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大结局一

    看着满目慌张的女孩,他又心疼又嫉妒。

    虽然乔文现在没事,但他一定会让他出事!女孩,你是我的!

    “乖,等我们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告诉你……”

    他邪魅的笑着,伸手机器宠溺的揉乱她的头发。

    “我不要!你放开我!放开!”翩翩斯力的挣扎,最后却被他轻轻叹了一下睡穴便安静的猫在他怀里。

    “真是只可爱的家伙。”他轻轻笑着,抱着她回到实验。

    “给她注射一支失忆剂!然后给她洗脑!”

    “赤焰……”一旁白衣少年见到他抱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进来,在听到那些话后眉头紧皱,“她会恨你的。”

    “我不会让她找回记忆的!”赤焰脸上全是阴冷的表情,“为了防止她找回记忆,我要你们三个月给她做一次洗脑!然后我要把她囚禁在我得丘比特爱情岛上!”

    “可是,这样对她的身体会有很大的损害,有可能会导致痴呆……”白衣少年的眉头皱的更深,“赤焰,爱,不是囚禁。”

    “是吗?”赤焰对着他冷蔑的笑,“如果小茹没有被那个家伙囚禁,他会爱上他而抛弃和你的感情?”

    白衣少年脸色更加的难看,他右手突然紧紧地捂住心脏,手指不断的紧缩。这么久了,听到她的名字,他还是会心疼的要死。

    “希望……这个美丽的女孩会爱上你……”他无力的说完,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出去。

    “回岛!”

    赤焰看了一眼白衣少年,冷酷的声音吐出来。

    西太平洋上那艘巨大的海盗船突然撤离了……

    水下的那艘潜水艇安全了,法国的皇家航空队已经派来了直升飞机。

    几个人也已经乱翻上了直升飞机。

    “翩翩被带走了,现在怎么办!”冰小白不敢离自己大哥太近,那丫就是一千年冰山,实在太寒,呆在他周围,他都害怕自己变成冰块。

    “我们先回去再说!这件事,必须要通知家长!”

    是啊,被绑架了这事还是大人来做吧,他们毕竟还是小孩……

    几个人回了法国皇宫,将这件事跟国王报告。

    黎子墨赶忙给黎列寒报告。

    妹妹丢了,这可不是小事!他们谁都不希望翩翩出事!

    而正在开会的黎列寒听到这消息,立马从会议室跑出来,来不及跟陌汐嫊打招呼就直接去了法国。

    ……

    “怎么样?你不要告诉我以你的实力还无法拿到那些资料。”

    杰克背着手看着面前的乔文手指一刻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屏幕上是飞快转动的字码。

    “既然我说了帮你得到,就一定会做到。”乔文手下一停,“你既然如此的不信任我,又为何让我来帮你?”

    “哼。”杰克一声冷哼,“你现在和你师傅全在我手里,我希望你放聪明点。”

    “放心。”

    乔文一动不动的继续返回到自己的电脑前,双手快速的敲打。

    他已经连续五天没有休息了,一刻钟也没有闭过眼。强大的压力导致他现在已经是亢奋状态,完全感觉不到累。

    他现在只想尽快做完自己要做的这些东西,然后快速的飞回国,翩翩不知道怎样了。心里有这意思期盼,他手下的动作愈发的快了起来。

    真的想她了。

    原先以为她只是闹着玩,却没想到却把自己陷进去了。

    揉了揉额头,他快速的操控着键盘。

    电脑上不断传送者资料,百分数快速的跑起来,文件件进行存档……

    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的正常……

    金黄色的沙漠地带,一架直升飞机稳稳地降落在那片黄沙之上。

    笨重的高筒皮靴,黑色的竖领风衣,带着遮掩半张脸的黑色墨镜。

    一群人从直升飞机上走下来,最前的一个人单手凭空一挥,紧接着踏出一步,身体瞬间进入另一个空间。

    杰克让嫣然守在实验室的外面。

    他走进去,里面和上次乔文来的时候的布景一样。

    众多的电脑快速的运转着,里面的人也显得十分的忙碌。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声不绝耳。

    “看来,你还是很会享受。”杰克嗤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生活,就是用来享受的。”黑鹰头也不回地继续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忙碌。

    为了这个虚幻的软件能够正常运行,他只能对着这个空间里惟一的一台电脑不停地操作,这台电脑甚至可以说是他活下去的意志力。没有了这台电脑,他活不了那么久,也不会研究出这个幻影软件,更不会有时间写出编程软件,将自己没来得及传授给徒弟的东西保存下来,等着他来到,交给他。

    这一切,都是他的全部。

    “乔文已经归从我了,谢谢你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徒弟出来。”杰克一只手撑着桌面,俯着身子,一张布满褶皱的脸挤满了笑容,极其的诡异。

    “他早就不是我徒弟了。”

    黑鹰淡然的继续操作着自己的电脑。

    “哦?”杰克起身,“可上次他还来这里看你。你真是无情啊老家伙。”

    “在病毒之王面前,老朽怎敢称无情二字。”黑鹰站起来,迎上他那双嗜血的眸子。“弑父杀妻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的人,我怎么敢跟你比。”仍旧是淡淡的语气,脸上却满是挑衅。

    “嗯。”

    杰克掐住他的脖子,黑鹰呼吸困难的闷哼。

    “老东西,别以为我让你苟延残喘活了那么多年,现在就不会杀了你!”

    “一条贱命而已。”

    “那如果,我要杀了乔文呢?”他目光里带着丝狡黠,阴狠的看着他。

    黑鹰一窒,脸色憋得通红,随后慢慢的顺气,“他已不是我的徒弟,生死与我无关。”

    淡淡的口气,让无关联的人听了都浑身发冷,内心失望,悲痛。

    “好!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我又怎么好拂了你的意思。”杰克将手一松,黑鹰立刻跌到地上,“我暂且留着你这条贱命,让你看看你徒弟的头被我一枪崩碎的场面!”

    说完发狂一般的大笑着走出去。

    黑鹰脸上冒着冷汗。

    无论怎么说,乔文也只是个孩子。

    他上次来十年前,现在他应该有13岁了吧。

    13岁呵,应该是在学校上学的年龄,他却因为被他收养,从未进过学校的大门,就开始学习那些黑客技术。

    但他敢保证,乔文若是入校,绝对在学校里所向披靡。

    他学了那么多年的黑客技术,就算是雅思考试也是绰绰有余,至于数学方面……就更不用说了。

    好的黑客,绝对是英语和数学一流的天才!

    只可惜啊……

    乔文,若是当初你被又被师傅捡到,也该和普通孩子一样。

    真是可惜……

    沙漠里的天渐渐暗下来,远处乌云压顶,狂风怒气,卷起黄沙漫天,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漩涡。看来,又是一场严重的沙尘暴。

    不过,他呆在这里早已经不受外界干扰了。

    只希望,乔文能过得好。早点扳倒杰克。

    ……

    翩翩在一间豪华的房间里醒过来。

    头昏沉沉的,右面太阳穴的地方有点刺疼,好像被针扎了一样。

    脑袋晕晕乎乎的,身体也是沉甸甸的。

    她睁开眼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身下一张极其柔软的大床,自己小小的身体深深地陷在里面,长长的栗色波浪卷的头发杂乱的枕在头下。

    大大的落地窗前厚厚的几层淡紫色的窗帘拉紧,头部过一丝的光,屋里显得有些暗。却正好不刺眼。

    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精神高度警惕,一丝也不敢放松。

    她怎么会到这里来,还有,她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好难受,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那些突然失去的东西,让她的心脏狠裂的斯疼,她好像忘记了她最爱的人,而那个人好像正在责备她。

    “好痛……”翩翩右手捂着心脏,身体蜷缩成一团。

    那里揪疼的似乎要碎了一样,她到底是忘了谁,她连自己也忘记了……

    房间的门打开,一个不算过分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头黄色的亮发,深深的眼窝里一队碧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唇如翼,极其的漂亮,他接近的时候翩翩感觉到他带来的一股戾气。

    “怎么了?”他伸手将她捞进怀里,动作流利,一气呵成,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疼……”翩翩在他怀里,身体紧紧缩着。

    “哪疼?”他皱着好看的眉,原先的狠戾在抱起她的那一刻化成淳淳的温柔和宠溺,“让我看看。”

    “胸口疼……”她皱着眉。

    胸口疼?赤焰眉头皱的更近,他们没说洗脑以后会有心口疼的毛病。

    赤焰一手抱着她,一只手就要去扒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翩翩一阵激灵,连忙抓住他的手。

    “乖,我看看。”

    “你是谁!”

    “我是你未婚夫。”

    “怎么……”

    她吃惊地看着他,怎么会……未婚夫……

    眼睛里写满了不相信,“那……我是谁?”

    “翩翩。”他就那么说,眼神认真。

    “翩翩……为什么我都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我父母呢,我为什么会呆在这里,我是不是失忆了,我脑袋为什么会疼?你知道的对不对”

    如发疯了一般,她攥住他的手。

    “你记住,你唯一的家人就是我!”他抱起她,“而且,你先前手上失去记忆,那些痛苦的记忆我希望你不要再去记起。你只要记得,我是赤焰,你是翩翩,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会保护你,谁都不会伤害你。”

    “我不信!”不等他说完,翩翩就立刻挣脱他的怀抱,“你别想骗我!”

    她的心告诉自己,她不信。

    忘记了一切,她谁都不会相信,她只相信她自己。

    “我没骗你,这里,你只能信我!”

    “可我偏偏不信你!”

    八岁的女孩如同一朵开的正好的白莲,洁白纯洁,天然的带着满身的灵气,看一眼就会被深深地迷住。

    赤焰拿过一条雪白的蓬松裙子,“乖,我不会伤害你。来,穿好衣服我带你出去玩。”

    翩翩仍旧不动,接着自己就整个人倒进床上,不再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层层厚纱。

    “这座岛屿很美丽,有很漂亮的海和海鸟,还有高高的椰子树。起床,我带你去看看。”他俯下身子,撩开挡住她俊颜的发丝,极其宠溺。

    她仍旧不说话,目光直直。

    赤焰皱眉,“不想去的话,我去那些东西给你吃好不好?”

    下楼端了一碗清淡的粥,配着一杯纯牛奶和几块可口的水果。

    “翩翩乖,刚醒来要吃东西。不然的话,胃会很难受。”赤焰耐心的哄她,无奈,她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哄了半天,粥都要凉了,还是不理他。

    最后还是赤焰的手机响了,他接了一个电话,安排她两句就出去了。

    确定人走了以后,她快速的爬起来将那碗粥喝完。至于纯牛奶,她皱了皱眉,决定忽略。

    拉开厚厚的窗帘,换上那件蓬松可爱的雪白色的公主裙,光着脚丫走到阳台上。迎面而来的风带着浓浓的海水的潮气扑到脸上。不远处就是大海,碧蓝碧蓝的。

    而就是这片极其蓝的大海,深深地刺激了她的大脑。

    仿佛有什么画面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翩翩痛苦的皱着眉看眼前的大海,她明明失去了,却找不回么?

    直觉告诉她,赤焰不是坏人,但是他对她说的却不是真的。

    阳台上有一个躺椅,里面卧着一只白色的折耳猫,慵懒的睡在里面。

    “呵!”她嘴角一笑,“好可爱的猫。”

    伸手情不自禁的抱起猫儿。

    小猫被吵醒,睁开眼睛,圆圆的滴溜溜的转,看着面前那张可爱的美人脸,喵喵的叫了几声,娇娇嫩嫩的,小脑袋在她的脖颈出蹭啊蹭,毛茸茸的让她欢快的笑。

    “喵喵~”

    “你是谁的猫啊?”翩翩抱着它坐到躺椅上,“有没有名字?”

    “喵喵~”猫儿娇滴滴的叫了两声,似乎在说还没有名字。

    “那要是没有的话,我就给你取个吧。”翩翩抱着她左看右看,突然眼睛里闪过邪恶的笑,白猫浑身打了个冷颤,“井神!好不好?以后你就叫井神吧!”

    “喵喵喵……”似乎理解了井神的意思,小猫死活都不愿意,喵叫着反抗。

    “哎呀,不准嫌弃。”翩翩抱着它,“井神,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也不知道这个没有人烟的岛屿上哪来的一只猫,恐怕是赤焰带来的吧。

    想到那个人,她又皱了皱眉。

    趁她走神的时候,井神跳离她的怀抱,蹭的一下就跳到了那张放着牛奶的桌子。

    “喵~喵~”

    听到井神的叫声,翩翩跟过去。

    “你要喝牛奶?”

    “喵~”井神跳到她怀里,撒娇般的蹭她的脸“喵喵……”

    “额,好吧。”反正她是极其不爱喝牛奶的。

    左右杯子的口太小,奈何这只猫是刚满月的猫,头还是太大无法喝道里面的牛奶。看到自己喝粥的晚,直接到里面去。

    “我没有刷碗,你不准嫌弃!”

    将牛奶倒进去,放到井神的面前。

    井神鄙视的看了一眼翩翩又看了看她用过的那个还有米粒的碗,嫌弃的跳起来。

    翩翩嘴角一抽,这猫真的嫌弃她!

    妈的,连只猫也敢嫌弃她!

    “你不合算了,我去喂马桶!”

    翩翩气呼呼的网卫生间里走,井神步步紧跟到卫生间,眼睁睁的看着她将那碗牛奶倒进马桶里,猫爪子捂住眼睛,摇头,丫,太败家子了!

    翩翩处理完看到那只猫,鄙视一眼,走过去。

    “喵喵喵喵……”小井神摇着尾巴可怜兮兮的跟在她身后,好像在说:主人表生气,银家错了。

    翩翩转身蹲下来,看着那只卖萌的猫,极其的鄙视,“刚认主就卖萌,不要跟着我,没奶喂你。”

    说完她自己一愣,看了看自己单薄的前胸,脸色顿时红了。

    井神好像得知什么一样,开心的喵叫一声,跳到了躺椅上。

    翩翩愤怒的垫它的皮把它抓起来,自己坐到躺椅上,将那只猫放到自己的肚子上。

    井神极其不愿意的窝在他怀里睡觉。

    赤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人一猫卧在躺椅上睡觉的摸样。

    他默不作声走过去将猫拿开,抱起翩翩。

    被丢弃的井神看到帅哥抱着翩翩顿时幽怨了。

    翩翩被他的动作惊醒,看到她抱着自己立马跳下来,“别碰我!”

    “翩翩。”

    赤焰无奈。

    她就连失去记忆,对他还是很冷淡。甚至,她现在的态度还不如之前的态度。

    这让他的胸口也生生的疼了一下。

    “猫儿喜欢吗??”他看了窝在自己脚边的白猫。

    翩翩将脸一扭,不哼声。

    知道她喜欢,他也不再说话。

    “下去吃晚饭吧。”

    拉起她的手就要走,她却连忙甩开,自己一个人往楼下走。

    后面却响起他的呵斥声,接着身体一轻再次被抱起来,“怎么不穿鞋!”

    “啊……”翩翩一惊,连忙抱住他的脖子。

    “你放我下来!”

    “别乱动!”他抱着她,“你是我的未婚妻,就算我要了你,你都不准反抗!”

    “我不认!”她大叫,“什么未婚妻,我不信!”

    他才多大,她才多大啊!他这么小就知道要女人了!

    翩翩脸一红,火辣辣的,极其不自然的别开脸。

    赤焰虽然只有十六岁,可他从下就是练家子出身,身体极其的壮硕,他抱着自己,她都可以感受到他胸口那块坚硬结实的胸肌。而他的身材也不得不说也是很完美,甚至连身高都已经有175cm,他抱着自己就想抱着一个娃娃一样。

    而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十岁,十岁啊妹的!连初/潮都没来的女孩,他也敢说要了她!

    翩翩咬唇。

    赤焰似乎看透了她,将头埋到她小小的脖颈里,“放心,我会等你熟透了,再要你。”

    翩翩听完脸色更红。

    餐桌旁,佣人摆好碗筷,自动下去。

    他仍旧抱着她,翩翩别扭,“你放开我,我可以自己吃!”

    而腰间的手就如同铁链一般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握的更紧。

    “我喂你。”仍旧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宠溺喂她。

    翩翩别扭,“我右手右脚,不要!”

    他却坚持不肯将手松开,两人僵持了十分钟,互相还是不肯妥协。

    他猛的将拿勺子粥放到自己嘴里,接着拿捏她的下巴对着就覆过去。

    翩翩大惊,却被他牵制住手脚,在他的猛士攻击下,撬开了她的贝齿。瞬间就进到口里淡淡的粥香。而那舌头却没有退出去的意思,在她的口里肆意的扫到,攻城掠池,纠缠她的丁香舍,允吸她的味道,而她原本的挣扎却慢慢的肢体软化,手臂也不自然的环住他的脖颈。

    面前的人却像受到鼓舞一般,将身体紧紧的压向她。

    “嗯……”被他亲吻的要窒息一般,只好随着她的动作吞吐。

    好像撩起的火,赤焰,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将她转身压倒沙发上,抱着她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摩擦她娇弱的身体。一只大手探进裙子里……

    “额……”

    翩翩猛地一惊,整个人都清醒了,而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已经放开了自己的唇,开始亲吻她的脖颈,原本套在身上的白色裙子,被他巴拉巴拉的露出了半个酥肩,而那人正在迷恋的啃着她的肩膀。舌头舔舐的瘙痒让她打了个激灵。

    “放……开……”翩翩喘着气,瘫软的手脚开始反抗。

    而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慢慢松开她,却是整个人都跌压在她身上,“以后,如果再不乖乖听话,我就不会再停下了。”

    好像一道要立刻将她杀死的命令,她打了个冷颤。

    赤焰将她的衣服整理好,面色冷峻,却掩饰不住眼睛里的欲念。

    难道,自己这个还没发育的身体都能让他有欲?

    想了想,她自嘲的笑。

    重新抱起她,“太瘦了。”赤焰扫了一眼她的胸部,“明天开始每天都顿木瓜汤!把最好的营养师给我调过来。”

    “是!”明明没有人,却有人答应。

    翩翩更加恐惧,刚才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不是那些人也在看?

    想了想她更加的羞恼。

    愤愤的喝完了粥。

    睡觉的时候,却被人被迫的搂在怀里,睡同一张床。

    他说,她不会有第二张床,这是唯一的一张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