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皇宫,同三殿下谈心

    “槿月,你怎么回来了?”

    东宫里皇后瞧见我进来,吃惊的丢掉了手里的木鱼,我弯腰俯身将其捡起,放到供着观世音的供桌上,扶着皇后坐到一旁的软榻上,问道:“太子哥哥情形如何?”

    皇后娘娘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下来,哽咽道:“难为你还惦记着,只是安铭他……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本宫只有他这一个孩子,若是当真回天无力,我也就随他去了罢。”

    我从袖子里掏出丝帕,替她擦拭了下眼泪,安慰道:“凡事无绝对,太子哥哥吉人天相必定会度过难关的,皇后娘娘莫要太悲伤了,得保重身子才是,太子哥哥还需要您照顾呢。”

    “槿月说的是,本宫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皇后娘娘抽了抽鼻子,站起身,拉着我的手强作欢笑的说道:“来,到里边瞧瞧吧,安铭晓得你来看他,肯定会高兴的。”

    里厢门窗闭合的严实,一进去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太子闭眼躺在榻上,身上盖着厚实的被褥,额头上一片细密的汗珠,两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润,我将手背覆过去,温度灼热的吓人。

    天花本身的表现对人体并无太大伤害,死于天花的患者多数熬不过高烧,只要将温度降下来,性命便没有了威胁,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降温在古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受不得风,所以窗户开不得,但是宫里冰块都有储存,命皇后的侍女芷兰去跟内务府讨了些,装进沙袋里,四个宫女轮流给他冷敷,又取来烈酒,找太监帮他刮身,再配合上太医开的方子,便是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的办法了,真的挺不过去,那也只能说他命该如此。

    忙活了几个时辰,早上急着回宫也没有顾得上用膳,现在肚子里饿得咕咕叫,我刚要准备辞别皇后回到自己暂住的丹桂殿,便听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禀报:“回皇后娘娘,三殿下求见。”

    娘家权势滔天,皇后又位居中宫多年,所以太子的位置坐的很稳当,纵使其他皇子有争权的想法,也只得将其深深埋藏起来,然此番太子染痘,众人平静的心湖被打破,局势一时之间变得暗潮汹涌,虽说三皇子母妃被废已然失去继承大统的资格,但世事难料人心难测,皇后闻言神色一变,随即挥挥手示意小太监宣他进来。

    “儿臣给母后请安。”三殿下进来后规矩的拱了拱手,他身后一个白须的老者也走前一步,跪地行礼道:“草民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宫里凶险非常,安清既已随皇上出宫避豆,为何又冒险回宫来?”皇后皱眉不解的问道。

    安清抿唇笑道:“母后不顾自身安危,替父皇镇守皇城,儿臣不才,却也不是那贪生怕死之辈,况且太子皇弟素日里对儿臣及母妃照应颇多,儿臣岂能弃他于不顾?”他指了指那白须老者,介绍道:“这位是来自宣城的薛神医,十年前宣城天花蔓延,正是有薛神医在,全城百姓才得以保全了性命,儿臣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将他请来,但愿能治好太子皇弟的病。”

    其实三殿下这番行径,实在不明智,若是薛神医能治好太子哥哥,自然是薛神医的功劳,但若是薛神医治不好,一旦太子殡天,他便难辞其咎,人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没想到最容易冷眼作壁上观的一个,却上演了一出兄友弟恭的感人大戏。

    皇后一听,立刻两眼升腾起热切的希望,亲自将薛神医迎进去,薛神医年拈着胡须仔细的把了脉,然后开了两张方子,言语间信心可见,众人欣喜非常,为确保无痒,皇后将其留在了东宫,让他负责调理太子身体,直到痊愈为止。

    又陪着皇后坐了一会,我便有些撑不住,正好三殿下起身告辞,我便趁机跟着辞了出来,跨过东宫的大门槛的时候,我歪过头看向三殿下,笑问道:“今个的事儿可不像三殿下的作风,实在让槿月有些惊讶。”

    “槿月妹妹亦是同样令本宫惊讶。”三殿下不置可否的笑笑,将话题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且不说这番为国为民的苦心,光是在人身上植入牛痘来克制天花这般大胆的行径,就足以让人目瞪口呆。”

    我喷笑道:“为国为民的苦心?三殿下真会说笑,我的私心连皇上都能瞧出,难道三殿下会不知?爱情会蒙蔽人的双眼,也能给予人前所未有的勇气,甚至不惜豁出自己的性命,槿月也只是个陷入情海的普通女子罢了,倒是让三殿下失望了。”

    “槿月妹妹还真坦诚,得妻如此,慕容清风真是幸运的男人。”三殿下停下脚步,往墙上一靠,双手环抱,一脸玩世不恭的笑道:“本宫之所以救太子,为的可不是什么兄友弟恭的虚名,他若是在这场天花里死了,争储的大戏便要上演,虽然我无意于此,可别人未必会信,我所求的只是闲适安乐的日子,可不想被谋害更不想去谋害别人。”

    “皇后是我母亲的闺中好友,这些年来一直对我不错,若是失势了对我也没啥好处,说到底,咱们算是殊途同归了,但愿太子哥哥能安然无恙吧,否则宫里宫外肯定要闹个天翻地覆。”

    话出口,三殿下没有回应,只是笑眯眯的瞧向我的身后,我顺着他的目光转过身,见慕容清风穿着雪白的披风,长身玉立的站在宫墙的尽头,想是预先知道我的去处,特意来此等候的,我被三殿下的目光弄的面上一红,瞪了他一眼,便甩下他大步向前走去。

    来到慕容清风面前,我低斥道:“天气这样冷,在丹桂殿等我便是,何必白白跑出来这一趟呢?”

    慕容清风从伸手取出一支白梅来,递到我的手上,将我另外一只手拢进手心,温柔的笑道:“也不算白跑,总还是有些收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