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逝去

    宫羽风见到这样,只还是无语的笑笑,浠雪那个样子,他知道,他的浠儿,不会再回来了。

    于是,站起身来,“浠儿,能不能再叫我一次……羽风哥哥……”

    浠雪一时间有些惊愣,木讷的点点头,“羽风哥哥……”

    真好,这样听到,真好……

    宫羽风转身离开,思绪飘回了十年前,那时候的他,那时候的他,还有那时候的她,在后面幸福的喊着,“羽风哥哥……”

    一切,真的已成过去……

    他不愿看到现实的残酷,就让,他一直活在记忆里,一直生活在幻想中也好……

    那时的无忧,那时的无虑……

    浠雪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泪不知不觉已经拆了两行,她最近,好想哭的特别多。好想不哭,好想快乐地笑,没有任何烦恼的笑……

    两杯咖啡已经凉却,香醇的香味已飘散了……

    浠雪眼神空洞的走在海岸线上,吹着冷冷的海风,双手被冻得通红,这些,都不及她内心的冷……

    爸爸,哥哥,皓,辰,羽风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

    她现在的世界还剩什么呢?……

    只还剩下黎盈,只还剩下颖了……

    呵呵!

    浠雪仰头看天,凄惨的狂笑,上天!为什么要这样残忍!~~

    为什么……

    人生总有有那么多为什么……

    为什么的为什么……

    只因我们不会好好的去珍惜……

    让幸福从手指缝里点点溜走……

    她现在已伤痕累累,只要再来一点打击,就足以被摧毁。

    然而,可能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宫羽夜打来的电话,把浠雪推到临近崩亏的边缘,说宫辑峰的生命不多了,只想在看浠雪最后一眼。

    医院。

    浠雪跌跌撞撞的赶到医院,推开门,却没有人和勇气去看宫羽夜和宫辑峰,她的爸爸,她的哥哥……

    “浠雪!你终于来了!”霜昕马上一坐而起,兴奋地叫嚷着。

    宫羽夜憔悴的面容转向浠雪,想开口说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来,许久,把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宫爸爸。

    宫辑峰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泪流成河的浠雪,只是虚弱的笑笑,声音极是脆弱,嘶哑,“浠雪丫头,来了啊……”面容是那样憔悴与苍白,那些成条的皱纹微微展开。

    浠雪一步一步地走过去,每一步是那么艰难,在床上躺着的,是她爸爸,她这么害他,他还是认她这个女儿吗?……

    而害他的,正是她自己!

    “恩……”浠雪哽咽着点着头,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爸爸……”

    爸爸……

    她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叫他了!

    宫辑峰不可置信的听着这两个字,他终于叫自己爸爸了!

    宫辑峰脸上闪过狂喜,欣慰,她终于冰释前嫌了吗?这样也好,也好,至少,到了天堂之后,心中不会留着牵挂……

    宫羽夜让开给浠雪,视线却一直都没有离开宫辑峰的脸,他怕他一转眼,他爸爸就会离开……

    然而,浠雪还没有走到,宫辑峰却先一步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着欣慰的笑容,眼角悄悄滑过一滴泪珠,沁妍,我来找你了……

    浠雪一把扑到宫辑峰床前,跌坐在地上,抓住雪白的床布,泣不成声,“爸爸!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已经是夜晚了。

    最后的一声对不起,被隐藏在夜幕里……

    多少个对不起……

    浠雪说了多少个对不起,她已经不知道了。

    再多个对不起有什么用,也挽回不了一切,挽回不了他爸爸的生命。

    站到一旁的宫羽夜也落泪了,静静地,悄然无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