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葬礼变故

    春风徐徐的吹过耳畔,淡淡的花香夹杂其中,轻轻吸一口,满心的舒服。我抚摸了下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对着低头弹琴的尹之茜微微笑笑。

    “大嫂,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尹之茜停下手中的琴,凑到我身边来抚摸了下我的肚子,轻笑着问。

    “我喜欢女孩,而且是漂亮的女孩。长成茜儿这样最好,可千万不能象你哥哥。”我回道。

    “象我怎么了?我很见不得人么?”尹之川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脸不悦的抓过我,将我安置在他的腿上。伸手抚摸了下我那隆起的小腹,十分温柔。

    我在他腿上掐了一把,嘿嘿笑了。“象你的话,女儿可就嫁不出去了。”

    “我养她一辈子!总比象你好,被一堆人惦记。”尹之川轻声调侃,语气里倒真有些吃醋的样子。

    “喂!当年可是某人亲口说要跟谁谁一起分享我的,现在连女儿象我都不准了。哎,真是后悔跟了你啊。”我揪着他的耳朵,做后悔状。

    “孩子都有了,后悔也没用咯,乖乖当我的夫人吧。对了,上官若云的飞鸽传书。”尹之川递给我一个密封的纸条,我转头看了他一眼,总算明白他今天语气酸酸的原因了。

    打开纸条,低头读了一遍,不禁愣住了,手也有些发抖。尹之川赶紧握住我的手,担忧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你不要激动。”我叹了口气,把纸条递给他,他看了一下,身体一僵。

    “当年若云回去揽月楼就飞鸽传书说萱王被放回王府了,也说他身体很好。没有想到,才过三年,竟然染病去了。”尹之川哀伤的说,一点也不象当年那个魔头堡主了。这几年,他已经被我完全同化了,不再杀人也不再理江湖事,连性情也变的温和很多。

    “是啊!不知道他在离开那刻,对我是个什么想法。怨恨,内疚又或者什么也没有,就不得而知了。”我望着远方,淡淡的说。

    “你要回去参加葬礼么?应该就是几日后了。”尹之川搂紧了我,试探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毕竟夫妻一场,去送送也是应该的。而且,我还想带回敏儿那个孩子。当年敏儿去世前,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她的女儿的。”

    “嗯,那我陪你去吧,明早我们就出发。”

    天黑的时候,到达了京城。王府自然是不能去的,就先去揽月楼找若云了。站在揽月楼门口,看着那熟悉的招牌上金色的大字,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竟也有这么一天,我又回到了这里。

    若云身穿黑色抹胸白色纱衣,乌黑的长发柔软的披在身后,依旧是那样倾国倾城。岁月并未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的脸上也依旧是那样淡定温暖的笑。“若若,欢迎回家!”

    这句话,让我泪流满面。是的,当年我说过,这里是我们的家。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要记得这个家。我扑进他的怀里,轻轻捶打他的胸膛。他抬起眼,对着我身后的尹之川微微一笑。

    “葬礼明天中午举行,地点在以前皇陵。若若应该知道的,就是敏儿葬的那个地方。我明天中午有点事情,你们先去,我晚点过去。”若云转头对着尹之川说,尹之川看他一眼,轻轻点头。

    看他俩的神情,似乎有些担忧。早知道就不阻拦尹之川带随从了,可是后悔也晚了。不过事隔这么久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没事的啦,我明日带个面纱,没有人认出来的。”

    棺木缓缓落下,我的眼泪无声滑落。陌就这样走了,永远的走了。脑中不断涌现刚刚穿越过来那些日子的点滴,不禁有些感慨。陌啊,如果你我都不那么执着于自己的过去,可能我们现在还会幸福的过着日子吧?错就错在,我们太象彼此了。

    凡事太近,势必缘分早尽。

    尹之川环着我的腰,手轻轻在后背上拍打安慰着我。我抹了抹眼泪,对他淡淡笑笑。却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我一直很幸福。

    “走吧!”我淡淡的说,扭转过身,却顿时呆住了。

    一身黑衣锦袍的慕容雪槐高高的坐在马上,一如他那日意气风发的闯进萱王府一样。而我们的周围,布满了弓箭手,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该来的,还是来了。我轻叹一口气,对他淡淡笑笑。“你好啊慕容雪槐,许久未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