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荒山剿匪(三)

    其实在山寨中没有发现慕容清风的踪迹时,我就松了一大口气,但终归是悬着一颗心,现在见他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面前,顿时眼眶一阵湿润,一夜的劳累总算找到了突破口,完全忘记了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不管不顾的抹起眼泪来。

    慕容清风翻身下马,走到桥边来,诧异道:“郡主怎么在此?”

    我没吭声,继续抹眼泪,阮青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了世子你呀,一听说世子带了百来号人进山剿匪,郡主筷子一丢就追过来了,在冷风里候了大半夜,这才逮着杀上山,四处查找世子下落,结果都没找到,白忙活了一个通宵。”

    慕容清风怔了怔,这才急忙解释道:“在下先前的确来过一次,许是这伙山贼知道打劫了官宦人家早有了防备,我们刚到山下就中了埋伏,人员死伤惨重,我带着残余的人逃往京郊,向表兄请求支援,表兄连夜进宫面圣,得了皇上准许后,这才带着京郊大营的人杀回来。”

    他身后一个全副盔甲的男子从马上跳下来,冲我抱拳道:“末将沈南风,见过郡主殿下。”

    我瞧着他眉眼有些熟悉,像是在月华长公主的桃花诗会上打过照面,似乎当时他跟妹妹沈琬谣一起来的,我抽了抽鼻子,止住眼泪,抱拳回了个礼:“沈参将无须多礼。”

    说话的功夫,镇北军陆续从山上下来,面上虽略显疲惫,但依旧纪律严明有序,沈南风细细端量一番,夸赞道:“不愧是我月晨最精锐的兵将,一夜之间就将小荒山灭了个干净。”

    难怪这群山贼警惕性如此低,方才杀进去的时候,见大院里酒坛摆的满地都是,残羹冷炙都未来得及收起,想必是之前将慕容清风带的人杀了个人仰马翻,众人士气高涨大摆筵席,喝的东倒西歪,这才给我们钻了空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全部灭了个干净。

    在现代的时候习惯熬夜,凌晨三四点睡都是经常的事情,有时候周末还会通宵看片,但是自打来了古代,也就入乡随俗的适应了早起早睡的作息,一夜未歇又加上担惊受怕,现在已经疲惫不堪,我打了呵欠,疲惫的说道:“既然世子无恙,那槿月便带人回去了。”

    慕容清风点了点头,我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刚往前跨出一步,就听得他在身后说道:“多谢郡主了。”

    。

    回府后饭也没有吃,只喝了碗秋菊端来的参汤就倒进了床帐里,睡了个天翻地覆,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洗漱了一番,容卿便着人传膳,还真是有些饿了,便美美的大吃了一顿,不过平常都不熬夜的关系,偶尔这么折腾一晚却是浑身都难受的厉害,用完了晚膳,我也懒得动弹,就靠在床柱上听容姨说话。

    下午的时候,北静候夫人过来了郡主府一次,说要亲自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奈何我那会睡的迷糊,容卿唤了几次我都不睁眼,北静候夫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将带来的礼物留下,就带着丫鬟嬷嬷回府了。

    礼物只有一个锦盒,容姨也没有将其入库,直接搬来了我房里,我接过来打开一看,是面巴掌大小的手镜,镜面所用的材料竟是玻璃,虽然没有前世镜面那么透亮清晰,但是比起现在普遍的铜镜,却是高了无数个档次,听说是海外波斯国献上来的贡品,总共就只有五面,皇上拿了两面给皇后,其他的分给了三个得宠的妃子,皇后自己留了一面,另外一面就送给了自己的亲姐妹北静侯夫人,现在又到了我手上。

    爱美之人人皆有之,无关乎年纪,像玻璃镜子这么珍贵的礼物,北静候夫人竟然舍得拿出来送人,也不枉我舍命往小荒山跑了一趟,只是皇上被不愿意我再去搅合镇北军的事情,这才将我找回京里,禁锢在郡主府这一方天地中,现在我却又浩浩荡荡的带着镇北军去把朝廷一直未能铲除的小荒山给荡平了,表面上肯定要褒奖一番,背地里却是狠的牙痒痒。

    。

    果然不出我所料,第二日一早皇上座下的大总管福公公就带着圣旨来到了郡主府,说什么槿月郡主机智聪慧、勇猛无匹、巾帼不让须眉之类的奉承话,又奉上了一堆的赏赐,然后委婉的暗示我跟随他进宫谢恩。

    我了然的笑笑,回房换了件正统的衣裳,便同他一道进宫去了。

    到的时候皇帝还没下朝,我在御书房内百无聊赖的等了大半个时辰,才见皇帝在众人簇拥下浩浩荡荡的走进来。

    “槿月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我连忙起身行礼,他走前几步,亲切的将我拉起来,笑眯眯道:“槿月真是让真刮目相看,越来越有乃父之风了。”

    我要是真跟父亲一样有本事,你肯定会除之而后快,我一脸惶恐的垂首,讷讷道:“槿月胆大妄为,还请皇上恕罪。”

    “恕罪?你何罪之有?朕已经让福公公下了褒奖的圣旨,这也是群臣在早朝上提出来的,莫非朕跟诸位大臣都糊涂了不成?”皇上假意的板起脸来,左右打量了我一番,忽而一笑,问道:“槿月今年一十七岁了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面上仍旧不动声色,恭敬的回道:“回皇上,确切的说,应该是下个月才满十七岁,槿月生辰比较晚。”

    “哦,女子十五便及笄,你这个年纪已经不算小了。”皇帝了然的点点头,面上挂上一副慈善和蔼的样子。笑道:“可有中意的人?若是有,不妨说出来,朕给你赐婚。”

    这话说的太假,我自然是不信的,我要是看上了某位皇子,他铁定是不会同意的,有镇北军那么强大的后盾,只要这个皇子不是太废物,将来谋朝篡位也是小事一桩,他这个做皇帝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慕容清风的话,虽说北静候也是极有权势的,但是终归不是皇室中人,倒是问题不大,关键的是慕容清风已经心有所属,如果用圣旨强行将他抢到手,结局恐怕也是注定悲剧的,我宁愿交给时间一点点融化掉他的心,都好过这般直接将后路堵死。

    我想了想,笑道:“暂时还没有,如果将来有了,一定请皇上赐婚。”

    皇帝闻言沉吟了片刻,也笑道:“那好,朕便等着了,不过可不要让朕等太久,朕的皇后整日里唠叨着让朕给你寻一个好的着落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