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政变

    时过二旬,傲然王朝皇帝重病染榻,在太子府中,凌寂华的探子正在向他汇报边城的情况。

    “太子殿下,四王子并未中毒身亡。”

    猛然起身,跨步到探子眼前,紧紧的抓着胸襟怒道:“他没死,你怎么现在才告知本太子?”

    “回太子的话,因殿下您回傲然城的时候,只留下属下一人在边城守探,得知四王子没事的消息时,本想及时回禀您的,可四王子要知道他的命差点就丧在您的手上,属下怕四王子又会有对殿下不利的举动,所以才静静的待了两月回来。”

    虽然两月没动静,可凌寂华的眉头还是深锁不展,探子又报:“殿下您不必担心,属下以为四王子以不足为患了。”

    凌寂华来了兴趣,斜眸疑惑问道:“怎么说。”

    探子道:“属下也不知怎么回事,只知道这四王子毒解后,整个人的性情大变,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酗酒,颓废得不成人样了,这边城没有他的打理坐镇,也乱作了一团,现在边城的形式对殿下您来讲是再好不过的了。”

    凌寂华稍舒愁眉,心下暗忖:怎么会这样?是受了什么打击吗?“你在边城待了两个月都没弄清楚是何原因吗?”

    探子的主要目的是监视城主府的一举一动,像这等事情他还真没打听过,可太子殿下问了又不能不答,他细想了一下说:“回殿下,只是从城主府进出的老妈子丫环口中听说,好像是有个叫华栀娘的姑娘死了,可四王子应该不会为一个姑娘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吧。”

    探子仍无法相信,可凌寂华信,凌寂云变得如此样子,多半是因为华栀娘吧,那般清澈的一个女人,死了还真是可惜。

    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一摇手说:“你下去吧,叫人不要来打扰我。”

    “是,属下告退。”探子躲身退下,关上了房门。

    她真的死了,真的死了吗?自己也会心痛,与会怅然若失。坐在椅子上,伤心的神情怎么也软不下来。

    回想那夜,自己点了她的穴道,将她揽在怀里,此时胸口似乎还有她的气息,每每忆起,竟也是那般贪恋。她说她不会让凌寂云死,却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自己被她骗了,以为凌寂云一厢情愿,其实她的付出并不比凌寂云来得少,一个可以用生命换取的人,那份爱得有多深,情得有多沉。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不,没有错,错的是他凌寂云,他若本本分分的坐守边城,没在暗里对他施以利害,也许他只会当他是四王弟,边城的城主而已。

    如今一切都变了,他要做皇帝,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他铲除,绝不能留下这个心腹大患,这次有幸不死,下次看是不是还有那个‘华栀娘’可以救你。

    同年阴历八月二十三,傲然王朝皇帝因病逝世,享年六十五岁。

    十月初八,大太子凌寂华登基为皇,改国号霆延。

    十月十九日,霆延皇下旨命寂王交出边城兵权,速回傲然城,改封为逍遥王,可不参与政事。

    十一月一日,霆延皇以寂王藐视朝庭皇威,抗旨不尊为由,下令清剿。

    碧蓝的天空下,漂过几缕轻云,步入冬季的天气渐渐冰得让人颤粟。

    回廊里,风清匆匆的明凌寂云的书房走去,到了,推开房门,兴奋的朗声道:“寂云,他终于按奈不住了。”

    凌寂云放下手中的兵书,明白了风清所言何事,起身道:“真的吗?”

    “嗯,探子回报说,他派了镇国将军段文叶带领着二十万精兵,昨日从傲然城出发,估计行军半个月就能到边城。”

    “好,半个月时间,足够了。”凌寂云脸上泛着喜悦,亦泛着嗜人的寒光。

    风清喝了口水说:“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这次一定会马到成功。”

    “你先去军营,叫冯添来等一干将领到作战间开会,我稍后就来。”凌寂云对风清说。

    风清道:“好,我这就去。”

    风清走后,兴奋的脸逐渐平静了下来,从抽屈里拿出一条绣着紫色菖莆的腰带,温柔的抚摸着,轻轻的说:“栀娘,谢谢你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为你打出一片天下,要给你最高的荣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