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从那时开始……

    眼尖的霜昕看到了宫羽夜的变化,一股酸涩在心底蔓延,夜……你还是没有忘记她啊。一年的时间,一年的陪伴都没能使你忘却,有时,她真的很想,让黎盈不要出现,永远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可是,她怎么能这么想呢?黎盈可是她的好朋友啊,她怎么能这样呢,要是黎盈真能幸福的跟羽夜哥哥在一起,那么,她也会退出祝福他们的吧……

    “黎盈……她现在怎么样了……”许久,宫羽夜才哀沉的问道。

    这突如其然的问候,使浠雪一愣,他们,认识?

    虽然有些惊讶,浠雪还是回答,“她和夜凝璿在一起,很好。”

    “夜凝璿?……”宫羽夜拧紧了眉头,随即苦笑,“……也好……也好……”

    “我走了。”浠雪觉得自己没有再和他们说下去的理由了,于是转身就走。

    “我是你哥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宫羽夜低沉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浠雪的身体顿了顿,“不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依然是冷冷的语调回响在他的耳际。一年前那幅情景迅速浮现在眼前——

    “我没有……”浠雪想解释。

    但却响起“啪——”的一声清脆。

    宫羽夜的手甩上了浠雪的脸颊,手却有些颤抖,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暗下眼眸“要是爸爸知道了……”

    “他不是我爸爸。”宫羽夜还没有说完,浠雪就打断他,盯着宫羽夜低下的脸孔,捂住发红的脸颊,她制止住颤抖的声音。

    要知道,哥哥从小到大都是最疼她的,从来没有打过她,而现在……

    浠雪眼里闪过痛苦的表情,随即便冷冷的开口,“从那天起,就不是了。”然后,就再也没有看宫羽夜一眼,冷漠的走开。

    高泽颖神情有些急躁的跟上去,“萱儿……”

    宫羽夜也想追上去,可是浠雪已经停下了脚步,但是,她面无表情,冷冷的丢出一句话,“从现在起,你也不是我哥哥!”

    宫羽夜霎时愣住了,心一点点抽痛着,越来越痛。

    浠雪已经走了好远,可她的那句话却一直在他耳朵里嗡嗡作响。

    【从现在起,你也不是我哥哥!】

    【从现在起,你也不是我哥哥!】

    【不是我哥哥……】

    ……

    如同昨天,呵呵,原来,她已经说过了,他不再是她哥哥……

    宫羽夜沉痛的闭上双眼,自嘲的笑意浮上脸颊。

    旁边的霜昕不知所措,看着这样的宫羽夜,心真的很无奈,很伤痛。

    她知道,浠雪那天对他说的话,这一年以来,都在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她的哥哥。而如今,他们见到了,还是不见为好,因为这样使他心更痛。

    她也只能在旁边,不知怎么安慰他,受伤的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