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难逃的一劫

    终于有人倒下了,刺客依旧朝凌寂挥动着大刀,似作好了不成功变成仁的觉悟。凌寂云显然有些吃力,连若依喜静,所以平常没事,他下令不得进绿依苑打扰,如今感觉事情不妙了。

    又是一阵打杀,刺客最终留下了两人,若是怀里没有连若依,这些刺客怕是早就横尸在地了,“云,你快放开我,我不要你有生命危险。”连若依带着哭腔说道。

    凌寂云低怒:“别说话,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栀娘微微侧目,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人生死与自己无关,抱着彩儿准备离去。凌寂云漆黑的双眸移位的瞬间,刀朝下挥了下来,一阵撕杀后,逼到了栀娘的身边,一个转身凛月剑便刺进了刺客的身体,不待他将剑拔出,另一名刺名的刀已挥下,眼见就要伤到连若依,凌寂云松开拿剑的手,将身边的栀娘朝那刀来的方向推去。

    “啊——。”连若依尖叫起来,划破了少顷的安静。

    天边一颗流星滑过,长长的闪痕弥留了瞬间,艳丽的颜色画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后坠落,终究没能逃过这一劫,腹部传来暖意已没有了痛感,意识停留在凌寂云抱起她的瞬间,沉入了黑暗深渊。

    朝霞布满天际,初始绽放的花朵,羞涩的摇曳在风中,晨阳缓缓上升,柔柔的阳光洒下,暖暖的感觉似在呼吸,转瞬之间,千变万化,夕阳不舍垂下,晚霞迎着月牙。远处空中的浮云,缓缓飘动,似寻觅着那些恒久不变的事物。

    为人处事,兴败皆在谈笑间,栀娘无意间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本以为一切理应顺其自然,不想自己的优柔寡断,却差点葬送了自己,冥冥之中,是不是该有些改变,不为别的,只为自己。

    缓缓睁眼,一名丫环放大的脸映入眼,只见她欣喜的说道:“你终于醒啦。”

    脑子里少顷的空白,在看到桌上的彩儿时神智恢复了过来,挣扎着起身,丫环急忙挡住她说:“栀娘小姐,你可乱动,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腹部果真有些疼痛,栀娘打消了起身的冲动,看着她指着一边的柜子说:“把里面的包袱拿出来。”

    丫环扶着她躺在床上,转身将柜子里的包袱取出递给她,栀娘又说:“请你把彩雀拿过来。”

    栀娘打开包袱,取出里面一粒粒黄色的芙仙子,接过彩儿放在食盅里,彩儿定是饿极了,不停的吃着。

    淡淡一笑说:“姑娘,麻烦你去将王爷请来。”

    丫环点点头说:“好,奴婢这就去。”

    听到了丫环远走的声音,栀娘忍痛下榻,本就虚弱的身子,此时更是冷汗淋漓。好不容易穿好的衣服,却感到天旋地转,将彩儿放在桌上,险些摔倒。

    “栀娘——。”声音传来,下一刻自己便倒在了风清的怀里。

    凌寂云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却隐忍着不发出来。

    衣衫上出现了殷红,风清紧张的想将她重新抱回榻上,栀娘拦住他的手,对凌寂云说:“王爷,别生气了,栀娘这就给您腾地方。”

    “什么意思?”凌寂云阴着脸问,这个女人,真的不想活了吗?

    栀娘推开了风清的手,冷汗滑过面颊似露珠垂在地上,艰难的走到他的面前说:“请王爷把笼子的钥匙拿来,栀娘要用彩雀治好连姑娘的病。”

    音落,众人大惊,凌寂云本应欣喜的脸色却越来越冰冷,栀娘有些不解,不过已不重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