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秋意浓浓赏菊花(上)

    我跟陌的关系,正应了古代夫妻那几个字:相敬如宾。一起睡,一起吃饭,偶尔一同游花园。他对我关怀体贴,我对他温柔顺从。只是,很多时候让我有些恍惚。

    我不知是自己没有爱上,还是承受不住这平静的幸福,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但是,又说不上来。

    闷闷的堵在心里,不时的泛上心头。

    白色吊带连衣裙,裙摆至小腿中部,外搭一件大红色的开衫小披肩,一条长长的白纱在脖颈处系一朵花两端搭在肩膀上。为了凸现脖颈处的丝巾,我让墁儿把我的头发全部挽至头顶,在头顶插了一朵新采的菊花。

    约了上官若云在大街中心碰面,等了好久却未出现。我只好拉着墁儿去揽月楼找他。

    进上官若云的房间的时候,他并未穿我前些日子拿给他的衣服。人坐在书桌前,提笔写着什么。我凑过去看了下,竟是一首满凄凉的诗。“初秋冷雨话凄凉,轻解罗衫卧空床,隔夜胜似隔三秋;相思化作泪两行。”

    诗的含意我当然懂,只是我又能如何呢?夺过他的毛笔,假装不曾看出任何端倪。把他推到梳妆台前,让墁儿给他做与我一样的发型,也插了一朵菊花。

    玫瑰红的吊带连衣裙,白色开衫披肩,脖颈间用长长的玫瑰纱系成一朵花然后绕到身后,我对着镜子里惊讶的他笑。他这时情绪也好了很多,端详了下镜子,便拉着我的手飞快的下楼去。

    菊花节,就是在京城一条东西走向的街上所进行的菊花展览。同时为了迎合一些文人墨客的爱好,在一家大的茶馆春来茶馆有品酒论诗比赛。品酒论诗我自当会去,但是仍然记得今天的目的。

    上官若云挽着我的手,脸上带着倾国倾城的笑容。时而仰头看看高大的菊花插花,又时而低头看看地上的盆栽菊花。胸前大片裸露的白色肌肤,随着他的走动周围一片唏嘘之声。

    谢朝女子服侍基本都是抹胸宽大的裙衫外罩纱衣,我与上官若云这般身着紧身吊带裙脖系长纱的装扮,不说惊为天人也是绝无仅有。

    赏菊花的人群,眼光不再看菊花。两侧茶楼上的人,也纷纷探出脑袋盯着我俩看。偏偏这该死的上官若云对着楼上甜甜一笑,立刻有水果扇子丝绸飘下,夹杂着不少的碎银。要是哪天失业,拉上他乞讨一天估计就发达了。

    在被砸成蜂窝煤以前,我拉着他向菊花节指定的春来茶馆走去。上官若云不知道何时居然伸手接了好多碎银,看他得意的递给墁儿的样子,实在有些欠扁。

    身后一片叫声,嘈杂却又清晰的传入耳中。我嘴角微微上扬,很满足今天的成果。

    “哇,霓裳纺的栀儿小姐呀,穿的好像是最新款式的衣裙呢,真好看。”

    “什么啊,栀儿小姐边上的那位才好看,听说还是揽月楼的当家管事若云姑娘呢。”

    “相公,我要去霓裳纺订衣服,就要她们两个穿的那种。。。”

    “姐姐,我们不看菊花了,去订衣服吧。真好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