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无力的心痛

    雪香端来了热水,身后的丫环拿了碗。

    栀娘别过头去看了一眼,就是那只大碗,即将装下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对他的感情,自己的命。

    走到桌前,回眸看了一眼凌寂云后,拿起旁边什锦果盘上放着的水果刀。风清抑止不止心跳,汪洋伸手欲阻止,却始终以无可奈何放下。

    栀娘将刀放在手腕,风清实在不忍看下去,急忙侧过头,仰首努力不让眼泪落下。

    窗外的狂风比之前来得要猛了,窗户又被吹开,树枝张狂的乱舞,似要伸进屋子里,来迎接这个即将逝去的生命。

    雪香又将窗户关牢,惊恐着看着鲜红的血液从栀娘的手腕中如窗外的大雨一般落到碗里,背过身子去,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撑着今夜被狂风吹开了数次的窗户。

    冷汗悄悄的渗了出来,眼眸周遭都变得模糊起来,定了定神,将眸光凝聚在一起,因为那只大碗中正盛满了对他的希望,对他的爱。

    先前如柱涌出的血液,此时已化作露水点滴,一滴一点的溅到雪白的桌布上,煞是凄凉,别样凄美。

    她的血液没有想像中的腥味,有的只是那一阵阵扑鼻而来,让人精神抖擞的药香味,此时正溢满了屋子里的每一处角落。

    “师哥。”收回手,一虚弱的声轻唤。

    风清急忙转过身子,把即将晕倒的栀娘揽进怀里,痛苦得无言以表,栀娘说:“快让王爷服下吧,我怕——来——来不及——了。”

    “栀娘,栀娘,你怎么了?”风清死命的摇着她,想到看到她有生命的迹像。

    汪洋过来扶着她说:“风公子,快救王爷吧,不要浪费了栀娘的一番苦心。”

    风清端着药坐到了床榻边,对连若依说:“将寂云扶起来。”

    连若依扶着凌寂云,风清狠下心一勺一勺的喂着他栀娘的血。

    栀娘微睁双眸,轻声说:“汪大哥,送我回去吧。”

    “回哪儿?”

    “暗牢。”

    “不行,你的身子这么弱,不能再回那个鬼地方。”

    淡淡一笑,无力的说:“汪大哥,王爷不会想看到我的,不能让他再生气了,求你让我回去吧。”

    “栀娘——。”风清发自内心愧疚的喊着。

    横抱着她,连若依出声道:“栀娘小姐,我会好好照顾王爷的,你放心吧。”尽管有数说完的不甘心,此时她还是真心的感谢着。

    还是淡淡的一笑,头紧紧的靠在汪洋怀里,朦胧的看着床上躺在连若依怀里的人,连心痛都没有了力气,脸颊上悄然滑过一滴泪水,晕厥过去。

    一整夜的忙碌,凌寂云的脸上终于见到了血色,汪洋与风清都松了口气,连若依更是欣喜若狂。

    然而笑颜却没有在脸上停留得太久,他们都想到了正在暗牢里的栀娘,感叹命运的不公,亦为她心痛。

    风清踏出房门,驻足看着房檐沟里滑落的雨水,正如断线的珍珠一般,砸在地上小水滩里,溅起的水晕瞬间散开,又瞬间聚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