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宫面圣,三殿下被赐婚

    从皇帝那里退出来后,我没有直接回府,反而朝皇后的坤宁宫走去,结果走的有些急,刚迈过坤宁宫的门槛就跟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撞到了一起,坚硬的胸膛碰的脑仁疼,愤怒的抬眼看去,顿时一惊,没想到竟然是慕容清风。

    他显然也是一怔,接着拱手见礼:“郡主安好?”

    目光里充满担忧,我揉了揉脑袋,抿唇一笑,无所谓的说道:“不碍事。世子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是。”他点了点头,“太子命我入宫有事相商,刚好也有几日不见皇姨了,便过来走了一趟。昨日之事,多谢郡主援手了。”

    我往坤宁宫的大门上一靠,双手环胸,颇有些无赖的笑道:“世子不必道谢,因为道谢对我没用,我为何连夜带人赶去小荒山,想必世子是明白的,换作其他旁的人,就算被山贼杀死个十次百次,与我又有何干呢?”

    他抿了抿,别开眼默不作声,我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心里却一点点凉下去,可笑的是我把别人当作路人,他却比我当作路人,今个皇帝只是试探下我,既然我说了没有意中人,那他便能安心的赐婚了,这样僵持的日子也不会长了,我自嘲一笑:“我也知道世子对我无意,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我也不会强求什么,否则今个皇上问我是否有意中人时,我也不会绝口不提了。”

    他转过头,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拱手道:“多谢郡主体谅。”

    我捂着嘴,咯咯的笑起来,两世情愿满腔爱意奋不顾身,最后却只落得一句“谢谢”,是我太过自信了,总以为自己会是唯一的主角,却不想偏偏是炮灰女配的命运,我轻摇了摇头,拽着裙角跨过脚步踉跄的往里走去,人到台阶下,转过头时发现他并未离去,站子啊原地神色复杂的看着我,我又鬼使神差的多言了句:“世子,向着山顶仰望时,也莫要忽略了身边的风景,很多东西失去了便再也不会回来了。”

    。

    皇后在正殿的暖阁里,我进去后跪地行了个礼,她却正眼也不瞧我,虎着个脸拿根银针拨弄着香炉,我挨到她身边蹭了蹭,撒娇道:“也不知槿月哪里做错了,惹了皇后娘娘生气,槿月十分惶恐,还望娘娘示下。”

    “哼。”皇后冷哼一声,银针往桌上一拍,没好气的说道:“本以为你回了京,就会安生很多,我还特地让月华长公主多带你去同京中的达官贵人家眷熟络熟络,倒是出息了,宴席诗会你就躲的远远的,舞刀弄棒的事情就可了劲的往前蹿,这次竟然还带人去小荒山剿匪!那帮土匪凶残的很,要是你有个好歹,可叫我怎么对得住你死去的娘亲?”

    说着便拿帕子抹起泪来,我扯过她的帕子 ,帮她擦拭了下眼泪,笑嘻嘻道:“小荒山那帮山贼经常打劫客商,扰的京郊百姓极不安生,一直都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横竖我闲着没事,就带人过去挑了他们山寨,就当是为皇上跟皇后娘娘分忧了。”

    “朝中文武百官那么多,什么样的山贼剿不了,还非得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抛头露面的?”皇后娘娘一把推开我,一副不好糊弄的样子,我估摸着她跟北静候夫人是亲姐妹,平素里又颇疼爱我,如果将真相说出,没准会帮我在北静候夫人面前说说好话,将来跟慕容清风不能成为眷侣也就罢了,倘若万一能如愿,也不至于让我嫁过去后受北静侯夫人刁难,便假作羞涩的往她怀里躲了躲,娇声道:“人家也不想啊,还不是为了清风哥哥嘛。”

    “什么?”皇后浑身一僵,将我从她怀里扶起来,神色严肃的问道:“你竟是瞧上了清儿?”

    我点点头,又叹了口气,小女儿状的哀叹道:“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世子他心里另有旁人,我这一腔热情便是白费。”

    这下她脸上的惊诧更浓了,急急道:“清儿瞧上的是哪家女子?”

    “再多的情意,也比不过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没有直言,不过话刚出口,皇后脸色就变了,静默了半晌,这才叹气道:“也就你这孩子肯同本宫说几句贴心话,清儿自小便沉默寡言,莫说是本宫,恐怕就是他的母亲北静候夫人,也是不晓得他的心思的。若是他能早些同本宫讲明,本宫自然是能成全的,只是现在本宫想要援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难道皇上跟慕容清风赐婚了?可也没听到北静候府那边有消息,方才遇到他也没有提起,我按捺了下忐忑不安的心情,故作平静的问道:“皇后这是何意?槿月有些听不懂了。”

    皇后缓缓解释道:“今个一早沈尚书的夫人进宫来拜见本宫,说她家的姑娘恋慕三殿下安清,但是沈尚书面皮薄不好意思跟皇上开口,便让她进宫来求本宫,三殿下年纪的确不小了,母妃又……本宫自然要担起这个责任来,皇上下了早朝后来坤宁宫时,便同他提了提,沈琬谣才女的名声响彻京都,皇上也是有所耳闻的,有这样的王妃管着,想来三殿下也不会再像现在这般散漫无状,当即便命福公公拟了圣旨,现下恐怕已经送至沈府。”

    我惊在当场,虽然得知沈琬谣喜欢的是三殿下后,一直盼着皇上能下旨让两人成婚,这样便没有了绊脚石挡在我跟慕容清风之间,现在真的有了这样一个圣旨,我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难怪在御书房时皇上会问我是否有中意的人,只怕那会圣旨还没有送出宫,如果我说自己喜欢的是三殿下的话,圣旨会不会被送出去就要两说了。

    不过从种种迹象看来,三殿下对沈琬谣似乎没有多少特殊的感情,依照他的性子,会乖乖的同意这么亲事么?我担忧的说道:“三殿下会不会不同意?”

    皇后脸上已没了方才的纠结神情,抿唇冷笑道:“婚事自有父母决定,不同意又能如何,莫非他还敢抗旨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