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安寺吃斋念佛,未来婆婆杀上门

    名义上是吃斋念佛诵经超度,到底是郡主出身,实际执行起来没有想象中那般严格。

    慈安寺里专门腾出了一个带跨院的园子来,我跟侍女春竹秋菊住在园子里,陈可带着亲卫队的人住在园子旁边的跨院里,一应物什跟杂役仆人也是从郡主府带过来的,除了房舍简朴些,与自个府里并无太差别。

    穷日子富日子我都过过,不似从小锦衣玉食的弱小姐,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在我搬过来没多久,慕容清风迁至兵部右侍郎,官居正三品,每日除开早朝外,还要在兵部衙门坐班理事,虽极为忙碌,但下衙后都会骑马来慈安寺探望,一起用完斋饭,替我抄录会经书,或者静静听我诵读,日子虽平淡,却是前世我做梦都渴求的。

    如此一番动静,我与他的事情便再也瞒不住,全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晓,北静候夫人便不能装聋作哑下去,遣了媒婆去郡主府,两家商议一番,将婚期定在三年后的4月初二,也就是我出慈安寺后的第二个月。

    然而她到底不是省油的灯,在我跟慕容清风尚未喜悦完毕,她就要做主将他房里伺候的两个丫鬟开脸收房,想赶在我进门前先生下个一儿半女,免得将来我一家独大,她便罩不住我了。

    她的想法我倒是能理解,封建社会里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且多子多寿家里才有福气,如我父母般夫唱妇随死生同穴的毕竟是少数,算是一朵奇葩。但是理解归理解,但我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人,没必要接受这种于我来说算是荒谬的事情。

    不过我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倘若直接出口拒绝,不知羞耻是一回事,恐怕传扬出去会被扣个善妒的罪名,莫说容姨要狠狠教训我,恐怕连皇后都要出宫来找我喝茶,所以我只笑道:“倘若槿月此刻已嫁入了慕容家,帮夫君纳妾自是正理,但现下两家之时有了口头上的婚约,碍着圣旨在,连小定都未下,所以贵府的事儿槿月也不方便插言,还请夫人见谅。”

    北静候夫人啜了口茶,浅浅笑道:“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走过来的,你心里想什么,我多少还是知道的。两家都是门第显赫的人家,按说男方的确不该在大婚前先行纳妾,但凡事也有例外,清儿如今已是二十有余,普通人家这个年纪早就已当父亲了……你们两情相悦,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棒打鸳鸯,只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他要等的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三年,你也得体谅其中的难处才是。”

    “夫人所言句句在理,只是要纳妾的是令公子,槿月实在不好多言,您还是去征求他的意见吧。”婆媳相处,自然是不要针锋相对为好,所以我将球踢到慕容清风身上,由他去斡旋。

    北静候夫人闻言将茶碗往桌上一拍,冷笑道:“我那儿子被你迷的七晕八素,事事以你为先。你若是不开口,他哪里敢答应下来。”

    我仰头哈哈大笑道:“夫人实在高看槿月了,槿月自认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答应了?”北静候夫人挑眉,双眼里怒气浮现。

    我无所畏惧的耸肩道:“不是不答应,是压根就没权管这事儿。如果夫人非要强人所难,那槿月只好得罪了。来人,送客。”

    陈可抱剑冷着脸走进来,虚虚一抬手:“请吧,夫人。”

    北静候夫人 “蹭”的一下站起来,气愤的一挥袖子,便要往外走,恰好这个时候慕容清风昂首阔步的走进来。

    “母亲?您怎会在这里?”慕容清风吃了一惊,随即脸上喜色涌上来:“早知道您要来看槿月,我就拐去府里接您了。”

    北静候夫人冷笑起来:“这还没进门呢就骑到我头上来了,等过了门还不知要嚣张成什么样子。看她?我当然得来看她!不把人给伺候好了,等以后有我老婆子的苦日子过呢。”

    慕容清风满脸疑惑的看向我,我轻笑道:“谁让你要娶个母夜叉进门呢,夫人为了将来自个不受欺负,只好给你先纳上几个温柔可人的小妾再生几个聪慧伶俐的儿子了。说来说去,都是我的不是,合着你就不该等我,早早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去罢。”

    北静候夫人进门时可是口口声声为了子嗣为了孝道,如今光顾着跟儿子告状,竟然口不择言的将心里话给倒出来,被我这样一挤兑,脸色就有些尴尬,羞怒交加,恨恨道:“打一开始我就没瞧上你,若不是清儿喜欢的紧,也不会同意结亲,现在看来这门亲事果真是错了,幸好只是互相过了庚帖,做不得数,回头禀与侯爷,便直接……”

    “母亲!”北静候夫人话未说完便被慕容清风打断,他脸色凝重,皱着眉头不悦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就是婚姻大事不能儿戏,所以我决不允许你娶这样善妒的一个女人进门!”北静候夫人脱口而出。

    礼让了半天,最后竟然还是被扣上了“善妒”的帽子,我生生被气笑了,这辈子没机会耍过孩子气,今天却想较真的耍一把,也好让北静候夫人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压的,不然将来少不得要吃她这个婆婆的气,于是我点头道:“夫人想将你我两家的这桩婚事作罢,只需派人将庚帖送回程府便可。”

    她大概想不到我这般好说话,愣了一回神,我等她回过神来,这才笑眯眯的继续道:“原本论的亲事,现在想来的确有些不妥。我程家世代忠良人丁单薄,到这一辈只剩下我这么一颗独苗,所谓出嫁从夫,倘若我嫁入慕容家,那么程家便绝后了。思来想去,最妥当的办法便是我招赘一个夫婿,这样程家香火便能后继有人了。夫人亲生的加上寄养在名下的,加起来足有八个儿子,想必不会舍不得清风这一个吧。”

    “你,你,你……”北静候夫人手指着我,哆嗦半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