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上2)

    本以为会带我去皇宫,却直接让我送进了刑部大牢,一进牢门就看到陌坐在地上。官兵把我推进去,关了牢门便离开了。这刑部大牢,倒是建的十分气派。估计顾虑我们的身份,竟关的是单独的牢。

    前段时间还在慨叹穿越一会,一切顺顺利利,不进次大牢还真是有些遗憾。这次,总算让我如愿了。

    “栀儿,陌连累你了。是我过于好心,本不该救那个硕国使者的。他返国之后不知为何硕国突然加入其他小国与我朝交战。”陌握着我的手,伤感的说。

    我笑了笑:“还好敏儿没有被抓,不然她的身体可受不住。这次被抓,理由是王爷私会敌国使者,泄漏军机,妄图谋反?想必不少大臣联名上书弹劾的吧,皇帝也只能为难的先把你丢进大牢了。”陌愣愣的看着我,大概奇怪我竟全知晓。

    “不止如此,连栀儿都有份。你好心每月放粮救济贫苦百姓,还被说成是收买人心。至于栀儿设计衣服打理酒楼甚至夜闯青楼,都被冠上了品德不端败坏门风伤风败俗的罪名。”陌有些无奈的看着我说。

    我大笑,真是墙倒众人推。平日那些赞扬我的话,忽的就变了个样。而陌这个生性平和淡薄名利的王爷,竟然成了通敌叛国的大罪人。连皇帝都懒得做的人,竟然会对通敌叛国打仗有兴趣?

    古人的脑袋,不知想什么。

    其实牢狱的生活也还是可以的,我与陌很久没有这样相对了。没有酒,亦无琴,我俩便背对背懒散的对着诗词,打发时间。

    我: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青黄不接流落南洋死生不得两全沧浪亦难知

    陌:君本南洋民寄生闽越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能再见欲还且少留

    我:名利场中弄沉浮,世人皆学装糊涂;酒不醉人人自醉,清泪早已滴满壶。

    陌:万事转头成灰烟,刀光剑影任翔旋;长将冷眼观世事,何须浊酒醉眼前?

    我:落魄更逢知交散,苍天有眼无心看;多情总遭无情恼,怎复鸳鸯别两岸?

    其实,我与陌竟是如此的相同。淡薄名利,无欲无求,对谁都好,唯独舍得为难自己。只是,陌的淡定是发自内心,而我则是无奈之后的认命,同人不同命,我与陌相敬如宾的日子,又会有多久呢?

    在坚牢里被关了一周,我跟陌才被侍卫带着进宫见皇帝。第一次进金銮殿,还真是惊了一下。居然跟电视上相差不多,金壁辉煌华丽气派,刚进去眼睛被耀的有些目眩。再看了一下大厅里,文武百官站了一大群。

    不禁冷笑了下,萱王跟王妃还真是好大的来头,让这么多人关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