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则乱,整兵进山剿匪

    容姨从来没见过我动武,回到马车上后,她拉着我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地方受伤,这才连忙吩咐马夫驶动马车继续赶路。

    由于路上这一耽搁,回府的时候亲卫队的演练已经结束了,阮青扑到我的房间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控诉陈可的罪行,脸上身上乌青了数块,看来是被教训的很凄惨,我拍拍他的头,安慰道:“陈可虽然严厉了些,不过也是为了你好,虽然在京城了,不像以前在边关那样动不动就上战场,但是我们总要居安思危,皇家的恩情向来淡薄,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

    见陈可出现在房门口,我朝他招招手,帮阮青求情:“阮青并非自幼习武,半路出家的,跟你们没办法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还专打他的脸,你该不会是妒忌人家比你长的好看吧?”

    陈可哼了一声:“贼眉鼠眼的,我要是长成那样,直接拿刀抹鼻子重新投胎了。”

    噗,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陈可这家伙常年一张面瘫脸,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让人浑身冷飕飕的,比前世在网上看的冷笑话都要经典很多。

    膳房得了容姨吩咐,菜色十分丰富,开了几坛酒,大家主仆不分的坐了满满一桌,嘻嘻笑笑好不热闹,结果才进行到一半,春竹就匆匆忙忙的奔进来,说是隔壁北静候府的秦嬷嬷求见我,我正吃的欢畅也懒得动弹,就随口说道:“直接请她进来罢。”

    那秦嬷嬷之前见过一面,是慕容清风的母亲北静侯府人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又当过慕容清风的奶娘,所以在北静候府的地位十分不一般,春竹出去没多久,那秦嬷嬷就一步三摇的晃进来,身后跟着一排四个丫头。

    进来后再屋子里环视一圈,见我们这般随意,眸中顿时写满不屑,微微俯身行了个礼,不阴不阳的说道:“今个夫人去慈安寺上香,竟然有不止死活的山贼敢跑上来劫道,还好得郡主相助,这才安然无恙,夫人本想亲自过来道谢的,但是小姐受了惊吓,回来后就发起高烧,她也走不开,就派老身过来。”

    说着招了招手,四个丫鬟将手中所抱的锦盒放到一旁的小几上,秦嬷嬷又道:“夫人的一点小心意,还望郡主不要嫌弃。”

    我把筷子搁到碗沿上,迅速的嚼碎嘴里的肉丸然后咽下去,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夫人太客气了。年底了,京里也不太平,下次夫人再出门,可要多带些护卫才行。”

    “是,郡主说的极是。”秦嬷嬷点点头,又咬牙切齿的咒骂道:“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想弄点钱过年就去劫那些无权无势的商贾好了,也不打听打听北静候府的身份,竟然连小姐夫人都敢劫,公子听闻这个消息后,立刻带人上山剿匪去了。”

    “什么?”我听的一怔,待回过味来,顿时心头火气:“那些山贼敢在京郊打劫,自然有有恃无恐的资本,如果那么容易就能剿灭,朝廷岂会放任他们胡作非为这么久?竟然带着点家丁就冒然进山,实在太糊涂了。”

    钱虎赞同的点了点头:“九门提督几次派兵过去剿匪,都被对方打的稀里哗啦,他们的山寨建在小汤山顶,月河的支流从山下流过,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世子此行凶多吉少。”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秦嬷嬷顿时吓的惨白了脸,双腿一软往后倒去,好在带着的丫鬟比较机灵,连忙伸手将她扶住。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吼一声:“集合!”亲卫队的人立刻从站起来,动作整齐迅速,一副随时都能出发的模样。

    “你要做什么?”钱虎见状一把扯住我的袖子。

    我对慕容清风那点心思,府里人都不知道,在边关的时候也没同钱虎说起过,所以大概他们不太理解我的举动,反正已经在北静候府表白过了,面对自己人也没必要羞涩,我摇了摇嘴唇,叹气道:“本郡主与世子自小青梅竹马,感情非同一般,此次回京后再聚首,才发现我对他早已情根深种,如今他有难,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话刚出口,便是一室静寂,包括容姨都怔住了,半晌后陈可淡定的开了口:“郡主想救未来夫君,自然合情合理,只是我们亲卫队只有十几个人,纵使伸手再好,也难敌一众山贼,如果郡主还是一意孤行,属下也不会劝阻。”

    陈可的意思很明显,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非要用你们的姓名来换慕容清风的,我们也不会反抗,反正你是我们的头,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死不心疼,那我们也没有话说,我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抽过去,这不劝简直比劝还有用。

    好歹都是跟了我十多年,一同出生入死很多年的兄弟,我自然不能看着他们去送死,但是又不能置慕容清风于不顾,我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打转了几圈,这才一巴掌拍到脑门上,真是关心则乱,竟然忘记了还有个手握虎符的钱虎在呢。

    此次回京,钱虎带了两万定北军人马过来,按照规矩这些人马不能入京,便驻扎到京郊大营附近,如果调个一两千人马过来给我用,别说一个山寨,就是十个八个都能给端掉,定北军的势力我是非常清楚的,不是九门提督手下那帮窝囊废可以比的,一个顶三五个没问题。

    脑子里盘算明白的时候,屋子里众人也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没等我开口,钱虎就主动说道:“老夫回京后,除了每日去听听朝会,一直清闲的很,过不了一两个月就要辞官告老了,在此之前为朝廷贡献些力量也是应该的。”

    说吧喊了自己的一个属下过来,吩咐道:“快马去一趟京郊大营,叫陆盏云集结五千精兵出来,一个时辰后在北城门口外集合,本督军要亲自进小荒山剿匪。”

    我感激的看了钱虎一眼,冲春竹一挥手:“回房,替我更衣,本郡主要同钱督军一同前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