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回郡主府,巧设诱饵

    三年的守灵终究还是没能完成,皇帝来访后的第二日便在早朝上颁布了由我接任定北将军一职的诏书,话音刚落下面就炸开了锅,沈家的算盘落了空,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几位心腹大臣仗着三朝元老的身份,哭天抹泪甚至以头抢地死谏。

    奈何当年皇帝也不是吃素的,只轻飘飘的来了一句:“朕早已将兵符送至慈安寺程将军手中!”,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纵然心里忿忿不平,但再多闹腾也不能扭转,金銮殿内总算恢复了平静。

    早朝结束后,慕容清风直奔慈安寺,将上面的情形转述给我听,我将桌上最后一本经书装进包袱里,交给秋菊放到装行李的马车上,转头问慕容清风:“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答应了皇上的请求,你不会怪我吧?”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慕容清风将我揽进怀里,揉着我头顶的发髻,轻笑着说道:“你在边关待了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也学到了一身的好本事,倘若真的就此埋没于深宅大院内,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往他怀里偎了偎,略带担忧的说道:“可是我月晨历朝历代也没有出过一位女将军,实在太骇人听闻了,外人如何议论我倒是不在乎,只是你母亲……”

    慕容清风安慰我道:“母亲那里我自会去同她解释,你尽管放心吧。”

    “不会又要去你父母房前跪一晚上罢?”我笑着打趣道。

    他抿唇无所谓的笑了笑:“为了你,莫说一晚上,就是十几二十晚上,也是值得的。”

    眼角微微有些湿润,我握起拳头,轻轻的捶打他的胸膛,羞涩的嗔道:“拿这么肉麻的话来哄人家感动,你真讨厌啦!”

    慕容清风闻言呵呵轻笑,双臂将我揽的更紧了。

    从慈安寺搬回郡主府,秋风乍起,菊香弥漫,我环顾了下面前这座温馨的小楼,满心满眼都是欢喜,可不待我沾上椅子,容姨就过来将我揪进浴池,按进用柚子叶煮过的水里,说是驱邪。

    慈安寺这种佛门圣地,邪灵鬼祟哪里敢造次,根本无须如此,可我又不好拒绝容姨这番好意,柚子叶刺鼻的厉害,强撑着在池子里泡了小半个时辰就赶紧爬了出来,擦干净,并换回昔日艳丽的衣裳。

    慕容清风午后要去衙门坐班,陪我用完午膳便离开了。我将亲卫队的人员召集到绣楼的花厅里,就戎狄进犯一事同他们简短的开了个小会。

    阮青闻言激动的跳起来:“郡主,给我二千兵马,保证不出半月就能将戎狄赶回草原。”

    “就你?”陈可嗤笑出声:“戎狄一族天生勇猛好战,可不是北岭那帮软脚虾能比拟的,只怕随便从里边挑出最弱的一个来,也要比你强上十数倍,真要任你为先锋,给咱郡主丢脸倒无所谓,反正她也没多少脸面留下了,但是如果给月晨国丢了脸,皇上可不会轻饶你。”

    “别小瞧人,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败呢?”阮青推了陈可一把。

    戎狄独立作战能力强,但人员数量不多,且极其狡猾,仗着对地形熟悉玩游击战,数次对月晨抢掠,边关人民苦不堪言。想打退他们不难,难的是要半个办法永绝后患才行,我可不想每年都要为此事烦恼。

    “够了,别闹了。”我凝眉思索了片刻,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然后看向阮青,说道:“就如你所愿,任命你为先锋官,带两千人马,从正面出击戎狄。不过,只能败不能胜。”

    阮青听完前半句高兴的嘴巴咧到腮边了,然我后半句一出口,他脸上的笑容凝结住,顿时又跳起来:“啥?只能败不能胜?意思是且战且退当饵?我不干,叫陈可去。”

    陈可将手中宝剑紧了紧,瞪他一眼,鄙夷道:“你看我有一点像饵的模样么?”

    “那我浑身上下又有哪点像饵了?”阮青抖了抖衣裳,对陈可此言咧嘴,陈可直接转过头无视他。

    之所以选阮青,主要是看上了他那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柔弱书生模样,我艰难的忍笑,险些憋出内伤来。除去阮青那一路兵马,另有五千兵马由陈可带着,从戎狄背后包抄,待阮青将其引至四姑娘山附近时,两路人马前后夹击,一举歼灭。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活捉他们的首领泽泽塔。

    定北军营距离京城十分遥远,就算快马加鞭,也要半个月才能达到。戎狄虽只在边境屯兵,然一旦发起进攻,边城老百姓便要遭殃,所以形势十万火急,片刻也拖不得。确定后作战方针后,阮青跟陈可随便收拾了点随身物品,便启程出发了。

    又到了桂花飘香时节,我坐在后花园的桂树枝桠上,手上挎着个篮子,细心的挑选着整齐的花瓣。突然间身下树枝一阵晃动,扭头看去,慕容清风冲我挑眉一笑:“怕打扰你午睡,等了半晌方敢过来,没想到你在忙活这个,记得去年摘了不少,都用干净了?”

    我回道:“是摘了不少,不过酿了十几坛酒,又做了不少香囊来熏衣服,哪里还有的剩下。”

    慕容清风接过我手里的篮子,我将捡到的花瓣丢进去,抓起挂在腰间的香包塞到鼻翼下嗅了嗅,好闻的桂香顿时沁人心脾,我满足的叹息道:“真是舒服,可惜你不爱闻这个味道,不然也帮你做个香包。”

    “桂香太浓郁,我比较偏爱清淡的梅香。”慕容清风突然看向我,满含期待的说道:“送我个梅香的吧。”

    “好。”我笑着点头应下,又道:“不过没有存梅干花,得等到再开时才行。”

    他低头扫了一眼,见下面伺候的丫鬟侍卫都低垂着头,便凑上来我的唇角,声音低沉暗哑又别有深意:“嗯,不急,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