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书信往来

    敏儿的丧事,我一手操办的。虽然有若云冰块他们帮忙,还是累的我病了几天。或许不是累的吧,只是有所感悟而心情抑郁。

    皇室的坟墓都在皇家陵园里,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位置。敏儿安葬的地方,是划给萱王府的。下葬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下周围。想必,将来这里也有一快地方是陌的。至于我,也许会在这里,也许如那个老头所说,随水而去。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随水而去,也不愿待在这个地方。我是个喜静的人,更害怕死后还有的不休争斗。

    边疆战事,也无处可以打听,所以也就不知陌的归期。婴儿的名字,我索性就自己作主了,唤作:婉瑛-沈婉瑛。

    我不太会照顾婴儿,所以给她找了两个奶娘,都是来自清白的贫苦人家,我很是满意。

    有时候,我自己也搞不懂自己。明明陌走的时候非常恨他,也明白从那刻起连相敬如宾都不会再可能。如今,我却又细心的照顾他的女儿,安葬他的小妾。或许,只是同情心在作怪吧。

    也许,我这人早晚会栽在该死的同情心上!

    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

    身体休息了几天,总算有些力气可以出屋了。披着厚厚的披风,由丫鬟陪着在王府里溜达了一圈,秋高气爽,树木哗啦啦的落着叶子,原本会让人心情大好的风景,在我眼里却满是凄凉。

    这王府,自从陌出征敏儿去世,已经变的萧条不堪了。而我,心境竟觉得一下老了很多,再也没有平时的劲头。甚至,连揽月楼跟衣纺都懒得去了。

    秋天就要结束,冬天刚要来临的时候,我接到了尹之川派人送来的东西。打开一看,盒子里有一个精致的玉手镯,还有一封薄薄的信,

    “栀儿,见字如面。

    本想去看你,无奈伤口复发,只得堡内养伤。

    王府之事,已经听闻。不管怎样,注意身体。不要太伟大高尚,莫让我担心。

    手镯乃我尹家传家之宝,今日赠予你。若你不肯接受,可扔掉。

    尹之川字”

    我无奈的笑笑,收起盒子放到梳妆台上。霸道之人,连写封信都如此无礼。他明知我会说手镯贵重承受不起,却让我扔掉,断了我的退路。

    既然送东西还写了信,必然心里是期望我回信的。就算骂他,也是廖胜于无。看在我伤他的份上,便也只好写了封短信交给他的家仆。

    “尹堡主:

    答应了好好养伤,却没有做到,小狗不如。

    府内之事,已经办妥。只是,生命如此脆弱,让我很是伤感。

    镯子,我的确承受不起,亦不想扔掉。暂且放置我处,他日归还。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苦恋一枝花。能放手之时,且放手吧。

    栀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