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遗忘的岁月

    这就是他辛苦得来的皇位,这是栀娘讨厌的皇位,是这张龙椅夺了她孩子的父亲,她的夫君。

    正当一步步靠近这张龙椅时,栀娘,我的心却飞到天空去寻找你的身影了,我不后悔得到这张龙椅,却后悔没能把你带到身边。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栀娘,不曾想我将你伤得如此之深,你此时会以怎样的心态来恨我?恨我负心或是恨我言而无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记得我们之间的承诺吗?若天可怜见,我再遇到你,此生定不负卿。

    这一日傲然皇朝新皇登基,改国号为:乾宗。玉西国公主律心兰封为兰妃;入住锦华宫,侧妃连若依封为连妃,入住玉华宫;前朝相国之女林玉红封为红妃,入住晴华宫;户部尚书之女舒静封为静妃,入住玲华宫……。

    登基大典终于在一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喊声中结束了。

    春去春归,花落花开,一载一载复又一载。六年的时间,遗忘得太多了;六年的时间,承载了多少悲哀与伤怀。

    每次给落洵与落溪换衣时,将两块玉佩合在一起,明明是一块,为何要分成两半?这玉佩又是谁的呢?忆起来到是别样的累人。

    说实话,栀娘不是很会带这两个小家伙,到是药王操的心似乎都比她多。

    有时药王也挺不解的,两个孩子都是自己操心带大的,为何落溪像自己活泼可爱,像极了自己,而落洵却与落溪相反,整天一付小大人的模样,又不爱说话,又不会逗他开心,真是闷极了,没事还总爱拉着个脸,那样子真是像极了人。

    此时,药王第三百次吼出了那句老话:“栀娘,看看你生的好儿子,怎么跟他老子一样狂妄?”

    当然两个孩子不知道‘老子’是指何意,而栀娘亦不知晓这两个孩子的老子是谁?甚至怀疑过两个孩子是不是她自己生的。

    栀娘晾好衣物,走向了书房,临近门口时,遇到正踏出门槛的落洵,栀娘问:“洵儿,何事惹得师公爷爷不悦?”

    快七岁的落洵瞟了娘一眼,一抬手满脸不耐烦的说出两个字:“无聊。”

    与栀娘擦身而过,便唤来彩儿一起去到林子里练功去了。

    看着他自大嚣张的样子,栀娘陷入了沉思,不知道什么,就是久久移不开眼。落溪小跑出来,抱住栀娘的腰,撒娇道:“娘亲,娘亲——。”

    “溪儿,告诉娘,怎么了?”栀娘微俯身轻轻的问着。

    落溪靠在栀娘的耳边,轻声道:“师公爷爷让哥哥练字,哥哥不练,还说师公爷爷老了,记不住那些字他都练过了。”

    含笑抚着女儿的头发,说:“去林子里找哥哥玩吧,记得早些回来。”

    “知道了,娘亲。”落溪开心的小跑着离开,栀娘进了书房看着药王似个孩子般嘟着嘴坐在凳子上,还将脸移向一边。

    “师公,他不懂事,您别跟洵儿计较了。”栀娘替药王倒了杯水,放到他面前说。

    每次都是如此,只要迎上栀娘的眼睛,药王就算生再大的气,也会让她眼里散之不去的哀色给溶化掉。六年了,凌寂云当了皇帝,她却选择忘记,可发生过的事情必然存在,真的能忘掉吗?她眼中的哀漠时刻的提醒着她,她并没有忘记,只是将那段记忆给沉封起来,也许有一天,仍然会被开启。

    “算了,看在你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药王端起杯子边喝边说。

    栀娘不明白为何每次替落洵求情的时候,师公都会用一种疼惜,无奈,痛心的目光看她,他不说,自己也不想问。

    “栀娘,明早你带着洵儿和溪儿进城吧,我要去见个老朋友。”药王起身,透过窗子看着洵儿正练着他教授的武功,以及溪儿站在一边拍手叫好的场面。

    栀娘应道:“知道了,师公。”

    栀娘还想问他要不要给他带什么东西时,却见药王气急败坏的囔起来:“这个洵儿,那招潜龙摆尾又耍错了,真是气死我了。”说着不理栀娘,径直出了书房,朝林子里走去。

    师公就是这样,每次洵儿惹他生气了,总是一会儿就和好了。

    从三年前开始,药王说不能让洵儿和溪儿总是闷在迷踪林里,得让他们见见世面,于是得到栀娘的同意,就将两人送到凌寂杰的书院里去上学了,但并不是每日都去,一年两次而已,其余的时候都让药王自己教授。

    夕阳已悄悄的躲到了山下,树尖尖顶着漫天晚霞,药王在指点洵儿武功之后就离开了,此时两兄妹妹手拉着手,带着彩儿一起往家走。

    两抹小小的影子参差不齐的映在途中,洵儿小心的拉着溪儿,溪儿说:“哥,明天我们又可以见到凌伯伯了。”

    “哦——。”落洵轻轻的应了一声。

    落溪又问开了:“为何其他学子叫凌伯伯作夫子,我们却要叫他凌伯伯呢?”

    “不知道——。”

    落溪又问:“哥,我想在书院多呆些日子,你说娘会同意吗?”

    “不知道——。”

    落溪又问:“哥,如果娘同意了,你会陪我多呆些日子吗?”

    落洵终于按奈不住了,驻足回眸,看着他这个可爱的问题妹妹,朗声道:“你烦不烦啊,那来这么多问题。”说完又拉着她走起来。

    落溪白了他一眼,说:“你凶我,我回去告诉娘去,娘肯定会生你的气,然后明日不带你出林子了。”

    真是让这个白痴妹妹给打败了,落洵说:“得了吧你,你见过娘生气吗?”

    落溪想了想说:“好像没见过。”

    入夜,湖边的树丛里不时闪着萤火虫的光亮,东一点,西一点,煞是好看。

    落溪坐在浴桶里,看着窗外闪烁的星点,指着说:“娘,快看呀,萤火虫真好看,我可以让哥哥陪我去抓吗?”

    栀娘摇了摇头说:“不可以,哥哥都休息了,明日还得早起呢。”

    落溪只得作罢,玩着浴桶里的药汁说:“娘,为什么从小你用药浴给我洗澡呀?”

    “不止你,哥哥也是呀?”栀娘微着的说着。

    落溪又问:“为什么呀?”

    栀娘停下手来,看着女儿可爱的小脸说:“因为外婆也是这样给娘洗澡呀?”

    “外婆,是娘的娘吗?”

    “是——。”

    “那她去哪儿了?为什么我见不到她?”

    “外婆去了很远的地方。”

    “去哪儿了?”

    “去见外公了。”

    “外公在哪儿?”

    “外公在天上。”

    “那外婆去找外公也在天上了?”

    “是——。”

    “溪儿何时能看到他们?”

    “很久很久以后吧。”

    “很久很久以后是多久?”

    “就是很久。”

    “很久是多久嘛?”

    “就是……。”

    边城城主府中——

    府内已冷清了不少,只因是潜龙邸,无人敢住,便也只能作为乾宗皇的别苑矗立在边城。松伯依旧呆在这里,他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他说就算死,也要死在这儿。

    汪洋穿过那道透风的花墙,到达书房,拱手道:“皇上,一切准备就绪,可以起程了。”

    凌寂云转过身来,风采不减当年,只是雕刻般的俊颜上添了几分沧桑,倒是显得更加成熟与稳重。

    回来半个月了,依旧杳无音信,六年了,栀娘,你回来之后就真的没再出过迷踪林吗?

    “起程吧。”淡淡的启口,带着不舍,却又尽是无奈。

    “遵旨——。”

    大街之上,依旧热闹繁华如初,边城并没有因凌寂云的离开而萧涤,相反是更加繁荣昌盛。许多人都知道这是现在皇帝的起源之处,便都慕名前来定居,交易等。

    曾几何时,凌寂云一度想把傲然城搬到这里来,不料反对之人众多,也就只得将此念作罢。

    凌寂杰一手拿着玉扇,一手提着个小酒瓶,笑容满面的走在人群之间,还不时有人与他打招呼:“凌夫子,打酒呀。”

    凌寂杰拱手状道:“是啊, 进城打点酒。”

    “凌夫子,我家小孩在学堂听不听话呀?”

    “听话,成绩还不错呢。”

    “有劳夫子操心了。”

    “客气,客气——。”

    凌寂杰在城外的书院收费低,他又乐于此道,所以又教得好,这些年来,他的学子们是越来越多,连边城里的正学堂的学子们都纷纷到他的学堂上课,他不得将学堂扩建,最后干脆建了一座书院,起了个名字叫:怡然书院。然后又请了几位夫子与他一起教授学子,他自己教得高兴,学子们学得高兴,何乐而不为呢?

    一辆豪华马车从他身边经过,车内人笑道:“你的日子过得不错嘛?”

    凌寂杰亦笑道:“托福托福。”

    “你这个逍遥王爷真是名不须传呀。”两年前遇到他的时候,简直被他给惊了一下,真是想不到一向淡泊只作看客的凌寂杰会当了个教书先生,而且看他的样子还乐于其中。自己也不想去计较太多,就封了个逍遥王爷给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