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个酷似的男人

    凌寂云很奇怪,为何眼前这个小丫头的哭声让自己的心那般揪结,甚至有些怔然、心疼。细看之下,清澈的眸子此时正泉水怒涌,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蔓延着泪痕,胸口委屈的起伏不定,正呈现着她此时的害怕与伤心。只是衣服上有些脏乱,这小孩定是活泼过头了。

    凌寂杰拿来药箱,对凌寂云说:“你抱着溪儿吧,我要给她上药,这药有些疼。”

    看了看凌寂云冷着一张脸,汪洋笑道:“爷,还是我来吧。”

    落溪停止了哭泣,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位一脸严肃的叔叔,觉得他的表情好熟悉。

    汪洋正欲抱起落溪,凌寂云突然起身将落溪抱起坐到自己的腿上,还冒出一句:“真想看看这孩子的父母长得何等模样,怎生出这般调皮的孩子。”

    凌寂杰愣了一下,随即好一阵闷笑,凌寂云莫名其妙的看着正在上药的凌寂杰,剑眉微蹙。

    “啊——。”刚停下哭泣的落溪又叫了起来:“凌伯伯,溪儿痛,好痛呀。”

    凌寂杰边吹伤口边说:“溪儿最勇敢了,这点痛一定能挺过去的。”

    凌寂杰仿佛不排斥怀里的小人儿,倒像是有些爱不释手。郁闷自己怎会有这种反应,待凌寂杰与她包扎时,偏头看向了窗外,见又一小男孩正急匆匆的朝这边跑来。

    “落洵,你来了。”凌寂杰看向门口,眉角含笑,自己什么也不曾做过,却引得两个孩子都出现在这间屋子里。

    落洵朝他点了点头,轻轻的称了声:“凌伯伯。”随即便将目光移到落溪身上,看到她手上缠着的崩带,小小的剑眉微拧,汪洋一愣,看向了凌寂云,这孩子眉宇间的气质怎这般与他相似。

    落洵的目光一直盯着落溪,虽然凌寂云与落溪的位置差不多,可他却明显的感觉到这孩子正无视他的存在,他眼中只有自己怀里的女孩,小小年纪竟有如经气势,若教育得好,将来必定是人间龙凤。

    再看怀里的小女孩,正怯怯的往自己怀里钻,她在害怕他?方忆起他从外院一路跑来,连大人都会累得气喘不定的,他却连哈口气的样子都不曾有过,这孩子到底那里与众不同?

    落溪知道哥哥生气了,娘走时让哥哥好好看着自己,自己也保证不会闯祸,这下惨了,哥哥的脸都气青了,肯定会骂自己的。

    “你过来。”落洵轻轻的说着,但语气中却带着一股不容违背威慑。

    落溪似惊弓之鸟般揽住凌寂云的脖子,大哭起来:“不要,不要,你会凶我的,我不要。”

    凌寂杰对汪洋说:“帮我将药箱拿出去。”

    汪洋接过药箱出去了,前脚出去,他自己后脚就对凌寂云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去去就来。”

    凌寂云有些不悦,怎能让他来处理孩子间的淘气?待他消失在门口,又听得这个叫落洵的孩子一声怒吟:“叫你过来,你没听到吗?”

    这是个孩子吗?凌寂云心忖着,紧了紧怀里正伤心的女孩说:“她不愿意过去,你就不要勉强她了。”

    落洵迎上他的寒眸,竟然毫无惧色,四眸相对,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心里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落洵靠近凌寂云,一把将落溪拉到自己身边,说:“你还有脸哭?你已经不小了,还成天让人担心,是不是得让我凶你你才会记得教训?”

    凌寂云暗自冷笑:明明自己就是个小孩子,还教训起别人来了。

    落洵轻柔的为她拭干了眼泪,又抬起她受伤的手,声调变得温和起来:“溪儿,还疼吗?”

    见落洵没有要凶自己的意思,落溪这才放下心来,撒娇的说:“不疼了,凌伯伯说溪儿最勇敢。”

    落洵白了她一眼,命令道:“以后不准你爬树,听到没有?”

    “哥哥,答应你可以,不过溪儿有个条件。”落溪调皮的破涕为笑,偏了偏小脑袋,一付讨价还价的表情。

    落洵知道她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主意了,警惕的问:“说吧。”

    原来是一对兄妹,看他俩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相似,定是对双生子吧。凌寂云看着两个小孩子拌嘴,无聊的端起手边的茶喝起来。

    落溪神秘一笑,道:“我只能应下娘来接我们之前不爬树,等回到林子后,你就不可以再管我了。”迷踪林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些奇形八怪的树可以玩一下,因为有师公爷爷在,所以她不怕。

    落洵想了想,回到迷踪林,谁还有空理你?颌首应下:“好吧,回去之后,我不管你就是了。”

    因着栀娘的关系,凌寂云本就对关于‘林’这个字特别的敏感,听到两个小家伙的对话,来有一丝兴趣,似有意无意的问:“你们家可住在山上?”

    这个冷面叔叔居然说话了,落溪用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盯着凌寂云,落洵则不冷不热的说了句:“不关你事。”然后又对落溪说:“溪儿,走吧,夫子已经开课了。”

    不料溪儿却付到他耳边悄悄说:“哥,那位叔叔身上有娘的味道。”

    落洵一愣,微侧身形瞟了瞟身后的凌寂云,面无表情的说:“你是不是弄错了?”

    落溪轻轻的点着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不会弄错的,我刚刚抱着他的时候闻到的。”

    虽然是小孩子,可凌寂云自问没这么好的耐心,不悦的看着两个小孩交头接耳、窃窃丝语。

    听到落溪的话,落洵无意中朗声道:“不可能,别瞎说了,快走。”说着拉着溪儿欲离去。

    不曾想落溪却坚持自己的看法,指着凌寂云亦朗声说道:“哥,我没乱说,他身上真的有娘的味道,我明明就闻到了。”

    蔚蓝的天际似乎就该飘着白云,炎炎的夏日似乎就该有蝉的吟叫。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为何自己会因为一个陌生小孩的哭泣心头猛颤,会觉得爱不释手,为何会在他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少时的身影,为何会觉得他眉宇间酷似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