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吃斋念佛三年

    等福公公来到丹桂殿宣完旨,我气的差点咬碎银牙,该死的皇帝老儿,就知道他没这么好说话,果然被他摆了一道。

    圣旨上说我同太子兄妹情深,甘愿入慈安寺为其超度三年,为免耽误沈南风的姻缘,我上书奏请撤销赐婚,皇帝感念我心地善良,予以准奏,并且为了补偿沈南风,另下嫁静安公主于他。

    去他娘的兄妹情深,去他娘的心地善良,我一二八年华的大姑娘,凭什么去慈安寺吃斋念佛啊?况且还是三年,三年后我都是二十的老姑娘了!

    我“蹭”的站起身,气呼呼的朝御书房冲去,老虎不发威,当我是helllokitty啊,自从来到月晨国,我就一直在忍让,忍了这么些年,却连一天安稳日子都没过过,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钱虎把虎符交了,直接闹个天翻地覆。

    没走几步,慕容清风从后面追上来,拽住我的胳膊不让我往前走,我使劲推了他一把,喝道:“别管我,你放手!”

    “你冷静些,莫要冲动!”慕容清风非但没松手,还攥的更紧了几分。

    “我都要去当尼姑了,你叫我怎么冷静?我冷静不了也不想冷静,你放开我,我要去御书房问问皇上,为了克制天花我程槿月没白没黑的忙活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凭什么这么对我?”我越想越气愤,心里十分后悔,冒着不惜改变历史的危险,更违背了自己低调做人的原则,却是这么个结果,早知道如此就不折腾了,直接私奔走人。

    “此事与皇上无关,错全在我,你冷静下,听我慢慢说。”慕容清风见我还在挣扎,只得强硬的将我打横抱起,送回了丹桂殿。

    将我安置在花厅的软榻上,他在我旁边坐下,拉着我的手解释道:“今儿在御书房伴驾时,我瞅了个时机同皇上提起撤销赐婚的事儿,皇上答应的很干脆,只是在提笔书写奏折前说了几点顾虑。”

    他所谓的顾虑我猜都猜的出,于是撇嘴不屑道:“无非就是怕影响到沈家跟程家的声誉罢了,我可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他突然出声打断我,严肃的说道:“槿月,我们都是世家子女,将来要成婚,牵扯的是两大家族,虽然我可以包容你的一切,但我的家族却不行,我不想你嫁入慕容家后受委屈。”

    我哼道:“所以你就跟皇上提议让我去做尼姑?”

    “是,只有如此,才能既保住你的清誉又让沈家无法追究。”慕容清风执起我的手,温柔而又坚定的说道:“你放心,此生我非你不娶,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我都会等你。”

    一边说着最深情的话,一边却又毫不留情的将我推入佛门,真真是杀人不见血,可是谁让我从前世起就爱上了他呢,再者他的话也的确有道理,相爱是两个人的事,婚约却牵扯到两个家族,如果闹的不愉快,他夹在中间为难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