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亲眼目睹

    身后的女子又哭了,吓得身子乱颤,栀娘紧紧的抱着她,取出怀里的银针,想趁刺他们的穴道,不想却为首的流氓给先抱住了,生生的将两人扯开,银针也在掐扎间掉到了地上。

    “啊,救命啊——。”女子大声呼喊,却被手捂住的嘴。

    栀娘被推倒在地,看着身边那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女子,衣袖已被撕掉了,手臂上那鲜红的朱点似在颤抖的哭泣,想到了自己的遭遇,朗声道:“等等。”

    为首的流氓说:“怎么,改主意了。”

    “放了她,我任由你们处置。”闭上双眼,深呼吸后,怒视着三个流氓。

    为首的流氓说:“那得看我兄弟同不同意。”

    音落,便听到异口同声道:“当然不同意。”

    “无耻。”栀娘起身,扬起手狠狠的甩了他一记耳光。为首的流氓捂着脸,狠狠的说道:“够味,老子喜欢。”

    再次将栀娘扑到在地上,眼见黑手快要伸进衣服内,忽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狠狠的将他踹到了一旁。

    其余两个流氓也停下了行凶,被汪洋用刀架在脖子上。

    惊魂未定的女子急忙收拢衣服看向栀娘,栀娘紧紧胸前的衣襟,起身直视着他的目光。凌寂云指着地上一旁的流氓,怒道:“你知不知错?”

    错?她那里错了?“栀娘没错。”淡然的别过头去,坚定的说。

    “你……。”凌寂云扬起手,却久久的颤抖着打不下去,俊颜上无以言表的愤怒记栀娘有些后怕。

    看着一脸不知错在哪里的栀娘,凌寂云前所未有的挫败,赌气的放下手,怒视着早已吓呆的为首流氓,阴冷的说道:“起来。”

    “是,是,是……。”站起身来,冷汗止不住的淌下。

    汪洋将刀下的两名流氓也押到了凌寂云的面前,凌寂云问着为首的流氓,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足以让人失魂落魄:“你那只手碰她了?”

    看看栀娘,颤抖的抬起了右手,“哼。”凌寂云一声冷笑,手起剑落,刹时一道光束闪过,流氓的手坠在了地上,“啊————。”呼痛划破了周围的宁静。

    其余的两个流氓吓得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大爷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来不及了。”递给汪洋一个眼神,闪过两道寒光,又有两支手臂掉在了地上。

    巡城的护卫闻声赶来,立即跪了一地:“参见城主。”

    “一群没用的人,边城内居然有这等无耻之徒,尔等却不知道,该当何罪?”

    “属下知罪。”众人异口同声道。

    “传令下去,今日在场的每人减去半年的奉碌,将这三个畜牲挑断手经脚经,扔到城外猎场去喂狼。”

    “遵命。”

    “城主饶命啊,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听过他的残忍,却从未亲眼目睹,背对自己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将自己揽在怀里轻言细语的同一个人吗?伸出手,刚碰到他,却又被什么拉得遥远。

    泪悄然滑过脸颊,带着一丝心酸坠入尘埃。凌寂云回过头,一双深不见底的幽潭也无声的注视着栀娘,有愤怒,有气恼,有埋怨,更多的却是担心与害怕。

    解下披风披在她的身上,佯怒道:“还不快走。”

    走到女子跟前,微扬唇角说:“汪大哥,能不能麻烦你送送这位姑娘。”

    女子突然跪在地上哭道:“谢谢你,我的清白若是毁在这群流氓手里,以后还有何面目见人,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谢谢,谢谢。”

    扶起她,替她拭了拭泪说:“以后出门小心点儿,不要再让坏人遇到。”

    “走吧,我送你回去。”汪洋过来扶着她说。

    女子再次感激的看了一眼栀娘,和汪洋一起消失在了巷口。

    想开口质问她为何要跟风清那样亲密的在一起,却被自己的骄傲堵在嘴里,期待着她的解释,等到的却是:“谢谢你救了我们。”

    胸中堵着一口闷气,阴沉着脸拂袖而去,也许伤害她,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