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见了 村庄

    红心蕾花,叶似手掌大小,胫为圆状蓝色,花由叶底突出,至始至终都是花蕾状,亦红色,故名红心蕾花,根似网状,主要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其毒无色无味,有孕之人食或嗅都是窒命的。

    是谁要害自己?是觉得我阻止了凌寂云的前途吗?师哥?抑或是司徒零?虽是短短的三四日,自己故意昏昏欲睡的样子让躲在暗处的人大概是觉得自己已得手,便离开了吧。

    该如何?难不成再死一次吗?让他死心,也让自己心死。不行,依凌寂云的脾气,她若在此出了意外,这里的村民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吗?

    夕阳终于西垂,天边泛起的红霞映红了村落,映红了放眼望去的泛黄稻子,也映红了满山遍野。

    栀娘撑着肚子站到了玉兰家院外,喊着:“玉兰姐,玉兰姐。”

    玉兰正在洗衣手,听到栀娘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扔下衣服跑出来,迎上去扶着说:“栀娘,你挺这么大个肚子出来干嘛?是不是饿了,我给你做吃的。”

    拉住她欲转身的手说:“我不饿,只是想请你陪我去田埂上走走。”

    “哦,好,那你等等,我叫上翠花吧。”以防万一她要是在途中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一个妇人怎么搞得定嘛,还是叫上翠花好,也她有个帮手嘛。

    少顷,玉兰就从长根家拉着翠花过了过来,扶着她说:“栀娘姐,你想去田埂上走走呀,走吧,我和玉兰姐陪你。”

    走在田埂上,看着凌寂云亲手种的稻子,微微的笑着,想不到他种的稻子也会抽穗。强忍着自己不要去想过往的点点滴滴,可眼中微微泛起的水雾出卖她依旧伤心的事实。

    “栀娘姐,你怎么了?”翠花担心的问着。

    玉兰当然知道她想起了谁,说:“栀娘呀,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让我再走走吧。”

    玉兰与翠花陪着她继续走着,栀娘说:“玉兰姐,明天能麻烦你让二娃哥送我进城么?”

    两人驻足,微愣,玉兰问:“栀娘,你是不是想去找他呀?也好,你就要生了,有个男人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栀娘只是淡淡的笑着,没有说话,翠花却哭开了:“栀娘姐,你走了之后什么时候回来呀?”

    栀娘紧紧握着她的手说:“傻丫头,都嫁人了还哭。”

    “我怕你不回来了。”翠花孩子气的哭着。

    是啊?还回来吗?应该是还回来睹物伤心吗?栀娘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能说:“翠花,天下无不散之延席,若我们有缘的话,一定会再相见的。”

    “真的吗?”

    栀娘点头:“真的,我何时有欺骗过你?”

    翠花这才止住了哭意,与玉兰一起陪着栀娘在田埂上走了很久很久。

    翌日一早,玉兰和翠花就帮着栀娘收拾起来,很想给她多带些东西,可栀娘却只是带走了些简单的衣服。

    走到村口,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到玉兰手中说:“玉兰姐,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麻烦你将一封信交给他。”

    玉兰接过说:“栀娘放心吧,我会亲自交到他手中的。”

    二娃牵来了村里唯一的一头驴,连夜赶了个板子车。说:“栀娘走吧。”

    栀娘侧眸,深深的向来送行的乡村们鞠了躬后,上了板车。

    “栀娘,有空就回来看看。”霞婶含泪说。

    “就是,有时间就回来,你的屋子我会一直给你们留着的。”村长也带着哭腔说。

    “栀娘姐,我舍不得你。”翠花靠在长根怀里又哭了起来。

    ……

    “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栀娘告辞了。”栀娘眼中闪着泪花,笑着说。

    二娃轻轻地拍拍驴子,板车走了起来,栀娘一直向送行的人摇着手,直到转进山里,那些可爱的村民消失在视线。

    如今怀着孩子不能独自回到迷踪林里,万一师公不在家,自己一个人会有诸多的不便,细细的想着该去那里。

    西边的落日即将逝去,栀娘与二娃走了一天了,快到边城时的一个路口,二娃继续朝前使去,栀娘却叫住了他:“二娃哥,走这边,我们不进城。”

    “啊,你不去找凌云呀?”二娃突然发现自己那壶不开提那壶,连忙红着脸说:“对不起,栀娘,我……。”

    栀娘眸中黯淡了瞬间,随即笑道:“不去找他了,咱们走这边。”

    “好——。”

    二娃一路赶着驴子板车,到了城外的小村子。路过溪边架着的小桥,走过那长满甜叶的小竹林,看着熟悉的小路直到如此是李嫂家的门口。

    二娃扶着栀娘下了车,朝院内喊着:“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

    李嫂正准备做晚饭,听到院外有喊叫声,出了屋子看到栀娘,欣喜的迎上来:“栀娘,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栀娘,既然你到了,那我就回去了。”二娃笑着说。

    栀娘仰头看了看天色说:“二娃哥,你现在回去的话,到家得后半夜了。”

    二娃憨厚的抓了抓头说:“我不想你玉兰姐担心,放心吧,没事,我早就准备好火把了。”

    栀娘歉然的笑笑道:“对不起,二娃哥,麻烦你了。”

    “没事,那我走了,以后你自己多保重,有空就回去看看吧。”二娃坐上了板车,朝栀娘挥了挥手后踏着夕阳的余晖往小山村前进了。

    夜晚——无月,只有星星眨着眸子,晶莹的闪着亮光。

    李嫂看着栀娘郁郁不乐的容颜,便醒目的不去打听。倒是小玲儿听闻栀娘回来了,兴冲冲的从家里赶了过来。

    刚一进门,便狠狠的抱住了栀娘,带着满腔哭意:“栀娘,想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

    这个小玲儿,栀娘说:“小玲儿,你快松开手,快闷死我了。”

    小玲儿这才松手,看了看栀娘隆起的大肚子,故作艳羡的说:“栀娘,你怀了身孕,何时成的亲呀?怎么没见你相公?”

    栀娘心下一阵揪痛,李嫂推了推小玲儿,轻声说:“别乱说话。”

    栀娘无力的笑道:“没事的李嫂,我们分开了。”

    小玲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也清楚不方便在多问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