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胆寒的事实

    彩儿飞了起来,闪到了旁边的榕树上,栀娘疑惑的起身想到追去,却听闻身后传来一声:“栀娘姑娘,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呀?”

    微侧身,迎上凌寂华似笑非笑的眸光,淡然的说道:“大王子不也没就寝吗?”

    “你为何对我总是如此冷淡呢?”坐在石凳上,凌寂华笑着问。

    “您定是有所误会,栀娘对谁都是一样的。”

    “不见得吧,风清是你师哥除外,你对四王弟就不是这种眼神。”

    栀娘亦坐了下来,看着凌寂华说:“大王子不会是特意来提醒栀娘对谁该用什么眼神吧?”

    “姑娘真是冰雪聪慧,实不相瞒,在下是来向栀娘小姐辞行的。”

    辞行?没听说他就要回傲然城呀。读到栀娘眸中的疑惑,凌寂华毫无顾忌的说:“最迟不过后日,招我回傲然城的圣旨就会到了。”

    “原来大王子什么都计算好了。”一声冷笑,栀娘起身道:“也该走了,我想您来边城的目的已达到了,不是吗?”

    凌寂华故作不解,单手撑着下颌:“姑娘所出此言?”

    知道他故意的,栀娘淡淡的说道:“大王子,栀娘虽非方外之人,却有一颗方外之心。你与王爷之间的恩恩怨怨与栀娘无关,但也想奉劝你凡事还是留有余地的好。”

    凌寂华愣了一下,他看上的女人果然与众不同,可惜她做了凌寂云的女人。一声叹息道:“你爱上了凌寂云对不对?”

    冷漠的闭上双眸,道:“与你无关。”

    起身来她的身后:“说实话吧,我真是喜欢上你了,如果你愿意跟我走,凌寂云能做到的,我一样对做到。”

    “大王子厚爱,怕是栀娘没这个福气。”

    “想不到他对你已这般重要,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吧。”

    栀娘再不愿承受,也还是点点头,说:“既然大王子说透了,栀娘有一事请教。”

    “嗯——你是想问他为何现在还未毒发,而他的那些侍妾却都死了。”

    栀娘看着他,英俊的容颜,高贵的气质,说出的话却是让人脊背生寒,如同说着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能撑这么久,看来他的功力已经超出了我的想像,除掉他这个心腹大患,真是明智之举。”

    “按大王子的意思是,因为王爷功力深厚,所以蓝夜姬的毒气运行缓慢。”风扬起裙角,微微的飘动,似不经意间就要飞升。

    凌寂华看呆了,仍旧微笑着,说:“正是,栀娘小姐真是博学多才,居然知道蓝夜姬,它可是西域国特有的杀手。”

    “过奖了,栀娘也是碰巧知道而已,还想请教中原种不活蓝夜姬是因为它缺少某种养份,不知道这种养份为何物?”

    “血气。”

    “血气?”

    “不错,中原不是养不活它,而是养它的人必死无疑。”

    栀娘摇着头,瘫坐在凳子上,冷言道:“大王子真是用心良苦。”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正所谓无毒不丈夫。”凌寂华狠狠的说着,栀娘别过目光,不忍让自己感染那股子邪气。

    “栀娘无话可说,那日连姑娘到雅絮苑滋事,怕也是大王子通知的吧。”

    再次打量这个简单如一张白纸的女人,她的内心居然如此透亮,说:“为何会是我,难道不会是二皇弟或是风清或是其他人吗?”

    “我和王爷的事情,师哥早知情,何必多此一举;二王子从认识他开始,就一付看好戏的样子,怎会有此闲情,除却那二人之外,就只有你大王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