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官若云归家

    心情有些不错,便在夕阳的余晖中去揽月楼吃晚膳。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十多个身穿粉色衣裙头带白色面纱的年轻女子跪在揽月楼大门边,顿时让我惊了一下。

    快步上三楼,看到上官若云正在里边悠闲的喝着茶水,手上摇着一个小扇子。“楼下那帮女子什么来历,为何跪在门口?”我坐下倒了杯茶水,便问道。

    “都是我逍遥山庄的人,不必理会,她们愿意跪就跪着好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懒散的说。

    “她们找你也许有事吧,你不下去问问么?万一有要紧的事情,可不要耽误了。”那么多人跪在门口,也不是办法,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上官美人呷一口茶水,白了我一眼,脸上一副冷淡的表情。“不管何事,我说过不准来打扰我,不听命令跪死与我何干?”

    她们违背命令必然是事出有因的,上官若云简直猪脑一个。“上官大小姐,违背命令必然事出有因,你还是去看下吧。”这上官若云对待下属可真是心狠,一点也没有平时那温和淡然的样子。

    听我说完,他沉思了一会,摇着扇子下去了。

    我在雅间立点了一桌子菜,然后喊了大冰块跟如兰来吃。本想等上官若云一起,可是等了许久他都未曾回来。原本想走,又担心他有事,便只好坐在他的管事房间等。

    夜已很深的时候,上官若云才回来。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好,手里的扇子也不知摇到哪里去了。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并不言语。“发生何事?”我问了句。

    “母亲病重!不过,也许是她们骗我回去的把戏。”他喝了口茶水,若有所思的说。

    “不管真假,总要回去看下,这可赌不起。”我认真的说完,他点了点头,也未再说话。

    我坐了一会,便起身回王府。大冰块在楼顶练剑,我便没有让他送。又怕被尹之川捉到,只好飞檐走壁施展轻功奔王府而去。

    一路飞到我住的中院屋顶,发现并无危险。于是舒了一口气,准备飞跃下去开门进屋。纵身一跃发现并未移动,仔细一看竟然被人用手抓住了腰。转头看了一眼,月色之下尹之川那张俊美的脸正浮着笑意。“栀儿小姐,尹某料定你不会再走路回府,果然如此呀。”

    “投怀送抱你不要,又何必整天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我甩了甩他的手,他倒是松开了我。

    “是么?难道栀儿小姐躺在那里闭着眼睛的时候,心里没有发抖么?”说完,便呵呵的笑了。

    被人看穿把戏,我有些恼羞。“尹堡主果然聪明过人,连这些点滴细微都能知晓的如此清楚。”他在屋顶上坐下,我发觉站着也挺累的,便坐在了离他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如果不够资格,又怎敢与栀儿姑娘交手?”他缓慢的说。

    “那你到底要怎样?如此纠缠一个已经嫁人的妇人,尹堡主就不怕被武林人士取笑?”我继续用激将法。

    “我的事情,与人何干?栀儿姑娘是独一无二的,与嫁人无关。若为身体,天下间哪个女人不能满足于我?我要的,是姑娘的心。”尹之川一脸认真,眼睛深情的看着我说。

    我哆嗦了一下,他还真会泡妞。的确,高手是不会在意身体的欢愉的。得到一个人的心,再狠狠把它摔碎,看它流血流泪,才是真正快哉的事情。“尹堡主这算表白?”

    “算是吧,如果栀儿姑娘喜欢的话。”他展开扇子摇了摇,又恢复一副公子哥的模样。

    “那栀儿要多谢尹堡主的厚爱了,只是栀儿心已早死,怕是让尹堡主失望了。”我淡淡的说着,想起这些心里有些许的痛。

    “夜深了,栀儿姑娘下去早些歇息吧。心死并非无药可救,尹某愿以身化药。”说完,抖了抖袍子,“哗”的不见了踪影。

    我若有所思的坐了一会,便下去进房。房里烛火只剩一支,陌安静的睡在床上。见我进门,迷糊的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又睡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