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大完结三

    ◇◆◇◆◇◆◇◆◇◆亲们《拽少爷吻上野蛮俏千金》彻底完结◇◆◇◆◇◆◇◆◇◆

    今后不会再为此文和一个字。

    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amp;#9825;

    “就是这里吗?”

    黎列寒问旁边的人。

    “没错!”迈克尔用生硬的汉语及其确定的说道。

    “竟然没有人把守。”冰阮熙口气轻蔑却又带着一丝的紧张,“不会是个圈套吧。”

    “这是私人的岛屿,我们已经查过,这里没有覆盖网络层,是无法被搜索的。看来对方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忌无彻看着面前竖立的一座别墅,“无论如何,多加小心!”

    “好!”

    几个人准备向那座别墅迁移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色的蓬松公主裙,娇俏的容貌,脸上一副不甘不愿的摸样。

    “翩翩!”黎列寒激动地要站起来冲过去将她抱回来。

    “镇定!”几个人立马拉住他。

    “现在既然我们已经见到了她,就说明她很安全,你没有看到,她旁边的那个黄毛对她很不错嘛?而且,这丫头看起来不仅没有瘦,而且我打赌她绝对胖了!”冰阮熙戏谑的看着被塞到车里某个小公主。

    “找死啊你!”黎列寒一个拳头砸过去,“我宝贝啊!就算别人养的再好,也是种迫害!”

    “嗯,果然是你很变态,所以别人就在迫害你的女儿。”忌无彻依旧一副冰冷的样子,口气却十分的调笑。

    “不要说了,跟上去看看。”

    迈克尔右手放在枪带上,俯着身子往前跑去,跟着面前的那辆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翩翩皱眉,抱着怀里的猫。

    “去检查身体。”赤焰宠溺的揉乱她的头发。

    “我没病。”

    “我们是在预防。”

    “不要!”她总觉得怪怪的,对他说的医院很抵触,总觉得他是在做什么坏事!

    “乖!”

    “我不是井神,不用对着我卖萌。”

    “喵喵……”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井神立马叫两声,又看到主人不好看的脸色,可怜巴巴的眨了眨又大又圆的猫眼,十分的无辜。

    “我们只是去做个身体检查而已,乖。”赤焰继续安慰她。

    他本来是要三个月给她打一针的,然后半年洗一次脑。可是现在看来,她似乎有恢复记忆的倾向,让他很不安不得不提前打针了。

    而她抵触的情绪则让他十分的暴动,却又不能暴露。

    车子停在一个“医院”前。

    翩翩被带下车,看着已经准备好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她则是更加的恐惧,奋力挣开了赤焰抓着自己的手。

    “我不要,不要!”翩翩抱着井神快速的跑。

    没几步就被抓回来。

    “听话。”赤焰将她抱在怀里,将她交给那几个医生,“快点!”

    “是!”

    让后就被抱到一个玻璃实验室里。

    “不要,你们放开我,放开,不准碰我!”翩翩大叫着,井神早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多了起来。

    “翩翩!”黎列寒看到那个场景,再也按耐不住,立马冲了过去。他真怕那些人会伤害她。

    几个人也立马冲出来,快步朝着那个地方跑过去。

    粗粗的针管在医生手里,他推了一下活塞,一些液体从针头处以弧线的姿态跑出来,落在地上。

    “不要,你们在干什么!赤焰,你要干什么!你要给我打什么针,我没病,放开我,不要……”翩翩痛哭着,她不要打针,这个针肯定有猫腻!

    “乖,打了针就什么都过去了。”赤焰揉她的头发,擦她的眼泪,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的温柔。眼神示意面前的人,打针!

    几个人按住翩翩乱动的身体,穿白大褂拿大针管的那个,对着她细细的手臂就要扎下去。

    “住手!”突然闯进了一个人,将那个拿着针的一声,一脚踢飞,紧接着“碰”的一声巨响,将他脑袋开花,当场死亡。

    一切来得过快,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赤焰看到冲进来的黎列寒更是气愤。一挥手,瞬间蹦出来很多的黑衣人,而随后赶来的冰阮熙,忌少爵,迈克尔他们带了大队的皇家士兵赶来,两队展开激烈的斗争。枪声不绝于耳。

    翩翩木然的看着这一切,看着突然闯进来的那个人,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恍惚,熟悉的画面渐渐在脑子里汇聚。

    “翩翩,过来!”黎列寒解决掉一个人后,对着站在另一边的翩翩大叫。

    翩翩鬼使神差的没有动。

    而赤焰却仅仅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该死的!”黎列寒唾骂一句,“黄毛,放开翩翩!”

    “你们出不去的!”他看着面前厮杀的两队人马,语气轻蔑。

    “是你出不去,尼玛的!”黎列寒暴怒,冲过去就和赤焰厮打起来。

    一记勾拳打在赤焰的下巴上,赤焰不得不松开手,后退了两步,踉跄的站稳。来不及喘息,黎列寒又是一个扫堂腿,后翻踢过去,两个人打得火热。黎列寒几近疯狂。

    尼玛的,敢对他宝贝下手,他让死都不能投胎做人!

    而翩翩则是一脸痛苦的站在那里,脑子里的画面越来越多,争先恐后的要出境。

    “好痛,好痛……”她捂着头顺着床退慢慢的蹲下去,痛苦的捂着头,“好疼,我是谁,我是谁……”

    而已经将对方的人消灭差不多的忌无彻几个人看到翩翩奇怪的样子,心里暗叫糟了。这丫头肯定出事了。

    而痛苦的翩翩的手下一刻却被一个温暖的不算很大的手握住,她抬头,看到那个温柔的男孩,有一瞬间的失神,双手竟然抱住他,撒娇一般的跟他说,“疼,脑袋好疼……”眼泪就那么毫无顾忌的流下来……

    “乖,没事了,没事了……”乔文心疼的抱着她,听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跟自己撒娇说头疼,心口滕恩似乎都要昏厥了,“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好疼……呜呜……”

    呜咽声不停,她双手颤抖的抓着他的脖子。

    乔文将她抱起来,“叔叔,我先带翩翩回去,这里你们处理。”

    理直气壮,完全是他是老大,他们几个黑道老大成了他的小弟。

    “我靠!”冰阮熙犯了个白眼,但是为了他亲爱的小侄女的平安也只能这么做了!快速的解决掉所有人。

    那边赤焰伸手也是很好,黎列寒被他打得负了伤。

    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液,“尼玛的黄毛,你还挺厉害!”

    “过奖!”他笑着,有快速的出拳,极其的狠戾。

    三人一看苗头不对,立马过去帮衬,三下五除的拿下了赤焰。

    “怎么办?”三个人问。

    “上我女儿者,一个结果!”黎列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ok,明白!”三个人同时开口,瞬间掏出腰间的枪,管你什么来头,先毙了再说!

    枪声响后,地上只剩下一个死人。

    “翩翩已经被乔文接走了。我们先回去。”

    “好。”

    黎列寒被三个人搀扶着坐上了直升机。

    乔文抱着翩翩飞快的网室内跑,陌汐嫊看到被抱着的翩翩,一脸的担忧,“翩翩,你怎么了,不要下妈咪啊,翩翩……”

    众人听到翩翩的名字,立马跟过来。

    “怎么回事!”冰小白看着当初那个活蹦乱跳爱吃美男豆腐的小屁孩虚弱的躺在乔文怀里,脸色苍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不断的冒出来。

    “大夫!”

    不作任何解释,简单有力的两个字之后乔文脚步停也不停的冲进屋里。

    忌少爵连忙去请来大夫。

    诊断后得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她竟然被洗脑了,而且注射了失忆剂。但她好像已经有恢复记忆的倾向,慢慢培养应该很快就会恢复记忆。

    众人听了这才放心。

    “人呢!”门外传来冰阮熙急切的叫声,“妈的!冰小白,冰无痕,你们几个快点给老子滚出来!”

    冰小白一头黑线,爹地你就不能温柔点叫人家的名字吗,真是的!

    “黎列寒那小子出事了,医生,你们赶快滚出来给老子叫医生!”冰阮熙气急败坏,一边要扶着黎列寒一边还要卖力大叫,真想——一脚踹死黎列寒算了。

    听到他受伤,呼拉一圈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乔文安静的守着翩翩。

    他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被洗脑,还注射失忆剂……

    她竟然受了那么多苦。都怪他来的太晚。乔文眼圈渐红,啪嗒啪嗒的眼泪掉在翩翩的手背上。

    翩翩虚弱的睁开眼看着他,“我见过你……”

    乔文一惊,“翩翩……”

    “我很喜欢你是吗?”

    “是我很喜欢你。”乔文握着她的手放到手边,“是我很爱很爱你,可我却让你受伤,是我不好。”

    “那么说,我是不喜欢你咯?”她娇俏的看着面前的人,心里竟然暖暖的,而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就是她脑子里忘记的很重要的那个人。可她现在出现了,她就可以在认识他,记住他,真的很好。

    “调皮。”乔文伸手揉她的头发,“还疼吗?”

    “嗯。”她闭着眼,“失去记忆一点也不好。”

    “那我们就不要了,重新开始!”她握住她的手,下一刻俯着身子轻轻的吻住她的嘴唇。

    翩翩一惊,脑子里立刻很多画面接二连三 的闯进来。

    镜头一:

    她坐在电脑前,摆弄着电脑,疯狂的攻击一个人的电脑,却最终被人反攻……

    镜头二:

    她坐在电脑前和群里的同志们聊天,朱莉女王,查理总攻,布鲁斯,杜维老大……一个个人的聊天讯息都经过大脑。而她聊得正欢的时候,电脑猛地就黑屏里,然后满屏幕都是:翩翩翩翩翩翩翩翩翩翩翩翩……的又粗又大又黑的字体滚动……

    她被黑了……

    修好后,杜维老大满脸得意的一看就是攻得圆满,春风满面的样子。

    镜头三:

    她终于成功攻掉某人的电脑,放上了一根小黄瓜和一朵小菊花在他的电脑屏幕上欢快的追赶。而她似乎看到某人抽出的那张脸,拍着桌子哈哈大笑。

    镜头四:

    他们一起去了一片很大的向日葵地,他背着她摘向日葵籽吃,回去的时候她还拿着一把。他说要走了,她留下剩余的十几颗种子,春天的时候栽进去,他说葵花开的时候她就会回来,可是他等的都一年了,他还是没来……

    ……

    被吻着的小丫头气愤的一个耳光就呼过去了。

    啪!

    极响的一声,乔文一怔。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面前眉头紧皱的小丫头,嘴唇勾笑。

    “尼玛的,让老娘等了一年都现在才回来!”她突然被附体一样,蹭的就坐了起来,“那什么赤焰,给老娘注射药剂还他妈的洗脑。他还骗我说我是他未婚妻,他还要把我……”

    嘤嘤的哭泣起来,“他还说要吃我……”

    乔文心头一紧,赶忙抱住她,“不会不会的,谁都不会吃你的。”

    “那你呢?”她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我是给你吃的……”他温暖的笑着,满含情义的亲了亲她的嘴唇,“等你长大。”

    “我不要吃你。”翩翩别过头,“我恢复记忆了,我要去找人报仇!”

    她掀开被子,跳下床就往外走。

    却被人拦腰抱起,下一刻颠覆到床/上,乔文压着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们先算算账吧,嗯?”

    翩翩脸色一红,“我还没成熟!”

    “嗯。”

    “不可以碰我。”

    “嗯。”

    “也不准扒衣服。”

    “嗯。”

    “……”

    “那你跟我算什么帐?”翩翩囧。

    “你没成熟,我可以等你。不碰你,但是可以压着你,蹂躏你。不准扒/衣服,但是可以脱衣服……”

    说着他就扯过蚕丝被盖住两个人。

    “爹地妈咪……很多人都在的!”她急了,躲在被子里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他扑鼻而来的热气。

    “你爹地受了伤,他们没空管我们。”乔文笑笑。

    “可是……”翩翩皱眉,“呵……”xiong前赫然被一只手握住。

    “宝宝,你一点都不像十岁的孩子,好大的……”乔文笑嘻嘻的说着。

    翩翩脸一红,想到在岛屿那段日子,赤焰每天逼着自己喝下的木瓜汤还有那些丰x的汤,想到自己现在增大的x部,脸红的被他握着不敢动。

    而她等啊等,却没有下一个动作……

    “嗯?”她出声。

    乔文却是已经睡熟。

    “尼玛啊!”翩翩大叫,“这就完了,完了?连爱抚都没有啊!”没吃到肉的翩翩大叫,而某人则是抱着她笑的一脸甜蜜。

    **

    八年后。

    翩翩的成年礼。

    虽然翩翩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想尽办法勾引乔文说自己可以进行某项运动的。那现在学校那些小姑娘不都是xx过么。可是每次都被乔文拒绝。太不长脸了。

    今天她十八岁了,看他还要怎么拒绝!看了一眼镜子里从哪个娇俏的小美人蜕变的越来越成熟的样子,妩媚的眼睛轻轻一眨,自己都会被迷惑。而她那高耸饱涨的xiong部更是因为乔文那个坏蛋,总是挑逗,而变得格外的大,却十分的美丽。纤腰,翘臀,酥/胸,黑色的抹胸齐屁小礼裙。格外的诱惑。胸部更是被挤得显得更加的饱满,呼之欲出。任谁看了都挪不开眼。

    她就不信今天勾不到那个狐狸!

    “翩翩。好了没有啊,客人们都来了。”陌汐嫊在门外喊。

    “好了好了,妈咪等我。”翩翩拉开门,刚踏出去就听见“呵”的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陌汐嫊嘴角抽搐的看着女儿的xiong部,一脸艳羡。“嗯……”然后拉着女儿下楼。

    效果当然是十分的满意,客人都不断的瞟她的酥胸翘腿,两条白玉一般的玉腿。

    而离她最近的乔文满肚的窝火。

    这些色狼,他真恨不得把他们眼珠子挖出来!

    翩翩在台上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终于下台后,就被一只手给拽走了。

    黎列寒眼里那个喷火啊,自己养那么好个闺女这就要献人了,他实在不甘心!妈的小子你要对他女儿不好,他把你家祖坟都给刨了!

    “碰!”一声,乔文一脚踢开门,顺便又一脚踢上门。

    翩翩的身体下一刻就落入某人的魔抓,身体被抵在门上,来不及说话就被人用唇堵上。火热缠绵的吻扑下来,她兴奋地迎接。

    翩翩攀住他的脖子,乔文搂着她的腰,紧紧的锁向自己,翩翩感觉要快被嘞断了一半。面前的人似乎还不甘心,身子紧紧的压着她,不留一点的空隙。

    “唔……”

    乔文抱着她一下卷到床上。

    “准备好了吗?”他用手抚摸着她的眉毛,轻轻的声音带着情(谷欠)的味道。

    “废话!”她娇嗔的瞪他一眼,“应该是你准备好了吗,我都等了这么都年了!”

    “噗,呵呵,傻丫头。”乔文笑,哪有女孩像她这样的,但他好像就只喜欢她这样的。

    “喂,废话怎么那么多!”翩翩勾住他的脖子,“在不办事,老娘就走了!今天还想去赛车呢!”

    翩翩说完乔文眉头就开始皱,眼睛里有愤怒的火苗!

    “别赛了!全推了!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赛车技术!”乔文说这,长臂一挥,一条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啊……”

    翩翩一声惊呼,立刻被人堵上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屋外艳阳天,屋内春/光暖。

    装饰可爱的房间里的那张大大的双人床上,一条被子蒙着两个人人,被子起起伏伏,大床不停地抖动,河蟹的声音不停的飘出来,一只白色的猫羞红着脸用爪子捂住眼睛。

    哎呀,主人好讨厌啦。叫的声音这么荡!

    主人春天都来了,她也该好好的出去会会她的小黑了,说不定五个月后它能有一窝小斑马猫呢……

    那只猫诡异的笑了笑,又看了一眼床单翻动的床,轻快地跳出了窗户……

    ————全文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