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逃出牢笼

    我起的很早,踱到院子里最后看看这里的风景。竹林颜色开始变深,左边一排的梨树也已经含苞待放,可惜看不到了。慕容雪槐曾经说过,等梨花开的时候,便封我做皇后。只是,我对这个皇后并无兴趣。

    为了形象逼真的造出我自杀的真相,我拿出尹之川给我的鹤顶红打开盖子放在桌上,然后提笔给慕容雪槐写了一封信。“慕容雪槐,我走了。深宫的日子,让我生不如死。我坚持了,可是终是失败了。想要告诉你的是,有些东西不属于自己的,勉强也是无用。凡事不可太过于强求,这样才会快乐。”

    拉开衣橱,挑了一件白色绣梅花的衣裙,轻轻穿上。虽说药并无问题,但是中间的环节,又不知会怎样发展。我没有太多的自信,一定逃的出去。确切的说,是一定活着逃出去。所以我象对待真的死亡一样,认真的为自己梳头打扮,收拾的无懈可击,才算罢休。

    拿出药丸,轻轻的吞下,然后躺到床上去。头越来越沉,身体也失去了知觉,眼睛自动的闭上,怎样都睁不开。我不再听到自己的呼吸,不再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却听得清周围的一切动静。

    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

    许久之后,我听到了宫女的尖叫声,侍卫来回穿梭的声音,还有太医颤抖着宣判我死亡的声音。然后我听到了所有人跪地的声音,想必是慕容雪槐来了吧。一阵混乱之后,房间里只剩下慕容雪槐一个。他坐在床上,冲我的尸体大喊大叫:“你竟然死也不愿与我在一起,你好狠!”

    我听到了哭泣的声音,嚎啕大哭。不禁哑然失笑,我这样一个女人,他竟然会为了我的死去不顾身份的哭泣。想到上官若的温柔,尹之川的深情,一个女人能得到这么多的爱,就算我就这样死去,怕也是该知足了。

    我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两天里,穿梭声,哭泣声,争吵声。累了便睡去,睡醒了便继续听。才发现人要是这样痴呆的活一辈子,还真不如死了。

    终于捱到第二天出殡,以为就此解脱的时候,慕容雪槐却在棺材边上拦着死活不让入殓。当着文物百官后宫嫔妃的面,大声哭泣。我的心揪到了一起,对他的那些怨恨也渐渐的消失了。其实,他也算是个可怜人。

    后来貌似皇太后来了,把慕容雪槐拉开,才将我的尸体入殓,按照东合国皇妃出殡的仪式,运着尸体往陵墓而去。慕容雪槐哭的虚弱无力,被太后安排人送回了养心殿休息,没有跟着出殡。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路都无人说话,只有些叮叮当当的冥器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我一阵阵寒意涌上来。直到叮当的兵器碰撞声出现,我忐忑的心才算放下了。

    棺材盖被重重的推到一边去,有人将我抱起,在我边上轻轻的说:“栀儿,我们回家了。”

    我的意识渐渐松弛下来,终于熬不住,睡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