛楚,待下一剑刺来之前侧身避开,空气滑过一个优美的弧度,鲜红的血液随着下垂的衣袖似晶莹的露珠般,化成一串一串的滴落,地上绽开的血迹似一点点一朵朵美丽的赤梅,炫彩夺目。

    有了上次落洵遇袭击的经验,此次落溪则大呼:“来人啊,抓刺客,抓刺客。”

    雅絮宫外不远处的巡夜的御林军听到了呼喊,迅速朝这边赶来。

    黑影追不上栀娘,却调转剑头飞向了不停大喊‘抓刺客’的落溪,栀娘的心刹时悬了起来,冲口而出:“溪儿,快跑。”说话间,身子已本能的向黑影飞去。

    凌寂云用完晚膳便拉着洵儿去了御书房,自己喜静,习惯了自食其力,宫女和太监都散了出去,如今宫内无人,若溪儿有闪失,自己也不要活了。

    逼近黑影,一把拉住他的手,黑影转身,将她推开之际又是一剑挥来,腹部又传来阵阵痛楚,来不及顾及自己,仍大喊:“溪儿,快走。”

    落溪已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黑影轻易的就将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心似停止了呼吸,空气中透着一股子难以言表的压抑——她的溪儿危险了。直起身子,撑着假山道:“慢着。”

    御林军围了进来,上次因为皇子的事情,很多人掉了脑袋,此时又出现的这种事情,若不小心应对,怕是性命又难保了吧。众人都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司机将刺客怀里的落溪给救出来。

    雅絮宫内,灯光通明,高昂的火焰正熊熊的燃烧着,跳动着,栀娘努力的稳住身子,额上渗着冷汗:“你放了我女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死给我看。”

    似地狱传来的勾魂之声透着冰凉传入耳中,此人与自己到底有何冤仇?非要将自己置于死地?斜目看着身畔离得最近的御林卫侍,道:“把刀给我。”

    御林卫侍不敢动,公主的命宝贵,公主母亲的命亦宝贵,若将刀递于她,真有个好歹,自己就算有百颗脑袋也保不住呀,可是不递给她公主有个什么闪失,他的百颗脑袋也保不住呀?正犹豫之际,栀娘伸手将刀夺了过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冷,冷得让人经不住打颤,“只要你放了我女儿,我立即自尽。”

    “不行。”黑影朗声道:“你自尽后,我自会放了你女儿。”

    “你可说话算话?”她不相信黑影,不能拿女儿的性命做赌注。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黑影放亮了声音,喧告着他是一个尊守信用的人。

    紧紧的手中的刀,温柔的看着满脸泪痕的落溪:“溪儿不要哭,娘不在时,你和哥哥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娘会在天上和外婆一起看着溪儿,知道么?”

    “娘亲——。”落溪挣扎起来:“你这个坏蛋,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看着黑影,栀娘冷冷的说道:“望阁下是自己口中的君子。”说完,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眼见着刀就要割破喉咙,黑暗中弹出一颗小石头,将栀娘手中的刀打落在地。

    风清带着乐音冲上前来,扶着她:“栀娘,你在做什么?要是你死了,皇上该怎么办?你又要丢下他一个人么?”随即又封住了她伤口周围的穴位,阻止蔓延的血液。

    心比正流血的伤口痛,泪眸闪烁:“溪儿可怎么办?”

    看着落溪还在刺客的手里,蹙眉,问着一旁的御林军统领:“通知皇上没有?”

    “回禀王爷,皇上正在御书房招集大臣议事,属下已派人前去通知了。”

    一挥手,御林军统领便立在了一边,握刀待命。看着刺客,风清道:“要知道你手上的公主可是皇上的掌上明珠,若有个闪失,你可别想着能见到明日的晨曦。”

    “哼——。”黑影一声冷吟:“有明珠的母亲给我陪葬,死又有何惧?”

    栀娘的身子越来越虚弱,意识开始恍忽起来,她强撑着双眸想在昏死过去之前看到女儿平安。

    “皇上驾到——。”张公公朗声喊着,雅絮宫紧围的御林军让开了一条道,许多弓箭手跑了进来又将那黑影围住。

    凌寂云阴寒着俊颜,似闪电般来到栀娘身边,心疼的瞧着她浑身血迹,厉眸望去,那挟持落溪的黑影手中的刀明显一震。

    “栀儿,你怎么样?”让她摊在自己的怀里,凌寂云紧张的问。

    颤抖着身子出卖她此时镇静的颜容上,写着无数的害怕,她——最终虚弱得连支撑自己的力量都没有了,泪眼婆娑看着凌寂云,恍忽的岂求道:“溪儿,救救我的溪儿。”

    “你如果再不放开公主,朕担保你死无全尸。”凌寂云阴狠的笑着,那笑容里带着嗜血的味道。

    黑影依旧不惧,说:“我既然敢来,便做好了无回的准备,如果你想我手里的公主平安,就让你怀里的女人去死。”

    怎么?是冲着栀娘来的?凌寂云蹙眉,猛然看到黑暗中一条浅浅的光线闪过,嘴角浮起一抹讥讽,深遂的双眸变得邪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