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去世,皇后极度伤痛

    皇后的诵经与神医的坐镇,终是未能挽留住太子年轻的生命,腊八初八这日一早东宫内便传出了惊悚的哭声,随即丧钟响起,我“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手忙脚乱的更衣,刚跨出卧室的门槛,就见慕容清风急匆匆冲进来。

    我一下抓住他的手,问道:“外边情形如何?”

    “算不得突然,内务府都有准备,还算有条不紊,不过也只是表面罢了。”慕容清风替我理了理鬓边散乱的发丝,叹息道:“皇后姨娘当时就晕倒了,这会已经苏醒了,东宫那里人来人往吵闹的很,咱们先过去坤宁宫瞧瞧吧。”

    死者已矣,生者是最可怜的,我此刻最忧心的正是皇后,慕容清风此举甚合我意,便点点头:“走吧。”

    结果还没到坤宁宫,半道上被福公公拦住,说是皇上召见,只得改道御书房。

    从小到大,御书房我来过许多次,但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压抑过,宫女太监们脸上神情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伺候不慎触怒龙颜,御书房里气压低的仿佛西伯利亚寒流入侵,虽然身上穿着厚实的大氅,仍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槿月给皇上请安。”

    “微臣叩见皇上。”

    我同慕容清风双双跪地见驾,皇上面色阴沉的坐在龙椅上,朝我们招了招手:“起来罢。”

    “是。”我们恭敬的应声。

    站直身子后,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皇上本该在避暑山庄避豆的,先前也没听到回宫的消息,现下竟然突然出现在御书房,皇家的亲情向来淡薄,他必然不是为了太子过世的事情,恐怕是担忧宫内生变才赶回来的。

    牛痘的事情是由我全权负责的,也是在皇帝面前打了包票的,不成功便成仁,好在当初就已说明,已染病的我奈何不得,所以太子的事情与我并无干系,更不能因此而受到影响,便主动道:“禀皇上,槿月与亲卫队人员种植牛痘后,在宫里同患病的人待了大半个月,无一人感染,可谓大功告成,浆液也已采集完毕,只等皇上批准,便能大批量推广。”

    “好!明日便开始吧,朕已经失去了一个太子,不能再失去其他的皇儿了,否则我月晨国江山社稷不保。”皇帝在桌子上猛然一拍,又悻悻的跌坐回椅子上,扶额叹气道:“你若是早些琢磨出这个法子,朕的铭儿也不会……唉!”

    话音里虽带责备之意,但皇帝并非昏君,自然明白靠牛痘克制天花,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超越时代的行为,采集浆液跟种植牛痘都需要时间,而且为保有效还得入宫检验,不是我想快就能快的起来的,也不需多做解释,只安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皇上与太子哥哥的父子缘分便只有这么长,强求也是无法。”

    皇上却不愿再说,疲惫的摆摆手:“铭儿是皇后的命根子,痛失爱子对她打击颇大,她与你母亲素来亲厚,又视你如亲生女儿,去她那里陪着吧,务必要她放宽心,太子没了可以再立,但朕的后宫可不能没有她这个一国之母来统领。”

    这便是生在皇家的悲哀了,皇上有那么多的嫔妃,太子没了可以再立其他的皇子,而安铭则是皇后的亲儿子,是在她的心目中谁都无法替代的唯一,母仪天下又如何,终究告改变不了老来孤苦无依的事实。

    从御书房一路长吁短叹至坤宁宫,待芷兰将我们引进寝殿后,我由叹气改成了落泪,皇后恹恹的躺在病榻上,仿佛一夜之间老了数十岁,两鬓斑白依稀可见,神情已没有了从前的淡定从容,似是突然失去了生活目标一般,连基本的掩饰都懒得去做,见我们进来,只微抬了下眼皮,又地垂下去,眼中干干的,想是泪水已经苦干了。

    “皇后娘娘……”本想劝慰,结果刚开口就哽咽住,慕容清风接话道:“姨娘,母亲很担忧您,但宫里门禁森严,待过些日子牛痘种好后,就进宫来探望您。”

    皇后抽噎道:“天花是宫里的禁忌,得天花去世的人尸体都要被烧掉然后深埋,连个全尸都留不得,莫要让你母亲折腾了,免得惹她伤心。”

    火化那是现代人通用的丧葬方式,而古代则是将尸身装殓入棺材,只有妖怪跟得了怪病的人才会焚烧掉,其行为无异于挫骨扬灰,也难怪皇后会伤心到如此地步。

    我实在不太会劝慰人,生怕说不到点子上又徒增她的伤悲,便只陪着她掉泪不再吭声,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她便收住了声,从枕头旁取过块干净的帕子递给我,含着泪花用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傻孩子,人死不能复生,仔细哭坏了眼睛。”

    慕容清风从我手里抓过丝帕,温柔的替我抹了抹眼泪,皇后没有像从前那般笑眯眯的打趣,神情却也缓和不少,偏巧芷兰带人送了午膳进来,见状忙道:“还是郡主会讨人欢喜,您一来娘娘心情就好了不少,要是能再多吃几碗饭呀,那就阿弥陀佛了。”

    我故意板起脸,轻斥道:“吃一碗饭倒是没问题,几碗饭岂不是撑坏了?哪来的笨奴婢,当拖出去打上十几二十大板才是。”

    芷兰也不惊慌,只对皇后笑道:“娘娘明鉴哪,奴婢自小就嘴笨,比不得那巧嘴的会讨主子喜欢,如今奴婢都一把年纪了,若是再想教恐怕也晚了。”

    “不晚不晚。”我摆手笑道:“皇后娘娘最是心慈手软,别说教了,就是语气稍微重一些的时候都没有,宫女太监们自然伶俐不起来,不如送到丹桂殿去,不要三五天,保准把他们教的服服帖帖。”

    坤宁宫内众人顿时浑身一颤,脸色惨白如纸,皇后无奈道:“明明是个善良剔透的可人儿,非要做出一副晚娘脸来,弄的人人都畏惧,只差提你色变了,你说你图个什么?”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人善被人欺,我名声坏一些,别人自然不敢轻易欺负到我头上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