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云桑花

    风清不安的看着凌寂云,只见他脸色苍白,额上渗汗,尽管他隐忍,仍能感觉到他此时正痛苦不堪。“寂云,你怎么了?”

    凌寂云摇了摇头,觉得似乎缓了过来,尝试着运了真气——畅通无阻,却是为何这般?起身走到窗前,问了一个让风清讶然的问题:“清,生孩子会痛吗?”

    风清煞有其事的走到他的身边,拿起他的手把着脉,他额上还残留着方才痛苦的细汗,脉像又正常无疑,“寂云,看你身体挺正常的,是否这些日子太忙,忙得你脑子糊涂了,怎问这么愚笨的问题。”

    不解的看着风清,风清一脸你无可救药的表情说:“生孩子当然会痛了。”

    凌寂云拧眉道:“可栀娘说她是大夫,所以生孩子不会痛的。”

    说到栀娘,风清明显的失去了先前打趣的心情,换了付淡淡的口吻说:“她是安慰你的,那个女人生孩子不痛?”

    “呵呵——。”凌寂云轻轻的笑道:“她终究还是骗了我一次。”

    淡淡的云儿,轻轻风儿,伴着马车辗过了一程又是一程。

    车内的人儿不想伤心,可无声的泪雨却骤然滂沱,这是自己选择的路,怪不得人生聚散似浮萍。

    夕阳西下,终于迎来了黄昏,马车亦在该停的地方停了下来。带着孩子下车,却未见着迷踪林的身影。

    赶车的小哥甚是奇怪,这一个女子带两个孩子来这荒郊野外做什么?多看了栀娘几眼后,挥了挥鞭子离开了,毕竟给了他几倍的银子,他还得回去交差。

    一定是师公发现自己未回迷踪林,将迷踪林给掩藏起来了吧,如果说父亲的本事属精,那么师公的本事就可谓出神入化了。想将迷踪林掩藏起来不被任何人发现,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抱着落溪,背着落洵,借着黄昏映照下的天干地支方位,向东走了十五步,向西走八步,向南走十步,向北走了三步,随后一扬手,一团轻轻的迷雾便出现在了眼前,她将去障气的叶子贴在落洵与落溪的鼻前,自己放在嘴里走进了那团迷雾。

    穿过那团迷雾,栀娘停了下来,弹指一算今日的日期、日辰与方位,向左边走去……。

    半年后——

    栀娘将落洵与落溪哄睡着之后,去了林子里采药。回来时看到一老叟正在院子里手忙脚乱的逗着两个哭闹的孩子。

    父亲不是说迷踪林外人是不可能进来的吗?为何这个老叟不但进来了,还在逗着她的孩子?栀娘心下一紧,玉足轻点树叶,飞过湖泊落在了院外。刚想说话,彩儿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围着栀娘,她不知道彩儿何时离开迷踪林的,此时回来了就好,伸手让它停在手上,温柔且责备道:“彩儿,你去哪儿了?害得我在林子里到处找你。”

    彩儿只是叫了两声,院内的老叟却大喊起来:“栀娘,你快进来,我搞不定你的两个孩子。”

    栀娘?他知道自己叫栀娘?栀娘进了院子,漠然的看着这个衣着古怪的老叟,看他的样子似乎对她的孩子无碍,淡淡的启口道:“这位老前辈为何会在栀娘的院子里,为何会知道小女名唤栀娘。”

    正抱着哭闹不止的溪儿,药王愣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栀娘这是怎么了?难道让凌寂云折磨成这样的吗?将孩子放到摇篮里,想上前替栀娘把脉,不想栀娘瞬时闪开,还射出了飞针刺叶,未见他如何躲开,针便刺在一旁的梨树上了,又听他笑道:“这一年不见,你的轻功不但长进,连我教你的飞针刺叶也变得娴熟了。”

    没有笑意,只是用见陌生人的眼光打量着药王,听着他的话,容颜上闪过一丝惊讶,但也是瞬间的事情,淡然的问:“你是说我的轻功与飞针刺叶都是你教的?恕栀娘无礼,栀娘并不认识你,请您快些离开此处。”说完放下背后的药篓,走向刚哭停下来的落溪。

    药王收起了谩笑,神情逐渐变得凝重,刹时想到了什么,挥袖转身快步朝书房走去。

    栀娘被这个莫名其妙的老叟弄得糊涂了,难道真是与自己相识而不自知吗?

    药王在书房里疯狂的寻找着那本自己亲手写的手扎,二十年前从迷踪林出去时自己留下来的唯一手记,因为华虚子对里面的内容感兴趣,他也觉得留在自己身边不如留在这里。但他提醒过他,手扎上的内容是穷尽自己半生心血研究出来的最高武林医学,除非逼不得已否则绝不可拿出来示人。

    偶然的斜眸,本是该收藏得紧的东西却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取下来翻到了那页,心疼的看着。

    栀娘见老叟进了书房许久不见出来,有些着急了,那里可是父亲研究医术的地方,岂容一个陌生的人随意进出。赶紧将溪儿放进摇篮里后,向书房走去。

    她果然用了此道,药王怔怔的坐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感觉到门口有人,药王将手扎放在桌台上,起身走到栀娘面前,慈爱的看着她,满眼的疼惜:“栀娘,想不到你将他爱得如此深,怕是吃药的时候痛苦了好些天吧。”

    老叟陌生,看着他暖暖的目光,栀娘感到一阵暖意,轻启唇瓣:“栀娘不明白前辈在说些什么,若您平安无事,便快些离开吧,这里实不在不方便留您。”

    药王轻轻的敲敲栀娘头,栀娘拧眉,他却笑道:“我是你父亲的师傅,也就是你的师公,不然怎会进得来布局繁杂的迷踪林。”

    栀娘听父亲说过,他的师傅云游去了,却不知道是去了那里,而她自己是没见过的。打量着这位自称‘师公’的人,他一脸的慈笑,透着孩单般的调皮,有着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想到父亲生前给他形容的样子,此人应该不假吧。栀娘盈盈了身子,淡淡的笑道:“原来是师公,栀娘有礼了。”

    药王清了清嗓子,似做着决定:“从现在起,我要留下来那儿也不去了。”他去傲然城寻过她,却不见她的身影,定然料定两个之间出了什么事情,而栀娘一定会回迷踪林。他回来是想告诉她,十天前,凌寂云拿下了傲然城,终于成就了他的理想霸业,成为了傲然王朝君主,成为了普天之下诸国皆惧的君主,可他也知道栀娘不会高兴着去分享他此时的至高荣耀。

    凌寂云在战场上的表现,绝对不失为一个王者,只可惜,在追求功迹与利益的同时爱上了一个想要平凡的女子,不知该算是命还是天意。

    “师公若留下,栀娘自是欢迎。”声音平平,波澜不惊,清澈如水的眼眸透着一股子让人看不穿的淡漠。

    “带我去看看你的孩子吧。”药王率先出了屋子,轻转了身形,栀娘随后关上了书房的门。

    桌台上那本药王亲自书写的手扎正静静的躺在那里,窗棂中有风吹进,拂动着书页,颤抖的纸上赫然写着:云桑花,根、经亦蓝,叶似白梅,花色碎且淡,入口苦,咽下微辣,配以珍茉草、蓝果、雪见红,可忘忧……。

    “栀娘,这小子叫什么名字呀?”药王抱着落洵笑着问。

    说到孩子,栀娘仿佛有了一丝生气,说:“你怀里的孩子叫落洵,是哥哥,——这是妹妹,若溪。”

    “落洵,落溪,以后就跟师公爷爷一起玩,师公爷爷一定把看家的本事都交给你们,好不好呀?”药王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不理栀娘的淡然,笑得合不扰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