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转危为安

    “我哥哥叫落洵。”落溪替他说着,或许她知道,哥哥从来都是不愿多说话的。不等别人说什么,落溪转过头对凌寂云说:“爹爹,把你受伤的伤口给溪儿看看好不好。”

    凌寂云轻拧眉,随即掀开了袖子,落溪看着对落洵说:“哥哥,你看爹爹的伤都好了。”

    落洵红了脸,偷偷的看了一眼,说:“好不好关我什么事?”说完欲掉头就走。

    凌寂云挡在了他面前,严肃的说道:“今日,朕安排你学习的东西都看完了?”

    落洵偏过头去,微颌首,凌寂云牵着他的手,坐在了龙椅上,说:“你将这些奏折都看一遍,不懂的地方就问我。”

    司徒零心下暗忖:孩子在这里,那么说华栀娘也在这里了,当然若她知晓自己落毒害她,见了面是否得有番说词?

    看出司徒零走神,凌寂云说:“栀娘没在宫里,让凌寂华抓走了。”

    苦笑,怪不得刚才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他忘记了那个眼神也是有专属权的。

    落溪拉拉司徒零的衣角,道:“哥哥不能陪我玩了,爷爷陪我玩好不好。”

    抱起她边走边说:“溪儿想玩什么?”

    “教我你教爹爹的东西。”

    “好……。”

    锦华宫里,律心兰一脸的憔悴,立在窗前,身影好不凄然。

    身后一双深情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她的身影,陪着她一起心碎:“公主,属下去请乾宗皇上来一趟吧。”他爱她,她从不知道,所以为她能开心,能笑,他宁愿舍弃生命。

    “姚谨,不用了,就算你去请他也不会过来。”律心兰带着哭腔说。这些年,她调皮的性格早被爱凌寂云的心磨灭,渐渐变得张狂愤怒,她没有一天不痛恨着华栀娘,不停的提醒自己,要永远记住是那个与她接不触不多的女人,夺走了她爱的男人,毁了她一生的幸福。

    “可是……。”

    “你下去吧,我累了,想休息。”

    “是,属于告退。”留恋的目光一直打量着她的背影,他从小与她一起长大,对她的爱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的加深,他清楚她只把他当奴才,可他努力让自己不是奴才,只有那样才能配得上她,才会有与她并肩站在一起的资格。可不想她却嫁了别人,他心痛,他认命,此生配不上她,亦要好好保护她不受一点伤害。

    连续下了数日细雨,随风随意纷扰飘洒,置身雨下,发间如同染了一层簿霜。

    离皇城还有半日的路程,乐音徒步走了一段后,身旁恰好赶过一辆板车,她央求那赶车的大爷带她一段,老大爷自是好心的应下。

    她不明白自己先前身处何地,亦不清楚自己为何又会被放了出来,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进入傲然城,通知祥王风清,栀娘小姐被人关起来了,她甚至都不知道栀娘此时是生是死。

    老大爷将多出来的斗笠递给乐音,苍老的声音慈祥的响起:“姑娘,戴上吧,雨虽然小,但淋久了也会病的。”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乐音笑道:“谢谢大叔。”

    “姑娘,你这是要上哪儿呀?瞧你一脸焦急模样,可是出了什么事么?”

    乐音黯然垂眸,含泪道:“我家夫人让坏人给抓起来了,我要去傲然城通知爷去救夫人。”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被关的是什么地方,但她相信,若是她主子的话,不论上天入地,一直能找到。

    老大爷一听,惊道:“那可大件事情了,我不进皇城,不过可以将你送到城门口。”说完响了鞭儿,加快了速度。

    “谢谢大叔。”

    “你也别担心了,你家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乐音拭了拭泪,坚定的点了点头,暗自祈祷上苍保佑栀娘要平安无事才好。

    傲然皇城门口,乐音下了车,本想退还斗笠,不想老人家说自己家卖斗笠的,这个就送于她了,看着老大爷赶走了车,乐音深深的鞠了一躬。

    三日前起,一双秀眸一直盯着乐音,不是她不想现身,只是连鹤楼主派来跟踪乐音的人几个时辰前才离开,看样子,他好像很乐意看到乐音进入傲然皇城的样子。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郁,眼见着乐音的影子就要消失在汹涌的人群里,自己却不知何故拿不出起步的勇气?

    连日来的赶路,乐音此时已经疲惫得不行了,蓬乱的发丝,花脏的面容,此时的她应该说比乞丐只好那么一点点吧。焦急的拉住一个人便问:“大哥,你知道祥王府怎么走吗?”

    卖冰糖葫芦的男子看了她一眼,指着身后说:“祥王爷在朱雀街,你从这里直走后左转,说多了怕你记不住,到时候你再问吧。”

    “知道了,谢谢大哥。”

    乐音紧了紧斗笠的绳子,拭拭额上的细汗,一支手突然落到她的肩上,愕然回首,悬着的心顿时蹋实了下来,“栀娘小姐。”抱住平安的栀娘,乐音高兴得哭了起来。

    轻拍着背说:“傻丫头,哭什么?”

    “奴婢——奴婢怕您出事了。”拭干泪水,又问:“难道他们是好人,把您也给放了吗?”

    讽刺一笑,好人?好人会打拿自己作人质这种主意么?乐音走后三日,她便乘夜色施轻功逃了出来,一路上连飞带走的,终于在三日前找到了乐音,不想她身后总有个人跟着,直到方才离去,她才敢现身出来。“是啊,他们把我也给放了。”

    “那就好了,可担心死乐音了。”取下斗笠欲戴在栀娘头上。

    斗笠的来源,栀娘可看得一清二楚,重新戴在她头上说:“不用了,一阵我去买把伞,这斗笠还是你戴着吧。”

    “可是,小姐,你要是淋病了,奴婢可吃罪不起。”

    “傻丫头,我是大夫,不会让自己病的。”

    乐音想了想也是,便指着身畔一家叫做悦香来的酒家说:“您进去找个地方坐一下,避避雨,奴婢去去就来。”她不想告诉栀娘接下来她要去什么地方,她没有那些记忆,有些事情她说不清楚,还是等见了祥王爷,自行解释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